伊能靜與秦昊的婚姻,經常以年齡差距被大作文章,關係被放在年紀懸殊的尺度上秤價。前幾日,網友在伊能靜版上留言抨擊「老母吃嫩草」,伊能靜致信吹捧女孩崇尚年輕的社會:「是女人的愛與勇氣才讓你看見產道外的第一道光,是女人懷胎十月的期盼與勇氣,你才有機會上網嘲笑女人老去。」(推薦閱讀:

 

伊能靜與秦昊結婚後,媒體不乏以姐弟戀、梅開二度捕捉兩人身影。伊能靜現年 47,比秦昊大上十歲,老妻少夫的關係標籤緊緊黏貼著她,伊能靜沒有噤聲,她總是在微博上大方示愛。

今年懷上第二胎後,日前網友攻擊伊能靜:「太噁心了,二婚的女人,年過半百,老母吃嫩草。」伊能靜針對留言,寫給這些「小男人」們一封信。

以下是伊能靜回應全文:

小男人,

我自已有個青春期的兒子,即使他才 14 歲,已經非常懂得照顧女性、他會幫助媽媽拿東西,知道女人天身體能上比男生弱,精神上卻平等。他知道緣分有聚散,祝福爸爸、媽媽尋找幸福,所以看到這樣的男性留言,都深深地替他感到哀傷。這世界只有兩種性別,會覺得女性年老是威嚇,需要嚇阻的人來自什麼樣家庭教育,要多自卑?才會覺得一個母親叫自己寶寶小王子、小公主刺耳,即使我出生眷村,也能深信自己是精神的貴族,你的刺耳,折射你對自身的看低。

一個男人上網,看見一個與自己生活無關的女人,留下語言暴力,往往暴露的是內心的狂躁與極端沒有安全感。對生活不滿的人,才會有肆意發洩的毛病,也許很多人說網路都是這樣,但我也收過許多女性來信,說丈夫嫌她老,卻忘了她的老是為彼此生活付出的代價,這種男人利用男人建立的男權制度來貶抑愛過他的女人。(同場加映:

親愛的女人,你可以完全不接受這些對女性的污辱,和沙文主義的男人相比,我們經濟獨立、人格獨立、能力強悍,沒有任何人可以因為你的年齡、性別而歧視你,比起連尊重女性都做不到的男人,我們強大太多。

男人創造了愛情裡女人不能比男人年紀大,但自己跟少女在一起卻可以炫耀的文化,除了皇帝制度的私慾和作為喜新厭舊的藉口,這種以年齡來判定女性不值錢、能不被愛的理由是什麼?我們不是奴隸,同身為人,沒有任何人有權利為我們定價。

還有來信說自己在職場裡,稍微有點情緒,就被男性同事用更年期來嘲笑她,沒有體諒、沒有同理心,女性生理期變化是天性,嘲笑這種天性,就像惡意嘲諷別人的缺陷,顯現的是無知與刻薄。下次他再嘲笑你,你要告訴他,你的母親是女人、妻子是女人、女兒是女人,你今天看不起的,是你未來要孝順、要珍惜、要寵愛、要尊重的,她們都會經歷更年期。(推薦閱讀:

非常自私,他要了你的青春,卻不能承擔你的熟齡,但男人中年禿頭、大肚、體力減低,女人也可以休掉男人嗎?不能,可見男人洗腦女性多深,他的拋棄冠冕堂皇,妳被拋棄卻是妳人老珠黃。

女人團結起來吧,真正的女子漢是不會因對方比自己嗲或嬌就諷刺,女子漢頂天立地,她應該非常寬容。知道女性的美正是他們如此不同,一個女子漢應該比任何人都呵護女性,讓女性親愛團結,妳更不能身為女人卻為男人的論調攻擊女性、彰顯自己,回過頭卻是男奴。

只有女性強烈要求女性尊重自身,男人才不敢輕視。

妳能照顧好自己,更能以愛照顧他。妳不弱勢,妳與男人應該在肉身上互補,在靈魂上平等,在性別上互相包容,在情感上相敬相依,妳的溫柔體貼可愛,是因為愛而不是卑微,妳會更年的原因,是因為造物主讓你孕育生命的子宮會淘汰,這個子宮孕育了萬事萬物,沒有人有資格在它的任務完成後譏諷它,女性身體非常偉大。沒有老女人,男人在哪裡?

秦先生與他的父親常常談論的不是女人的外貌和青春,而是女人多不容易。在獨生子女時代,她們要像男人養家,要在職場上證明能力與男性平等,要學會面對語言歧視與性別騷擾,更要自身安全上保護自己。只有寬容的男性,才能看穿可笑的男權主義,洞見在外貌、年齡、性別定義之外,有更深厚的品質,他們不是在尋找外在條件,而是在尋找靈魂匹配的伴侶。(同場加映:

真正的大男人會給女人平等尊重,因為他們內在非常強大根本無視外在的眼光,他們是靈魂上的巨人,不是精神矮小的男人能懂。

所以親愛的「小」男人阿,你看不懂是因為你的內在太小,小的無法感知對強悍的人來說,靈魂可以超越肉體的定義。在那小小的心胸和如豆的眼光中,你永遠無法理解愛一個人最珍貴的是偕老時,你依然能夠透過戀人的白髮,看見她最初如少女時愛你的面容。

而我這個即將老去的「大」女人希望你知道,我曾經被洗腦,深信自己的性別比男人低下,生不出男孩就是我最大的錯誤,但現在的我不再活在你的歧視之中,更不會為自己的年齡羞恥。是女人孕育了生命,沒有女人的產道不會有你,沒有女人的期待供給你養分,你無法存活,沒有女人的子宮,你不會被保護,你曾經在女人的身體裡縮成一團,是女人的愛與勇氣才讓你看見產道外的第一道光,是女人懷胎十月的期盼與勇氣,你才有機會上網嘲笑女人老去。


(圖片來源:伊能靜微博)

女人必須被尊重無關生育,只因我是個人

讀完伊能靜的回覆,我有些感概。因應「老妻少夫」議題,我開心女人被賦予的母職被看見,我開心女人因年紀在社會遭受的種種門檻被意識。同時希望一個女人的偉大,無需建立在生育功能。所有人通過產道來到世上,不表示我們可以賦予產道義務。我期待的是下次我們討論女人熟齡,無關她生育與否,只因她同樣是個人,所以必須被尊重。(推薦閱讀:

我更希望伊能靜很驕傲、不為年齡羞恥,只因她認真愛著一個人、只因她無愧活過,不是因為女人的青春更值錢、不是因為女人的身體更偉大。

「充滿好奇、經濟獨立,我是一個高齡媽媽,但我要成為孩子永遠的朋友,維持閃亮,思想比孩子跑前一點,卻在他們身後守護,高齡不可怕,可怕的是心的僵化,思考的狹隘,心的封閉,我 47 歲,我喜歡我的年齡。」——伊能靜


(圖片來源:伊能靜微博)

產道是女人的,平權路是所有人的

伊能靜說得很好,沒有女人的產道,小男人哪能在這撒野。產道唯獨女人所有,通過產道,我們誕生且生存,這條路是女人賦予的。但是平權這條路,沒有優劣、不因人而異,是所有性別一起走出來的。

然而在這樣的事件裡,或許壓迫者不是男人而是社會的結構。社會期待女人妙齡同時,那個「男人跟少女在一起卻可以炫耀的文化」背後是要求男性經濟能力與建立女性外在條件。(延伸閱讀:

女性開始經濟獨立起來,我們要如何面對傳統婚家模式的慢慢崩解,才是所有性別應該想像的下一哩路。伊能靜的論述,是強而有力的回擊,但是事實不僅如此,大女人的價值正在被推砌(沿用伊能靜大女人獨立自主定義),我們要看見還停在小女人處境的邊緣,大男人的形象正被打破,我們要看見活在小男人(沿用伊能靜以父權意識為中心的男性)的軟弱。

女人不做男奴,男性不做沙豬,其實路還長著。不是女人要解放身體,男性也要鬆綁自己。不是因為生育功能讓女人完整,而是女人讓生育這件事完整。不是女子漢團結就夠了,所有性別都要一起努力。不是鞭打小男人就痛快,還要看見養成小男人的社會器皿。

親愛的,世界正在改變,焦慮的不只是你,男孩、女孩、第三性,我們都在努力適應著變化。

寫在伊能靜回信小男人後,我期待有一天這樣振奮人心的回擊裡,男人女人不再是遙遙相望的兩方戰鬥部隊,是日,世界沒有男權主義,也沒有女權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