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外,女主內,是傳統對於工作的刻板分工方式。因為既有的分工方式,社會對於男性的職業往往有較高的期待,使得男性承載各種社會壓力;相較之下,女性對於職業的選擇可能可以較寬鬆,但女性若投入穩定的正式職業,往往會受到「內外夾攻」的局面,最近興起的自由業風潮對於女性的影響,可能可以緩解這種困境,但女性被迫投入自由業的背後,可能值得我們深思。(同場加映:

只要曾歷經找工作的階段,可能或多或少有於正職或自由業間猶疑不定的經驗,正職比較有保障,固定工時、工資,還有相關員工福利,但正職欠缺彈性,較難享有獨立自主。自由業具高度彈性,工時、工資靠本事,雖然沒有員工福利,但可以建立自我品牌,相對地風險也較高。

若以傳統社會的期待觀之,正職比較不會受到質疑,但自由業反而讓人有高風險的不確定感,承受不少偏見。加上傳統地位崇高且高薪的職位如法官、醫生、執行長和高官等都是正職工作,更讓自由業顯得微不足道。

傳統地位崇高的工作都是正職工作

地下經濟與性別刻板印象

若又以傳統性別刻板印象觀之,事實上男性在選擇自由業時所受的壓力明顯較女性高出許多,為什麼呢?這可能可以從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說起。

女性長期以來是所謂「地下經濟」(灰色經濟、非正式經濟)的最大生產者,之所以稱作地下經濟,乃因這類「工作」不受法律規範,沒有直接薪資給付,不被列為 GDP 的計算範圍,但卻有實質上的產出和勞動。地下經濟最典型的範例即家務勞動,舉凡育嬰、打掃、孩童接送、安親活動、煮飯,以及洗衣等,這些早期都被視為女性的責任,但卻不被視為一份正式的「工作」。女性長期以來擔任地下經濟的生產者,卻沒有獲得相當勞動的肯定或應有的薪資報酬,無法律保障,更不受到重視。男性主責外部的正職工作,女性負責內部的非正式工作,「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根深柢固。

男主外,女主內

「男主外,女兼內外」

慢慢地,當女性主義崛起,女性自主意識抬頭,「男主外、女主內」的觀念逐漸瓦解,女性開始向外產出勞動,與男性一同立足職場。但可惜的是,家務勞動沒有因此平均分擔於男性,或許是育嬰制度不夠性別友善,或許是傳統觀念沒有矯正,女性必須同時在職場和家務勞動間取捨,社會對女性於家務勞動的期待仍未減少,女性來回奔波,最終成了「男主外,女兼內外」的現象。久而久之,女性「兼職」的形象也逐漸為人所習慣,腳踩高跟鞋,手抱嬰兒成了女強人的代表形象,但男強人的形象依舊是西裝筆挺,手拿公事包,家內的事原則上仍是女人的事。(推薦閱讀:荷蘭和台灣都一樣!為什麼女人總是要面臨家庭和工作的選擇題

根據美國自由職業者聯盟和 Elance-oDesk 於 2014 年的研究,目前美國自由業(兼職)約占美國勞動市場的 34 %,而其中全職的自由業有53 %為女性。此外,國際自由業組織的一份以北美為中心研究報告更指出,自由業中的女性比例高達 71 %。有認為女性之所以較願意投入自由業,除了上述原因外,還因傳統僱傭勞動市場結構對女性較不友善,女性不論就工時、薪資彈性,以及升遷機會等都略遜男性。傳統僱傭勞動市場結構由男性宰制,女性自三十歲起陷入職場與家庭的兩難,自四十歲起面臨玻璃天花板的阻礙,到了五十歲後,能力因外表不再光鮮亮麗而被忽視,最終無法與同年齡的男性平起平坐。(推薦閱讀:給職業婦女一個愛的鼓勵!家庭與事業兼顧的方法

女性在職場上很難與男性平起平坐

女性在職業選擇間似乎享有較多的自由

正也因女性從事自由業或兼職的形象較為人所接受,所以有較多女性願意投入傳統僱傭關係以外的就業市場。但反過來說,相較於女性,男性若欲投入自由業,所受到的社會期待和責難則是嚴厲而不合理。男性基於社會對性別刻板印象的期待,故承載著更重的職涯壓力,不如女性可以在多份工作間追求平衡,建立自我品牌,較不會招來社會大眾貶抑的眼光。尤其在當今新型網路創業、共享經濟(Sharing Economy)等新經濟模式興盛的時代,男性若無一份正職,而是在多樣微型創業間投入自由業,如當 Uber 司機並開 Airbnb 民宿,偶而當GoGoVan 機車快遞,社會大眾將以何種標準看待自由業的男性?

男性為本的勞動結構

雖說男性在遭受大眾貶抑眼光的同時也淪為性別刻板印象的受害者,但事實上男性投入自由業之所以會感到壓力,乃因自由業的男性選擇低就而不符傳統社會對男性的「高期待」。然而,女性若投入正職的就業市場,則是需面臨「女兼內外」的左右夾攻,並身處不友善的傳統僱傭結構。

說到底,事實上整個勞動標準還是以男性為中心。個別男性只是因不符整體男性勞動標準,所以遭到否定,但女性則是因無法融入男性構築的父性勞動結構,較難爬到高階職位,故而感到力不從心。女性在職業選擇間享有的自由,究竟是性別刻板印象帶來的優勢所造就,還是壓迫的勞動結構環境使然?值得深思。

解放女性勞動歧視,也是解套男性勞動束縛的關鍵

期待共享經濟能成為翻轉自由業性別印象的轉捩點

在當今共享經濟帶起自由業、兼職等新型網路勞動模式的趨勢下,有認為共享經濟可以破壞式創新之姿,作為解構傳統僱傭結構的工具,藉此協助女性爬升至金字塔頂端,翻轉自由業和兼職的性別刻板印象,同時亦可解套自由業男性所受的性別歧視。

由於現今共享經濟仍多位處法律的灰色地帶,同樣被視為地下經濟,但當將來共享經濟隨著網路的普及而水漲船高,自由業的地位或許也能隨之矯正。期待未來有一天,共享經濟的合法化能連帶促使大眾正視地下經濟的勞務付出,卸下家務勞動的廉價包袱,建構性別友善的勞動結構。(推薦閱讀:男人?女人?誰來搞定家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