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綺亂談】將由一系列影片,與我們談人生百怪。那些怪,來自身體審美、來自對女人形象的制約、來自社會對性別的期待。一起聽聽汪綺從芭比談起對自身的厭惡。女孩,我們不一定要從粉碎芭比開始獲得自由,芭比的存在,絕對不如你來得真實確切。(延伸閱讀:

 

【做完影片有感】

我記得我留在身邊的最後一隻芭比。她有著褐色的長髮、白色襯衫以及黑色長裙,在我開始痛恨自己的那段童年裡,我站在鏡子面前扯她的尼龍長髮,把她的腦袋四肢拆爛摔在地,把她的臉壓上我的腿間用力磨蹭直到發燙,懷著一股極大的怒氣,我感覺自己很髒,也想把她給弄髒,我不合格。我是一個對任何事物的本質皆敏銳而陰暗的人,那時的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麼做,或說為什麼懂得那麼做,我甚至在那時候對於性沒有那麼清晰的概念,但不合格什麼?我不知道。大概是我不合格於「她」吧。(同場加映:

而使我想通反而是和美醜毫無關係的事,是我一開始學音樂的時候,有一陣子,我眼高手低,由於自己的老師是唱古典的,便有認為流行樂不過是糜糜之音,更無法接受黑金、死金之類的金屬音樂。這種激烈的偏執厭惡事實上來自於對自己能力感覺不足和不安,那樣子的我曾一度以為音樂是有高下之分的,只有古典樂才是真正的音樂,直到我聽見了當時還是由塔雅·圖倫尼,這位被稱為芬蘭之聲的女高音,完美的和 Nightwish 這個金屬樂團告訴我:這個世界上是沒有任何音樂「不好」的。甚至你不喜歡的音樂,有時候只是你沒有找對方式聽它罷了。

2016 年,美泰公司終於推出了多種膚色體型的芭比娃娃,這條路他們走得很慢,而且不管在銷量和樣式上,我想他們還有很大的討論空間。像是,為什麼每個女孩依舊都留著長頭髮?是,芭比是一項美麗的玩具,但他也只是玩具而已。把芭比的形象化為公主,化為「變成那個人才會得到幸福」的人,註定是現實女性悲劇的開始。

那我們不能有自己喜歡的美貌標準嗎?我不能喜歡一個瘦的女人?如果收看到這裡,您依舊沒有搞懂我想要表達的,那就讓我再說明一次,我並不認為建立一個標準相對主流寬容多元的美麗需要摧毀主流美或瘦而美才能達成,事實上,即使排除成功,那也只是另一種審美反向悲劇的開始。(同場推薦:

一切最為重要的是:你必須要有能力建立自己的審美觀。如果你沒有獨立鑑賞美的能力,只是單純地隨著大家人云亦云,那又談何醜陋美麗?你並沒有自己真正的愛憎痴惡,不過是像個鸚鵡復述了別人的愛憎痴惡。

你喜歡黑色的頭髮,不代表你需要討厭排斥紅頭髮的女人來表示你的喜歡。

人類的美麗,應該是更私人而充滿個人個性的,不是嗎?


這是努力讓自己和別人都過得更好的,大好時代。 5/28 我們相約市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