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為你精選的 TED 演講,穆斯林學者 Dalia Mogahed 的「當你看著我,你想到什麼」,在難民議題懸而未解,人們對穆斯林仇視態度升高之際,Dalia 選擇站上 TED 舞台,她說在仇恨面前,人人其實都有選擇。你會選擇讓仇恨操控你,還是你會選擇深信我們值得活在更好的世界?看看這則 TED 也想想台灣。(同場加映:

「當你看著我,你想到什麼?你會覺得我是一個學者,一個母親,一個伊斯蘭教女性,還是一個被嚴重洗腦的恐怖份子?如果你第一眼想到的全都是負面印象,這不是你的問題,因為這就是媒體描述的我,這就是媒體眼中的伊斯蘭。」

在川普高喊要監控美國穆斯林、踢走難民之後,在 ISIS 與伊斯蘭信仰被畫上霸道等號之後,Dalia Mogahed 站上 TED 舞台,抬起頭堅定地直視懷疑目光,她說:「我是個穆斯林。如果生命裡,你們從未認識一個真正的穆斯林,那麼我很高興認識你們。我歡迎你們對我提問,我不害怕問題,我恐懼的是從不證實的指控。」(推薦閱讀:

一份報導顯示,關於伊斯蘭教與穆斯林的報導八成都是負面表述,如果我們夠誠實,我們不會否認,當我們看著 Dalia,或許腦海中閃過的字彙,也有恐怖份子。

「我不是生來如此,這是我選擇的結果。我不是被動接受了家人的信仰,我跟可蘭經日夜反覆搏鬥,我瘋狂地讀,我反覆思考,我從未停止提出疑問,最後我才相信了。十七歲那年,我決定「出櫃」。我要出櫃告訴世界,我是個穆斯林。當我套上頭巾那一刻,我的朋友們嚇壞了,她們問我:『你為何選擇貶低自己?』」

十七歲那年,Dalia 還不知道,她未來感受到的壓力,將與日俱增,有一天人們會逼得她因為她的信仰道歉,把所有對時代的憤怒都扔到她身上。

Dalia Mogahed 的 TED 演講,用清明聲音提醒我們,在這人們被恐懼餵養得如此肥大的時代,我們並不如自己想像得別無選擇,你會選擇讓仇恨操控你,還是選擇相信同理心與善良?

「921 那天,我有生以來,第一次害怕別人知道我是穆斯林。」

「今天人們討論穆斯林的方法,把穆斯林視為美國的腫瘤。良性腫瘤要定期監控觀察,惡性腫瘤要盡快切除,可是我們不是腫瘤,我們跟其他人一樣,是活著的器官。」

Dalia 是有埃及血統的美國公民,她信仰伊斯蘭教,她在十七歲那天決定驕傲地承認自己是穆斯林,而 2001 年 9 月 11 號,那是她有生以來第一次,害怕別人知道她是穆斯林。

我們不會忘記那一天,飛機撞入世貿中心雙塔,煙霧籠罩之下,有人跳窗一躍而下,有人尖叫,大家都還沒搞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什麼叫做自殺式攻擊?當 Dalia 打開電視,她聽見幾個關鍵字,「穆斯林恐怖份子」、「以伊斯蘭之名」、「中東後裔」、「jihad」、「我們應該炸回麥加聖地。」

那一天,她從一個市民變成可疑的嫌疑犯,當時她坐在公車上,正要搬遷到其他城鎮念研究所,她盡可能地低下頭,就怕有人認出她是穆斯林。這是另一個視角的 911。關於穆斯林的故事還有許多,但在新聞媒體論述裡,卻經常只有「恐怖份子」或 ISIS 一種面目。

回想台灣,我們也經常被單一故事左右,深信惡人就是全盤的惡,壞到骨子裡,這是惡人個人的問題,只要坑殺,社會就會回復良善。所以我們永無止盡的堆疊憤怒與仇恨,並且相信殺戮是唯一的解套。

其實這不難理解,那都是因為我們都害怕的緣故。「神經學研究顯示,當我們心生恐懼時,起碼有三件事情會發生。我們更容易接受獨裁、更容易服從,更容易產生偏見。」(同場加映:

一個容許我們看見憤怒,也能夠同理的社會

多數人都對世界有很多憤怒、不滿、恐懼,這也是極權主義之所以興起,並且能夠不衰的原因。極權主義用一種最暴力的方式挑釁社會,他給了不安的人們一個行動方案,名叫殺戮,儘管這個行動方案,製造的是更多黑暗。

回過頭來想,或許我們確實需要一個更能看見憤怒與恐懼確實存在的世界,我們不只信仰正面思考,更要懂得如何與悲痛共處。我們需要的是學習更多面對情緒的方式,而不只能選擇暴力一種,不只能用暴力與暴力相抗。

「ISIS 宣稱他們的所作所為來自可蘭經,他們讓世人相信,ISIS 才是『真正的穆斯林』。但如果我們把 ISIS 的暴行借喻為所有的穆斯林民族,那我們是向ISIS 的詮釋投降了。我們不會說 3K 黨等同基督教,那為什麼我們說 ISIS 等同穆斯林?」—— Dalia 

911 後的那個週五,Dalia 開著車前往清真寺禮拜,她戰戰兢兢地到了現場,她看到的事情讓她停了下來,清真寺裡擠滿了人。不只有穆斯林,還有基督徒、佛教徒、天主教徒,或沒有信仰的人。他們來,不是為了攻擊,而是為了堅定地跟他們站在一塊。

「他們選擇勇敢與同理,勝過恐懼與複製偏見。你會怎麼選?你會選擇證明,我們不等於仇恨,我們不等於暴力嗎?你會選擇證明,人類能夠做得更好嗎?」

我看著 Dalia 在舞台上,她站得挺挺地向世人說,如果你不曾認識過穆斯林,那麼看看我,我就在這裡,她證明了溫柔比仇恨更強大,相信比敵視更有力量。

我想起台灣,想起這幾個月,我們活在仇恨與恐懼的旋渦裡,是那幾個特別溫柔的目光救贖了我們。是無差別傷人案的當晚,呼籲政府改革社會結構而不只憤怒消滅個人的小燈泡媽媽;是在政大搖搖哥被以「不正常」之名強制送醫後,毫不遲疑替他站出來的人;是在恐懼不安之際,依然選擇相信愛與善良的人們。(推薦給你:

是他們讓我們深信,在仇恨面前我們都有選擇,而我們值得活在一個更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