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別觀察】筆記,帶著激勵自己、影響環境的起心動念,將由短篇與大家分享以性別出發的時事觀察。談起女性教育權,無論受教,或者不受教,都存在其性別困境。哈利王子為6200萬失學女孩申訴,所有人都該有受教育的權利,也期待我們從性別角度切入現在的貧窮問題,看見不平等背後最重要的結構。(你會喜歡:

英國哈利王子日前前往尼泊爾關心震後災情,同時參與為女孩申訴權利的高峰會(Girls Summit),他站在尼泊爾第一位女總統 Bidhya Devi Bhandari 身旁,讚許 Bidhya Devi Bhandari 以身試法領導人 Lean in 風範,也為全球6200萬失學女孩爭取,每個人都應得同樣說話與被看見的權利。

所有性別,都該有受教育的資格

哈利王子讚許馬拉拉與蜜雪兒歐巴馬致力推廣女孩教育,同時期待更多人看見世界童婚現象造成的貧窮與性別不平等循環。哈利王子說:「在尼泊爾,將近一半的女人都是在18歲以前結婚的,女孩很早結婚、甚至在青年期生下小孩,造成失學、文盲等問題,導致無法翻轉的貧窮,這個令人束手無策的循環,我們都知道唯一的答案是教育。讓女孩受教,是賦權每一個人,讓社會一起往前。」(同場加映:

哈利王子點出尼泊爾童婚現況,也讚許政府對終止童婚的努力,儘管趨向平等的速度緩慢,在十年間,童婚人口也下降了 10%。

「我們期待社會能讓女孩完成學業,使她們獲得技能、知識與自信,使她們能改善生活的環境,和整個尼泊爾。」

「鼓舞世界的男孩女孩,是我們今天之所以站在這裡、樂觀談論未來的原因——我們要改變城鄉對年輕女性發展的態度。尼泊爾的女領導為我們做了很好的表率,在這裏,有女總統、女議員。我很榮幸,今天與你們一起站在這裡。哈利王子讚揚女性領導人,也期待看見世界上女人的優秀能撥雲見霧、更被看見。

妳該多優秀?知識體系裡女人的尷尬位置

沒受教育的女性有其困境,相對來說已受教育的女性,同樣有性別上的困難。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在今年三月發布研究指出「亞洲區域性別歧視的國家,教育程度高的女性結婚機率較低,因此也較不容易透過生下觀念進步的小孩,來改變所處社會的態度。」(推薦閱讀:

我們承襲過去的經驗知道在男尊女卑的父權體制中,男性多半不願和成就比自己高的女性結婚。

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在《第二性》寫下:「當他為女人的危險魔力所懾服、因而把她樹立為主要者時,是他把她放在那個位置上的,因而實際上也是他在這種自願的異化中充當了主要者的角色。儘管女人的身上充滿了生育的魔力,男人仍然是她的主人,這和他是肥沃大地的主人一樣。正如女人體現了其生育魔力的大自然,她注定也是服從的、歸屬的、被用的。在男人看來,她所享有的威望是他們賜予的。」

所以這件事依然回到「支配」,誰有權支配這個世界的秩序、誰有資格成為被看見的人?

女人受教育,是通過「父權社會」的同意,或許正可以用來說明具備知識的女性在這時代的矛盾。因為男人的同意,女人得以進入知識殿堂,卻又不被允許女性全然適得其所的表現自己。有腦袋可以,超越男性的能力不行;很漂亮可以,勾三搭四不行;能幹可以,但最好不要出風頭。女性一直處於這樣模糊的位置不得動彈。

女孩女人,你能理所當然地優秀

透過普及教育,我們試圖掙脫這塊難堪的地帶,如同馬拉拉、蜜雪兒歐巴馬致力推廣女孩受教權,他們所相信的女性主義是平反而非造反,是發展社會更平等健康的競爭性學習關係。

無論是不能受教育的6200萬個女孩,還是已經通過知識體系長大成人的女人,我們都希望每個人在「教育」的位置上,可以更理所當然地存在。天賦人權,追求成就無關性別。女孩們的未來,該從教育開始。賦權女性的未來,該從擦掉性別框架開始。

當我們看見貧窮,我們應該看見貧窮下的性別問題,當我們看見性別問題,應該看見背後的教育體系。這個世界上沒有一個問題是獨立存在,哈利王子參加爭取女孩教育的高峰會,選擇以「性別」途徑改變貧窮,正符合 #HeForShe 精神。(延伸閱讀:

He For She,不是為了讓女人奪權,不是為了打壓男性。而是讓所有性別,都能安然處在自己的性別位置上,少了對性別的期待與限制,我們可以活地更誠懇、更舒適、更老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