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女孩的觀察家投稿,也是她勇敢的自我揭露。她從自己的看法開始反思,當我們說「我不是那種女生」,或是「我才不像其他女生一樣自我物化」時,我們其實是把對方視為「他者」,藉由排斥與貼標籤,保護我們自己免於受傷。透過這個例子,她希望邀請大家一起想想,我們是不是冥冥之中,都成了助長性別不平等的一員?(推薦閱讀:

文/RL

原來我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正義魔人」

我是一個社會新鮮人,真的很新,今天是我開始工作的第四天。我進入的是一家行銷公司,很多朋友說這樣工時長、責任制的工作當第一份工作很冒險,但我到目前為止都對這份工作感到充實愉快,然而今天我得到了在工作外的一個震撼「教育」。

這是一個遊戲的案子,為了打響知名度、吸引玩家,團隊漸漸讓策略朝著腥煽色的方向發展,男同事們甚至開始以「麻豆曝光」做為創意發想,雖然最後我們沒有採用,但這件事卻深深震撼了我。(同場思考:


手遊廣告示意圖

為什麼我們在學校一直強調的男女平等、相互尊重出了社會全變了樣?

當下我覺得氣憤,我是一個女孩子,為什麼這些男同事完全不在意我的感受,在我面前就這樣開起了如此物化女性的玩笑?但畢竟我是個新進菜鳥,我只能玩笑式的說「你們這些男生真的很壞耶!」沒想到同部門的同事馬上說了「這有什麼?我們又不是沒給錢,她們這樣一露可以抵我們好幾個月薪水!」

瞬間我啞口無言了,沒錯,剛出社會的薪水就算不只22K,但麻豆的一個曝光真的是一個新人好幾個月的薪水。羞愧與不甘占據我,我好想告訴他們不是每個女生都是這樣的,不是每個女生都那麼「犯賤」、那麼「愛錢」!雖然會議最後並沒有採用這個方案但整個下午我都好難過,為什麼我們從小受的教育一點都不比男人少,卻依然在這個男性父權體制下被貶低?(推薦閱讀:

下班後我的情緒慢慢平復下來了,在熙來人往的捷運上,我突然發現我是不是也成為了「正義魔人」?我正在用我的憤怒去怪罪甚至批判那些我素未謀面的女孩,用社會教我的價值觀去批評一個我看不到的對象。

我們都在用價值觀,批評「看不到」的對象

這些社會框架的本質到底是什麼?為什麼我們要遵守?我們用自身價值觀去批評別人,卻也很容易因為別人的價值觀而捨棄真正自己。

就像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 Selina 離婚事件,在 Selina 的臉書中她寫下「我沒有扮演好一個賢妻的角色」,但賢妻的定義又是什麼呢?Selina 其實不用為了這個社會規範道歉。而阿中也在臉書表示「失敗的婚姻,我應負最大的責任」,但這真的是他的責任嗎?不斷的被用放大鏡檢視,少了生活中的隱私,阿中應該也很不適應婚後這樣的生活吧。(推薦閱讀:

我跟阿中決定要離婚了婚姻是需要兩個人的努力我們坦誠面對彼此也坦誠面對自己我們都做得不夠我沒有扮演好一個賢妻的角色婚後的我依舊享受我的工作專注於我的事業也因此我忽略了經營婚姻與維持一個家需要相對的時間與付出我成...

Posted by 任家萱 Selina on Friday, 4 March 2016

 

在社會輿論下我們都常常用自身的價值觀去批評別人的價值觀,也讓自己跟著別人的價值觀走。其實他們很勇敢,他們勇敢的面對「愛情一點一滴消失了」並且做出改變,這是許多人沒有勇氣做到的。

原來我也是社會的一環,當我高舉著性別平等、相互尊重的旗幟時,我卻也用那些自己看不起的框架批評其他女性。

在現實生活中我氣男生物化女性,在網路世界中我對 Selina 完美的愛情感到難過。原來我也是社會的一環,即便想要打破那一堆框架與束縛,但當其他人願意做出那些框架規範外的事時,那些框架與批判也在我腦海中發酵。(同場閱讀:

我們有資格批評別人的「選擇」嗎?


(圖片來源: nnaiddy,CC: BY-ND 授權)

女孩因為家境或現實而不得已販賣青春的故事我們時有所聞,即便沒有阿信般的情節,那也是他的「選擇」,我有什麼資格批評?我嚮往 Selina 的戀情,所以將我的期待加諸在一對公眾人物上,但那些何嘗不是他們的壓力,不是他們努力想掙脫的框架呢?

原來在不知不覺間我助長那些自己不喜歡的「規範」,也許我們都該問問這個社會給我們的定義與框架,本質到底是什麼?是否值得遵守呢?

最後,我對自己過去的行為道歉,希望未來我不會再有這些惱怒抗拒,而用平靜尊重與這些不同的選擇和平相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