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丹麥女孩》讓人看完之後意猶未盡,我們多希望能延續著看,看 Lily Elbe 跟 Gerda Wegener 更多的情誼。身為深刻懂得 Lily 的 Gerda 也是位風格強烈的藝術家,她的綺麗畫作裡,藏著同性凝視與同性愛戀的元素,她解放女人的身體與情慾,她說愛著 Lily Elbe 就好像愛著自己。重看她的畫作,溫習《丹麥女孩》的感動。(同場加映:

Greda Wegener, 1886-1947,丹麥女孩 Lily Elbe 之妻。是怎樣的女人,在那樣的保守年代,接受丈夫想成為女人的心願,自始自終不離不棄,支持所愛的人,成為他想要的樣子,即使自己即將失去他臂膀的依靠? Lily 之所以能成為 Lily,不單靠 Lily 自己的決心,Greda 更是促成 Lily 的誕生,背後強大的支柱與精神來源。她的藝術成就、內涵與精神,更不容被忽視。(推薦給你:

出身於保守農村家庭,卻擁有自由奔放的靈魂,Greda 自小便展現她豐富的藝術天賦,後來進入丹麥的哥本哈根藝術學院,遇見了 Einer Wegener (1882-1931,Lily Elbe 的前身),18歲的她,便與22歲的他步入禮堂,成為彼此的靈魂伴侶。她不僅僅是個藝術家,也是廣告插畫家。她的作品呈現 90年代的新藝術(Art Nouveao)與裝飾藝術風 (Art Deco),不僅活躍於藝術界,也呈現在當時正在興起的新藝術風格的畫報、雜誌中。

她思想前衛,在畫作中展現的,不僅僅是女人的姿態之美,身為女人的她,以女性視角所描繪的女性,比起當時男性畫家眼中的女人,更加撫媚動人、更能捕捉出當時現代女性的精神。更重要的是,在那個女性意識正在崛起,但仍受男性觀點壓抑的年代,她筆下的女人各個色彩鮮明、個性十足,熱愛時尚裝扮,自由並充分的享受身為女人的女性特質,不但舉手投足充滿了女人味,更大膽無懼的展現「性開放」的態度。  


Gerda 插畫裡的女性,作風大膽自由,充分享受情慾。


Gerda 畫作裡的傳統與現代女性

因為作品風格前衛而具爭議性,在丹麥時,Einer 的風景作品較 Gerda 受歡迎,直到移居巴黎後,Gerda 的藝術成就,才獲得肯定。 她被受邀擔任 Vogue 與法國情色雜誌 La Vie Parisienne 的插畫家,自此奠定名聲,不但獲得許多藝術獎項,也在歐洲進行巡迴展演。藝術歷史學者稱她為"呈現20年來巴黎藝術界樣貌的先鋒,並為藝術作品中的女性形象掀起革命。

甚至在今日,她也被喻為“The Lady Gaga in the 1920's”


Gerda 自畫像


現實生活中的 Gerda and Einer,攝於 Gerda 在丹麥圖書館展出的作品前

Woman must unleash her womanly instincts and qualities, play on her feminine charm, and win the competition with man by virtue of her womanliness – never by trying to imitate him.  「女人必須解放自我的女性本能與內在特質,任由自己的女性魅力馳騁,並以自身的女性特質,來贏得跟男性之間的競爭,而不是一味仿效男人!」   - Gerda Wegener, 1934

Gerda 的情色作品:

婚後的 Gerda 與 Einer,曾旅居義大利與法國,最後在 1912年定居法國。兩人過著波西米亞式的藝術家生活,喜好時尚、熱愛交際、並結識許多藝術界的好友,並將當時巴黎藝術圈的名人肖像與生活方式,在她的作品中呈現出來,其中也包含丹麥的芭蕾舞蹈家 Ulla Poulsen。雖然 Einar 曾被視為藝術天份高於 Gerda, 在化身成為 Lily 後,便全力輔佐 Gerda 的創作。

Gerda 在作品中盡情捕捉 Lily 的風姿,成為 Einar 想成為女人的動力來源,與精神上最關鍵的的支持。1913年,當所有人得知畫中那位裝扮時尚的美麗女人,其實是她的丈夫時,在藝術界投下了一枚震撼彈。(同場加映:

Gerda 與 Lily 相輔相成,Gerda 造就 Lily,Lily 成為 Gerda 畫筆下最動人的美景。

最後,以 Lily 的身份生活了十幾年後,丹麥政府宣告兩人的婚姻無效,Einar 也終於在1930年,進行第二次變性手術。然後在隔年,便不幸因手術併發症而逝世。(推薦閱讀:


Einer Wegener and Lily Elbe 

 
丹麥現代美術館舉辦的Greda 畫作展中的 Lily Elbe 攝像


Gerda 筆下的 Lily

1931年,Lily 死後,心力交瘁的 Gerda,嫁給了一個義大利飛行員,婚後搬到法國摩納哥居住,這並不是段幸福的婚姻。彷彿她的輝煌年代,也隨著生命中另一半的離去,而漸漸消逝。五年後,Gerda 再度離婚,並搬回丹麥,並於1939年試圖再度舉辦畫展。但因為當時的藝術風格瞬息萬變, Gerda 的作品已不再蔚為潮流。她開始獨居酗酒,過不了多久,就在1940年與世長辭。(同場加映:

即使受到外界質疑,稱兩人的婚姻,是為了掩蓋彼此的同性戀傾向的結合,Gerda 依舊不為所動,全心全力在精神上,甚至經濟上促成 Lily 的誕生。真理的道路,往往是孤單的。

在她有生之年,有過輝煌,有過寂寥,但她仍堅持保護自己所相信的一切,直到如今,她們的故事,終於被公開表揚。於是有了更多的附和者,在這條路上同行。而她們的精神,將深植於 Greda 的作品中永垂不朽,並隨著每次故事的傳遞而歷久彌新。

其它個人喜歡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