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ina 在週五晚上宣布自己離婚了,他與阿中共同發布聲明稿,仍然感謝彼此,決定以另一種方式在彼此的生命裡陪伴下去。他們讓我們明白,離婚不只有一種模樣,離婚與分手固然難過,也可以是關係的重新定位,親密關係從來不只有一種劇本,分手其實就像畢業,會哭,也值得祝福。(同場加映:

Selina 和阿中離婚了。Selina 在文章中說,雖然離婚,但是阿中仍然是她非常感謝的人。離婚也不表示不再相愛,而是為了彼此可以繼續當好朋友、繼續做彼此生命中重要的人。(同場加映:


圖片來源:Selina 粉絲專頁

離婚或分手雖然教人難過,但有時它只是彼此關係的「重新定位」。沒有人規定女人一定要當好太太才能幸福,也沒有人規定男人背後要「有個女人」才叫成功。離婚固然會令人難過,卻也可能是一件值得祝福的事。

然而,我們的社會對於親密關係似乎只有一套固定的劇本:「離婚」必然等於「婚姻失敗」;「分手」必然等於「不再愛了」。

有時,為了讓外人「聽懂」我們的想法,我們只好生出一些符合劇本要求的「台詞」。既然「婚姻失敗」,那麼一定有人做錯了什麼。如果不想怪罪對方,那就只好怪罪自己了。所以 Selina 怪自己「不是賢妻」,阿中怪自己「工作狂」。但我很想說,離婚或分手並不等於「失敗」或「錯誤」,沒有人需要為它道歉。(同場加映:
 
2014年8月,我和交往6年的女友分手了。我們仍舊彼此相愛,我們只是需要調整彼此的位置和距離。然而在「分手就是失敗」的既定劇本下,該如何向朋友們訴說我們的心境呢?想了一個多月,我終於這麼說:

在長途跋涉的路上,旅人們不期然而遇。兩人走了好長一段路,分享食物和飲水,經過一座有地下迷宮的城市、穿越山坡抵達樹林,來到一處有風有花有鳥的山麓小鎮。在這裡他們終於分手,畢竟原本的路就不同。

 

是的,我和她分手了,這其實已經是上個月的事了。一直沒有講這件事,因為我找不到適合的話語。如果你說「我分手了」,人們就會安慰你,好像你失去了世界。但如果你換一個說法,例如,「我畢業了」,人們就會祝福你。

 

我認為我們正是從彼此的感情狀態中畢業了,在這六年裡我們一起做了好多好多事,去過我所知道的每一個地方,我們完成了在彼此生命中的任務,而我也學會了如何去愛。就像畢業生致辭必然會哭一樣,我也必然哭了。這不是因為我失去了什麼,而正是因為在過去幾年裡我得到太多。

 

兩條交會的河即便分開,也不會再是原本的他們了。我已收拾行囊重新上路,也許今後我們將在某處再度相遇,那時,我們便能分享這些日子以來彼此經歷過的奇異風光。(同場加映:

對我來說,分手就像畢業。這趟旅程我學到太多太多,我衷心希望我能得到朋友們的祝福,而不是依照劇本演出的同情或感傷。


圖片來源:Selina 粉絲專頁

因此,當我看到 Selina 溫柔又真誠的「離婚文」,我衷心感謝她。

離不離婚,其實都不需要向「外人」交代什麼,但我謝謝她願意向我們誠實表白內心所想,讓我們知道,人世間的情感往往超乎劇本也超乎台詞,不是只有「夫妻」或「情侶」才是值得珍惜的關係。(同場加映:我們不必勉強自己,再以情侶相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