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場景來到西班牙巴賽隆納,他和他的公寓,他們交織出親密的生活,珍惜著彼此的不同。作者以一個居遊者身份看西班牙,巴賽隆納的短居漫遊,讓他深刻保有了溫厚的人與回憶。(同場推薦:

Cover story  Stay Inn

撰文.攝影=陳小曼

畢業於建築設計系,與夥伴創立食物攝影工作室 Sparko Studio 與八角寓所,出版《Nutty Project》 ;2015 年到米蘭攻讀食物設計碩士,現短居於巴塞隆納。


圖說:在家中,Iñigo 在窗前工作,Oriol 就在陽臺捻花澆水。

2015年底,結束了在米蘭的碩士課程以後,同學們各自開始了下一階段的旅程――實習。我幸運地獲得了很景仰的設計師青睞,便計畫前往巴塞隆納。在去年以前,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與拉丁語系產生連結;在義大利半年多,漸漸習慣了那如歌般的抑揚頓挫,接著又得到了這張通往未知的門票,前往一個文字語言不通且一個熟人也沒有的地方,帶著有點不真實、有點忐忑的心情,從維基百科開始搜尋古往今來的蛛絲馬跡。(同場加映:

這一年在歐洲的旅行我多半預定獨立的公寓,走訪柏林、威尼斯、哥本哈根、倫敦、巴黎等等,習慣了自己晃蕩在城市之中,自己採買煮食,自己度過安靜的時光。唯獨這次我突然心想,不僅是第一次造訪西班牙,也將要待上起碼數個月的時光,不如看看有沒有適合的分租公寓吧,完全不諳西文的我,若要求救也有一扇門,生活上有個照料。

奇蹟似的,在離工作室走路三分鐘的地方,找到了一個評價極高、價格卻實惠的公寓,去信詢問長租的可能性,時值「很好賺」的聖誕假期,居然非常順利地得到應允,帶著不可思議的心情,就這麼展開了一段旅程。

如何定義「好」呢?這間公寓,絕對不是我待過最「有型」的,或最「高級」的,但於我無疑是最好的。

屋主 Iñigo & Oriol,也成了我在巴塞隆納最親的朋友。

Iñigo是建築師,工作室就在家中。Oriol 的工作是PR(公關),上禮拜才跟神級足球員梅西出席公關活動。聽起來住處應該有華麗的排場,實則樸實舒適。既沒有一張20萬的椅子、也看不到堆積成山的名牌紙袋,家中角落放著的是 Iñigo 在市集挑回來的年輕藝術家作品,拿來聽音樂的不是華麗的藍芽B&O音響,而是已經超過10歲的 CD 音響,「Cozy(舒服)」――可能是最適切的形容詞。

Iñigo & Oriol 是在一起12 年的伴侶,每天他們各自工作,中午 Oriol 會回家與 Iñigo一起午餐,彼此聆聽煩惱,偶爾拌嘴,有時傍晚一起散步,假日計畫旅行;Oriol 喜歡跳舞,Iñigo 則享受閱讀。

他們個性如此不同,我問 Iñigo,你最喜歡 Oriol 什麼呢?他淺淺地笑說,「有時候早上醒來,看到 Oriol 不知道發什麼神經,放著瑪丹娜的 CD 在客廳跳舞,那個時刻,永遠都讓我很開心。就因為我們是完全不一樣的人,所以我很欣賞那樣的他,也會希望他一直都是如此開心地跳舞。」(推薦閱讀:

我與他們時常一起下廚吃飯,他們會問我「今天過得好嗎?」認真的看著我,聽我開心地說,或者崩潰地咒罵,再默默幫我倒一杯啤酒,甚至塞一顆巧克力給我。偶爾我們一起上街走走,假日去市集買很棒的麵包或果醬;告訴我各種西班牙的食物知識。

更多時候我們就窩在客廳各個角落做著自己的事,Iñigo 讓我隨意翻閱他那成套的建築書籍,告訴我在城市中哪些不是熱門景點,但一定要去的地方,坐在那裡一下,感受那個空間的靈性。(也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