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必再一個人承擔

我與痛一起長大:那些家暴故事

你說,你的童年跟別人有點不一樣。原本應該是充滿笑聲的日子,但對你而言只有落在身上的棍子,或言語暴力相向。你懷疑過自己是否值得被愛,在還沒得到答案以前,就不小心長大了。知道你很辛苦,但我們會一起走向復原的路,找回你要的家。

你說,你的童年跟別人有點不一樣。原本應該是充滿笑聲的日子,但對你而言只有落在身上的棍子,或言語暴力相向。你懷疑過自己是否值得被愛,在還沒得到答案以前,就不小心長大了。知道你很辛苦,但我們會一起走向復原的路,找回你要的家。

關注家庭暴力:我的家不美滿,也不安康

對某些人來說,家反而不是最安全的場所

2020 年 5 月 15 日國際家庭日,聯合國公布的年度關注主題為「發展中的家庭」。因新型冠狀病毒病(COVID-19)的全球大流行,弱勢家庭首當其衝;貧窮與壓力加劇下,往往使得家庭內對婦女或兒童的暴力行為上升,也容易衍生失學、無家可歸等問題。

根據衛福部統計資料,台灣在近六年來每年家暴案通報數都超過 13 萬件,平均每小時有 16 件;今年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以來,美國「家暴防治熱線」(NDVH)一天平均接獲兩千通電話;法國巴黎地區家暴個案上升 36%,甚至還有兩起案件涉及殺人;中國湖北省自發布禁足令,二月份的家暴案件是去年同期的三倍多;西班牙加那利群島政府甚至設下暗號,受虐者前往藥局表示購買「19 號口罩」(Mask 19)時,店員便會通報相關單位。

台灣家扶基金會在今年四月發起了「我看見疼痛你重現笑容」活動,也提到,受虐的孩童,長年活在無助、恐懼和自責之中;他們身心深受巨大煎熬,但不敢對別人訴說。

在傳統思維裡,會將家暴視為家務事,而不想「多管閒事」;然而,家暴它是人權議題、暴力議題,也可能涉及性別問題。因此,我們想在年度國際家庭日這天,也是回家吧一週年的日子,邀請大家一起關注這個議題。讓曾經歷經家暴的人,有機會說出自己的傷痛,並且一步步找到更安全的家。

每一道傷口,都有機會被療癒

經歷家暴傷痛,讓你如臨地獄般的生活。當時,你可能沒機會,或者找不到對象求救與訴說。現在,如果你願意,寫下你歷經暴力的經驗與感受;透過重新梳理,也是一次機會找到癒合的方法。

經歷家暴傷痛,讓你如臨地獄般的生活。當時,你可能沒機會,或者找不到對象求救與訴說。現在,如果你願意,寫下你歷經暴力的經驗與感受;透過重新梳理,也是一次機會找到癒合的方法。

  • sskk8046

    爸爸常常生氣,不管是什麼原因,他就像是顆不定時炸彈,還記得小時候,晚上常常被爸爸叫醒,爸爸把我們趕上車要帶我們不知道去哪,媽媽總會用自己的身體擋在前面阻止他,每次從車上看著爸爸開車快撞上媽媽,我們都很害怕,卻也不敢哭,哭出來可能會遭受一頓毒打,現在想想 爸爸是生病了,但卻沒人敢跟他說,到現在雖然好一些了,但也是一樣是顆不定時炸彈,隨時爆炸。
    有一次姑姑買了新車,我跟哥哥妹妹還小不懂事,將姑姑的車當溜滑梯玩,隔天一早,就被爸爸叫醒,叫我們三個出來和姑姑道歉,接著拿磚頭半蹲,拱橋,還有竹子鞭打,沒有東西吃,也不準喝水,我們是這三合院,我們渴到只能喝著地下水,在炎熱的暑假,我們不能進屋休息,到了下午,又是一頓毒打,接著爸爸把我們三個拉到池邊,將我們倒栽蔥的灌入水裡,我們害怕的掙扎,卻也無能為力,這時的我只有八歲,這天的惡夢一直持續到半夜,爸爸把我們帶到後山,叫哥哥到最深山的上頭,我是老二在中間,妹妹在最下面,說我們誰都不准下來,我害怕的蹲著,夜很黑,我甚至看不到哥哥在哪,我們隔了一個距離,我只期盼天快亮。
    還有一次,哥哥拿著我心愛的小熊打破了爸爸收藏的茶壺,半夜我跟哥哥被罰跪在庭院,這時候是冬天,爸爸要我們將上衣脫掉,跪著,那天我記得月光很亮我很冷,看著月光打上我的身映出的影子,我從寒冷感到睏意,我抱著自己跟哥哥説好冷,接著說我好想睡覺,哥哥一直不准我睡,要我醒著,我只覺得眼皮越來越重,寒冷的感覺已經沒那麼明顯,是剩下濃濃睡意,在快睡著時,姑姑就來救我們了,媽媽趕快拿著熱茶,要我們喝,然後去跑步,把身體弄熱,現在想想,如果睡著我可能就不在了吧。
    還有一次,我們國中了,一醒來,聽到外頭的慘叫聲,是媽媽當聲音,我跟妹妹換上制服,慢慢的走出去,只看到地上一堆冥紙,有燒過的也有沒燒過的,我們很害怕,這時媽媽出現,整個看起來受傷的女人,一臉害怕跟痛苦,要我們快跑,趕快離開,我跟妹妹回房間拿著書包,衝向外頭,我們要經過一個山洞,我們跑到山洞的一半時卻看到爸爸在山洞的中間... 我們停下腳步,爸爸看向我們,我覺得我全身都在顫抖,爸爸問:媽媽呢?你們不去看媽媽有怎麼樣嗎? 我跟妹妹又衝回家裡,確定媽媽沒事...
    還有太多的故事,以前我講起小時候總會哭,就像傷疤被撥開一樣疼痛。我們似乎都無法改變家庭狀況,在痛苦這也是我的家庭,不管面對或者逃避都一樣。

    0
  • a9587654

    小時候,父親喝完酒常常失控,會毆打媽媽,但幼稚園-小學時期的我只能害怕的躲在房間,假裝自己熟睡,因為我爸總會在家暴完我媽後,問我以後他們離婚要跟誰,膽小的我只得逃避這一切。
    而我媽,有時也會因為情緒失控就動手打我和我哥,拖進廁所打、拿插著針的東西打到我的小腿有著一孔一孔的血。
    最嚴重的一次是國中時期,我爸掐住我媽的脖子想置她於死地,在他們吵架時,在二樓的我早就來回不斷踱步,是緊張害怕,怎麼也叫不醒熟睡中的哥哥,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於是我拿起了美工刀,對著他們大喊「不要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我全部都知道」
    當時,他們全都傻了,我爸鬆手馬上騎車離去,我們在客廳痛哭有朋友安慰,而我呢?沒有人在意我,我當時也只是一個孩子啊......
    也許是家庭因素影響,我從小就有「想死」的念頭,國中開始會自殘,從以前就難以入眠。直到上了大學才真正鼓起勇氣去身心科,把壓抑自己許多年的回憶再次翻開時,就像是把傷口扒開,然後把裡頭腐爛的部分清除。

    但其實我卻恨不了我的家庭,因為我曉得,他們從別的地方受到了壓力,不知道該如何抒發,進而轉嫁在我們之上,所以我能做到的就是慢慢的學會寬恕以及療癒自己,療癒我心中的內在小孩。

    我的心理師和我說過「雖然經歷了這麼難受的事情,但是在未來如果我有了孩子,你反而會細膩的去感受他們的情緒。」這句話就這樣植入了我的腦海之中。
    也許我們有過這樣的傷痕,明白了那當時有多痛苦,所以知道該如何善待他人。

    0
  • 從小,因為傳統的重男輕女觀念,媽媽比較關心哥哥,印象中有一次她問我奇怪,你怎麼都不會想去找你同學玩?你哥哥在你這個年紀都會去朋友家玩。我回答她:我同學都住在外縣市,也不方便去。心裡想你也不會給我車錢去阿講這麼多...還有一次,他下班前打電話問哥哥有沒有想吃什麼宵夜?但沒有問我,那時候家裡也沒東西吃了,我也餓了。哥哥跟他回答完後就掛電話了。當下真的很憤怒,但也無能為力...她回來後只帶了她和哥哥的宵夜,而我進了房間餓到隔天早上...當然還有很多很多諸如此類的事不及備載,但我相信再過不久我就可以去其他縣市展開我新的人生!

    0
先登入才能留言喔

>> 如果你想關注,更多家歸屬的討論

>> 如果你很在乎,暴力中的性別議題 

執行編輯|Shanni
響應議題作者|Yuton Lee、佳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