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 Dcard 上一篇標題為「因為家暴,我得了影展首獎」的文章湧入大量關注。發文者創作了一支一分鐘短片,是一個女孩不停畫著美滿全家福,但背景卻不斷傳來爸媽的互罵聲。有人問導演,是找了誰錄製這麼栩栩如生的聲音,她說不用特別找人,因為這就是我家的每天日常。

「今天是我的生日,爸爸媽媽都在幫我慶生,大家都很開心。我愛我的家。」

一支題為「日記 Diary」的一分鐘短片,獲得 2019 年克羅埃西亞一分鐘國際短片影展第一獎及前十名獎(Top10)。內容為小女孩寫下生日那天,全家人替自己慶生的溫馨字句。一邊畫著和爸爸、媽媽三人相愛相親的畫面。然而同時間,你可以聽到影片不斷傳來父母親叫囂、激烈爭吵的聲響。短短一分鐘,呈現女童在恐懼和暴力的環境下長大,只能在日記本上訴諸她嚮往的家。

所謂的幸福美滿,成了最大的謊話。而這很可能是許多孩子曾經或正在經歷的童年。

不用另外錄製背景音樂,那就是我家每天真實的暴力聲響

9 月 22 日,影片導演葉亦真在 Dcard 上發言,揭露作品背後,其實正訴說自身的家庭故事。

「我的成長過程中充滿了父母吵架與家暴,......,可說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也很常跟父母吵架,被媽媽賞巴掌、潑飲料,被爸爸推去撞牆、踹在地上、拿椅子砸、打到嘴巴流血。」
「父母吵架時,爸爸會摔東西、丟媽媽,媽媽會不停尖叫怒罵。」

在充滿謾罵、肢體暴力的環境中成長,女孩曾經向母親泣訴「為什麼不離婚」,但只換來「孩子不要講這種話,我們沒有爸爸會被外人欺負」的答覆。而她接著回頭望望自己的父親,心裡說不出任何的愛。她說,他只帶來了傷害。(編輯推薦:「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句話,對家的傷害有多大?

於是,當有人問她這部一分鐘影片背景的吵架聲響好真,是找誰來錄製的呢?她毫不避諱,表示不必找誰,這就是我們家平時的聲音。

並且格外無助的是,當年當她被動或主動地想向外求援,也通常毫無結果:

警察也曾因為鄰居檢舉來過,無疾而終。
「高一時和父親起爭執,警察也來過,隔天我被叫去輔導室,輔導人員說『是我的問題,應該體諒父母』,我滿頭問號。」

得不到母親的支持,沒有輔導老師的關懷,也無法真正求助於公權力。那些年,從家門內到家門外,女孩都失去的支援。我們看到,家暴容易被視為家務事,外人不得介入;或以「孩子應該服從父母管教」、「天下無不是的父母」觀念予以看待或處理。然而事實是,我們很少看清父母也會是傷害的來源;並且更可能以愛之名,造成更嚴重的創傷。


圖片|來源

「我的家庭真可愛,整潔美滿又安康」這不是為我唱的歌

家成為一個恐懼的空間,失去歸屬感,她也曾逃離家裡,借住親戚或朋友的住處。直到有一天她終於長大了,可以真正地搬出那個地方。

歷經孤單的、沒有愛的童年,破碎了又自組茁壯,不確定有什麼遺失了;只知道她走到了現在,錄下那些恐懼的聲音,想做一點事情,想站出來說話。(推薦閱讀:人人都可能是家暴受害者,談溫水煮青蛙效應

「從小到大我也一直羨慕著別人有幸福美滿的家庭,有父母的疼愛,有些人上大學會想家想到哭。我多希望我能如此,然而我只會夢到吵架跟被打。」

影片當中,女孩用力畫著幸福和樂的全家福。你想到小時候我們都曾寫過的那個經典作文題目「我的家」,或者唱過的那首經典民謠「甜蜜的家庭」,這些對於受到家庭暴力的孩童來說,只是一場遙不可及的夢。我們習慣描繪一個完美無缺的家,美化家的樣貌;但相對鮮少主動關注那些破裂的家庭,他們需要整體社會給予更多的愛與溫暖。(想送給你:十張卡帶你治癒台灣家暴傷痕

如今女孩長大了,葉亦真製作了這部短片,像是也在安慰內心那個遍體鱗傷的小孩。想告訴她,沒事了,過去妳被喧囂暴力剝奪了許多,如今妳可以拿回了妳的話語權。並且站在這裡,鼓勵更多經歷相同創傷的人:

「只希望,有經歷過家暴的人們能夠活得快樂,為自己的人生努力,不要成為影片中的任何角色。」

如果我們要來當誰的家人,但願都是彼此歡迎,並且彼此珍惜的關係。

但願,你會是我的冬暖夏涼,美滿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