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各地有流浪漢,唯獨在日本可能有所不同。帶你深度看日本城市,是居住在接納多元文化的森林,還是一元規則的囚牢?

願浮浪者永存澀谷

幾乎全世界的大都市都有流浪漢存在,東京也不例外,但或許只有日本的流浪漢不行乞,因為苛刻的日本人絕對不會施捨。

「好手好腳幹麼不去工作?」

「沒手沒腳不是有救助金可以領嗎?」

對於高稅金、社會福利也完備的日本人來說,人生會走投無路到必須伸手要飯簡直是件不可能的事;也因此東京的流浪漢們大多是自己選擇了放逐的人生。日文中的「浮浪者」指的是居無定所、沒有固定職業收入的人,甚至帶有點「浪人」的瀟灑感。東京的浮浪者們大都集中在新宿、池袋、澀谷這些年輕人眾多的區域,這跟他們的收入來源「鐵鋁罐」有很大關聯。日本的資源回收規制跟台灣不太一樣,只有鐵鋁罐等金屬製品可以拿去販賣,而要怎麼合法取得廢棄的鐵鋁罐呢?當然不可能去便利商店或車站內的資源回收桶搬,自動販賣機旁的垃圾桶也都是屬於別人的財產,而唯有像新宿、池袋、澀谷這些地方多的是不守規矩、隨意亂丟垃圾的年輕人,撿拾被棄置在路邊的空罐就成為流浪漢的主要收入。

「你在公園把空咖啡罐丟出去,那些流浪漢衝過來的速度簡直嚇死人⋯⋯如果有那麼大的動力幹麼不去工作啊?」男友也曾這樣抱怨過。


圖片|來源

其實有更多的浮浪者是連去撿空罐都懶得做,東京資源豐富、食物的浪費量也很驚人,商家多的是明明還沒變質卻因為超過期限而得丟棄的便當,流浪漢們光靠這些也能吃得飽飽的,何必要去花力氣賣空罐?雖然也是有些在進行社會關懷的慈善團體存在,但大部分日本人對流浪漢並沒有半點「同情」的情緒,甚至偏激地認為這些人是社會的敗類,應該全部被消滅。本該為市民休憩之處的都市公園不知何時成了浮浪者大本營,2014 年更發生兩名流浪漢在澀谷大街上爭執砍殺對方的事件。右派的東京人對流浪漢恨之入骨,也因此出現了一種現象:「浮浪者狩り」,就是專門攻擊傷害流浪漢的狩獵活動,這在東京是一個很嚴重的社會問題。(延伸閱讀:日本母親的悲歌:「待機兒童」申請不了幼兒園,只得辭掉工作顧家

1996 年有兩名睡在代代木公園的流浪漢被不良少年們毆打,造成一人死亡、一人重傷。根據 2014 年的調查報告,生活在東京的流浪漢有高達 4 成曾被「浮浪者狩り」無端攻擊,或是拿垃圾砸在他們身上,而犯案的大多是青少年。這些未成年犯即使殺了人也不用負擔多大法律責任,受害者當然也沒有家屬會對他們求償,但最可怕的一點是:他們認為傷害流浪漢是天經地義的事,日本社會確實也在縱容這樣的思想。澀谷區議員們曾經想立法「排除流浪漢」,也就是把他們強制趕出澀谷區,當然這個法案一提出就引起人權團體批評,贊成方卻也不少。


圖片|來源

對我來說,沒有流浪漢存在的澀谷是非常奇怪的,大家總認為流浪漢會帶來治安問題,而事實上流浪漢被攻擊的案例可比攻擊人多得多了。澀谷人該如何合情合宜地鏟除他們所認為的「都市形象害蟲」與「社會敗類」呢?2020 東京奧運前的大舉建設是個很好的機會。我來到本該是熟悉的宮下公園,這個地方對我來說最美之處,就是牆上的塗鴉與角落的一處處藍色帳篷;我曾跟朋友們在這裡喝啤酒、玩滑板,還送流浪漢大叔菸抽,而現在宮下公園已被圍上施工圍籬,將在不久之後變身為和諧明亮的「新宮下公園」,屆時將再無浮浪者棲息之處。(延伸閱讀:打造東京大人系,第一步從口紅開始!如何挑選、塗抹?秘訣一次告訴妳!

澀谷之所以能從江戶時代的宿場、戰時的闇市,經歷 1946 年在日台灣人與警方武裝衝突的「澀谷事件」後進而演變為今日的繁榮,靠的都是「接納多元文化」這個關鍵字。如果一個社會能接受奇裝異服的人勇於自我表達,那為什麼不能接受有些人選擇自我放逐的生活方式呢?澀谷是日本年輕世代的心靈依歸,而年輕族群是改變老日本守舊思想的希望;身為一位城市觀察者,我希望浮浪者能永存於澀谷。

「森林之所以漂亮,就是因為每棵樹都長得不一樣。」城市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