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過隱私被侵犯,或者無心交際的時候嗎?瑞士人的處世哲學,帶你看如何用自己的方式,在關係裡也擁有自己的個人空間。

某天,台灣朋友 W 帶女兒遊蘇黎世動物園,突然她的目光被一名身著粉紅色豹紋裝的女孩兒吸引,還隱隱約約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她忍不住回頭多看一眼。咦,這不是費德勒(Roger Federer)嗎?原來女童是費德勒的孩子,他帶著妻子、兩對雙胞胎和保姆一起逛動物園。其他遊客路過回頭率也百分百,面露驚訝,但沒有人上前與網球明星攀談或拍照。

看見大明星,W 既雀躍又害臊,心臟幾乎打了個結。最後,她終於按耐住羞怯的心,深吸一口氣,走向費德勒問他:「請問我可以跟你拍照嗎?」費德勒和藹可親地答應了,但顧及家人的隱私,他補上一句:「請不要拍到我的家人。」此時,一旁的民眾突然蜂擁而上,爭相合照。W 後來與瑞士家人談起這段奇遇,他們非但沒有感到開心,反而擔心這樣做打擾到費德勒一家人呢。

相較於亞洲社會,西方人強調個體的獨立性及個人權利的不可侵犯性,特別重視隱私權。和瑞士先生相處,我的感觸很深。假使我多瞄他的電腦或手機螢幕幾眼,他會不高興,他也不喜歡我去書房看他做事。某天,他向我婆婆抱怨鄰居 A 愛管閒事,我原以為有八卦可聽,沒想到事件很一般。某個晚上,我先生在公共儲藏室做木工,A 見著了心生好奇,東看西看提出不少問題,惹惱了他。讓我驚訝的是,我婆婆聽了抱持相同的看法,認為鄰居之間保持距離比較妥當。


圖片|來源

向鄰居打聲招呼是基本禮貌,但為了尊重彼此的隱私,老派的瑞士人少多說話。如果你想多聊,你得察言觀色,確定不會打擾才可多問,否則失禮。朋友 G 同瑞士男友和幾位友人分租一間公寓,共同使用客廳、廚房及衛生間。我原本擔心這種生活型態缺乏私人空間,久居澳洲的 G 卻不這麼認為。她補述,瑞士人和澳洲人的交際文化大不同。澳洲人在公共空間碰見鄰居或房友,習慣花時間閒聊,但她的瑞士房友只會打招呼,不多說話,讓她感覺輕鬆自在。(延伸閱讀:「我們不熟,所以不想透露」如何禮貌而理性地建立個人邊界

除了鄰居,擅長閒談的英語圈人遇見同事也很能聊。因為工作關係,我和學校的行政人員 C 碰面兩次。C 來自美國,雖然我只跟她見過兩次面,但我對她的瞭解比其他碰面多次的瑞士職員還要深。C 像好萊塢電影常見的鄰家女孩般熱情開朗。初次見面,她便立即開啟「朋友模式」和我閒話家常,讓人倍感親切。相反地,學校的瑞士職員多了份距離感。我們談過好幾次公事,但所有的談話內容僅限於工作。

在職場,不少瑞士人做到了公私分明。對他們來說,同事是同事,朋友是朋友,不把工作與私生活混為一談。下班後,他們很少和同事吃飯或喝一杯。假如真要私底下碰面,必須事先約定,沒有臨時起意的飯局。在辦公室,瑞士人甚少提及私事。尤其,在講究職場競爭的大城市和大公司,他們認為如果私生活曝光太多,有心人士便可能抓到把柄,在升遷時利用這點扯你後腿。另外,台灣的新郎新娘常邀好幾桌同事參加喜宴。我和先生結婚時,他僅邀請一位同事出席婚禮,而這位受邀人湊巧是早已認識多年的好友。

在公共場所裝設監視器,台灣人認為可保障民眾安全,瑞士人卻擔心侵害隱私權。經營瑞士民宿的朋友 J 打算在家門安裝監視器,她得親自去警察局申請。基於保護隱私的理由,主管機關提醒她監視器的攝錄範圍不得涵蓋人行道,不准拍到路人。我老家對面的別墅也在大門裝設監視器,某天女主人竟然對我媽說:「妳每天都好早起喔!」 原來,鄰居的監視器鏡頭廣,涵蓋範圍從大馬路擴及我老家門口,家人進出的一舉一動全入鏡。我媽卻認為,這樣很好,讓居家安全多了份保障。但值得注意的是,近年瑞士治安不如以往,越來越多火車和電車已安裝了監視器。


圖片|來源

瑞士人也積極捍衛網路隱私權。某次我拿相機拍風景,一位路人恰巧走入鏡頭。看見我按下快門,他竟然對我說:「No Facebook!」警告我不要把他的影像公開在臉書。在台灣,有人把臉書當日記經營,鉅細靡遺分享生活大小事。而我認識的瑞士人,少有臉書活躍者。就算朋友名單全是熟識的親友,他們也保持神祕,不想暴露太多生活瑣事。很早以前,我在臉書放上標籤我先生的照片,全被他取消標籤。他的理由是,不想讓別人知道他做了什麼。(延伸閱讀:社群平台沒有秘密,線上找工作別忘了顧隱私

人常說,在瑞士不容易交朋友。依據二○一五年匯豐銀行外派人員報告(HSBC Expat Explorer Report)的交友難易榜,瑞士排名位於倒數第二位。在交際文化,瑞士人比英語圈人多了隱私權的觀念。美國人對待陌生人常如朋友般熟稔,話匣子一打開,上從祖先搭了哪艘船去美國下至未來的人生規劃全都交代了。相反地,瑞士人行事低調,面對陌生人少談私事。其實,除了自我保護,替人著想的瑞士人也尊重對方的私領域,怕問多了造成困擾。同時,他們也正試探你有沒有給予想多聊的訊息,觀望你是不是值得交友的對象。依據個人經驗,雖然一開始很難打入瑞士人的交際圈,然而一旦成為朋友,友誼便能長存呀。

本文摘自瑰娜(陳雅惠)《瑞士不簡單》。由木馬文化授權原文轉載,欲閱讀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瑞士不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