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 Herstory,帶你看見不同女人故事。香港演員袁詠儀,從 1990 年當選香港小姐一腳踏入演藝圈後,成為了香港影史上獨特性別氣質的女性演員,說話直率,性別流動的人格特質也讓袁詠儀演出不少多層次角色。

文|香港特派 Kayla

1990 年的香港小姐冠軍、競選時依然是長髮飄飄的袁詠儀,曾在訪問中表示自己當初沒打算贏得冠軍、反而想成爲亞軍然後趕緊開始演戲的袁詠儀,真正的熱誠固然是演戲。

事實上,她是天生的演員,在參選過後,她在無綫電視演出的《我愛玫瑰園》(1991)飾演獨立的女强人方安兒,不久因爲性格直接,被電視臺雪藏,也展開了她的電影之路。 而袁詠儀是香港小姐勝出者中,少數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的人,另一個,是張曼玉。


圖片|來源

「香港的電視環境、人際關係非常複雜,新人好像一定要去巴結奉承前輩,我的個性很直,有什麼說什麼,當然被排斥,而且他們還覺得我沒有禮貌、不懂規矩,我又不想改變自己,所以那段日子過得很痛苦,一有機會演電影,我就不回去演電視了。」
—— 袁詠儀

電影的短髮定調

她的第一部電影是《亞飛與亞基》(1992年),而且獲得金像獎最佳新演員。電影開始定調了她的爽朗短髮形象,齊耳的短黑髮和帶點童真和硬朗,電影讓她能夠演繹的性別氣質多了許多彈性。她在電影飾演的阿 Jane,是女同志(或雙性戀)的角色,而梁朝偉和張學友所演的亞飛和亞基則化身她的仰慕者。

不是你的玫瑰:她的三部影視作品

曾經,張愛玲的短篇小説《紅玫瑰與白玫瑰》描述了男主角振保生命中兩種女人,一種是紅玫瑰,一種是白玫瑰,前者是欲望、是浪蕩,在男主角眼中不能娶回家、不應該擁有,大概是因爲太難駕馭,別人看到也不好解釋;後者是空洞、無欲的,是可以娶回家但沒有紅玫瑰帶來的刺激。

有人説女人就是分了紅跟白,然後紅跟白就像選擇題兩個分支,任人選擇。但是,這些是男主角一廂情願的分類。 誰説女人一定非紅即白、或者當一支玫瑰? 恰巧地,玫瑰在幾部袁詠儀的電影裏面貫穿,然而,她永遠不是玫瑰園裏面任君選擇的玫瑰,或者是全紅/全白的玫瑰,甚至到後來,她連玫瑰都不是。

《我愛玫瑰園》:帶刺的玫瑰

1991 年的電視劇《我愛玫瑰園》探討女性對於婚姻、家庭和事業的看法轉變,例如當叮叮(關淑怡飾演)被男友吩咐什麽都不用學,唯需要乖乖學做一個太太,她將玫瑰花丟到男士身上,堅決表示不願意。而其中一集,安兒(袁詠儀)與 在睡房討論女性與事業,叮叮道: 「我從小到大已經不喜歡童話故事 。 女人不相當男人的附屬品,應該要好好專注自己的事業。」


圖片|來源

這部充滿女力的九十年代電視劇《我愛玫瑰園》中的玫瑰園,原指香港新機場的興建計劃。 現在旅客使用的香港國際機場,在 1991 年落實興建,涉及中英主權移交的摩擦,而新的機場在 1998 年,即香港回歸之後一年正式啓用,象徵殖民地香港舊時代的過去。

90 年代,香港處於主權交替的時期,大量影視作品都暗喻著這個小海港即將面目全非,而《我愛玫瑰園》,應該算是當時探討傳統與新一代的性別思想交替的作品。

電視劇的大玫瑰園是新機場的話,小玫瑰園大概是劇中四位女主角組成的小團體。她們全女班,不分日夜和場地,互相支持和討論感情事,也讓人想起《色欲都市》的四位女人。四朵玫瑰都不盡相同,而且都帶刺。

《國產凌凌漆》:介乎紅與白之間的玫瑰

1994 年的周星馳經典之一《國產凌凌漆》不乏男性凝視和港式的黃色笑話(而大部分都在物化),但袁詠儀飾演的李香琴卻免疫於鏡頭對女性身體(尤其是胸部)的凝視,反而,她有更多的特寫袁詠儀,她的表情、她的短髮、她的倔强都清楚展示,有血有肉。女性在電影中分爲兩類(或者三類),被性化的紅玫瑰和純潔的白玫瑰,不過,袁詠儀的角色兩樣皆非。


圖片|截圖自《國產凌凌漆》1994

紅玫瑰與白玫瑰在這部喜劇也起了關鍵的作用。凌凌漆(周星馳飾演)與李香琴同是特務,而他們初次相遇,以手執的那支紅玫瑰爲記認。電影向美國的《007》系列作指涉,而《007》的女角通常有兩個身份可以選擇,一是男人身邊的花瓶,二是毒害男人的蛇蠍或雙重間諜 。

凌凌漆本以爲李香琴是他的紅顔助手,而紅玫瑰展示出男主角被矇騙的處境。 不過,李香琴看起來卻不像長髮、艷麗、可被馴服的花瓶,也延伸到後來她作爲雙重間諜的身份。(推薦閱讀:每個女人的心傷,張愛玲《紅玫瑰與白玫瑰》

在一次暗殺凌凌漆的任務之後,李香琴收到他送的一束白玫瑰。在特寫下,玫瑰染了不少鮮血,然後就成了不紅不白、既紅又白的玫瑰,反映出李香琴開始接受男方的愛意,卻未卸下自己雙重間諜的身份。

染紅的白玫瑰,告訴我們她不是也不想被娶回家、談什麽兩情相悅的戀愛。當專屬於李香琴的 224 號子彈從凌凌漆的大腿取出之後,李香琴的身份也被看清,她就是那個所謂漢奸、走狗和賣國賊,更重要的是,她是那個踩在兩邊之間的雙面人,活著一個雙面人生的女人。


圖片|截圖自《國產凌凌漆》1994

《國產凌凌漆》以搞笑和諷刺中國大陸爲主,對歷史事件亦有指涉。不過,除了從政治角度去觀看,我們亦可嘗試以女性角度去理解電影。在電影設定中,袁詠儀所飾演的李香琴爲李香蘭的女兒(當然,是虛構),而誰是李香蘭呢?

李香蘭原名爲山口淑子,1920 年出生在遼寧省,是由中國人收養的日本人,而李香蘭是她的藝名,在 1930 年代是滿洲映畫協會的電影演員。在 1940 年代也被稱爲上海灘七大歌后之一,唱過的有《夜來香》等知名歌曲。

然而,在 1945 年,二次大戰結束,她被中華民國政府以漢奸罪拘捕,原因是 1930 年代她所拍的電影被視爲媚日。後來,她所擁有的日本人血統讓她脫罪,1950 年代在開始在日本從政。 她的雙面特質、介乎在兩種國籍/血統、好與壞、忠誠與背叛之間的曖昧身份也讓她成爲了無法定調的紅白玫瑰。

《金枝玉葉》: 不再是玫瑰了


圖片|來源

在這部經典的同性戀和性別議題電影《金枝玉葉》(1994),劉嘉玲飾演的玫瑰是不折不扣的理想女人——風騷、懂得處世之道又是當紅歌手,讓人想起一片紅色,是衆人焦點。

電影名稱《金枝玉葉》指的是花木的枝葉,雖然不是草或樹,但也不是花,雖然與玫瑰一樣身嬌肉貴,但始終與玫瑰 / 花有所區別。而袁詠儀飾演的阿穎正好是金枝玉葉,摘去花蕊(女扮男裝)看起來不像是花(女生),但本質上還是花木(女兒身)。

而電影中的振保就是張國榮飾演的家明。在送玫瑰花給玫瑰一幕,他敏感症發作不斷。遇上孩子氣的阿穎,原先以爲是男生,誰知道對方散發著熟悉的女人香味,但與玫瑰截然不同。

一度掙扎自己是否同志的家明,知道阿穎是女孩子就放下心頭大石。最後一句對白「不管你是男是女,我也喜歡你。 」讓不少同性戀、雙性戀觀衆有所共鳴,但同時,續集推出之後亦惹來一些批評,例如說導演對於同志議題態度依然保守、嘗試以過於喜劇化的手法去處理片中男同志的愛情和形象。

張國榮本人曾經説過:「顧家明只是喜歡一個人,而不是接受同性戀者」,也與影評人的保守之說不謀而合。(推薦閱讀:Beautiful Man|張國榮教我的事:你僅只是你,就足夠好了

要學習一些男性的小動作,如猥瑣動作、走路姿勢,還有說話方式也得學習。這一點我常問身邊的朋友,問他們這句話在這個情況應該怎麼說,但很奇怪地,不同的人,即使同是男性,所用的語調和態度都不同,所以我只會多方參考,不會特定遵照某人的版本,最後再加入自己的理解來演。
—— 袁詠儀

袁詠儀之所以會被陳可辛想起去飾演這個反串角色,是因為她散發的孩子氣。這與劉嘉玲的成熟和嫵媚正好造成對比。可是,並非塞個假陽具就可以搖身一變,成為合格的男生,戲外戲內,袁詠儀都要學習所謂的男子氣概。但若不是她本身性格豪爽、聲線不高、有著「gamine」氣質,也無法造就阿穎一角。 林青霞的反串,如《 刀馬旦》的曹雲,是英氣澟然的,而袁詠儀的反串,則是稚氣未除,介乎於青年和成年之間的小美男。

她的美麗與凌角

自小在警察宿舍長大的她,小時候曾經與哥哥一起跟別的小孩打架,在多年之後、2018年的訪問,她依然保持著這種豪爽,也不會修飾自己、嘗試將自己化妝成一個香港小姐的淑女形態,「我媽媽沒有讀很多書,但是她很知足,也很有分寸。

我爸爸曾經很喜歡賭博,後來我跟他說我不會還一分錢。我這輩子最反感的就是喜好賭博的人。」 曾經想過當警察的她,卻聽到媽媽這樣子說:「 你這樣黑白分明的人,遇上好的賊,你聽了他兩句就會放人。遇上壞的賊,他沒有幹什麽你已經會把他幹掉了。」 的確,袁詠儀除了説話不愛修飾,更加是黑白分明得可以,但是她還是走出了屬於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