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當選台灣新任總統之後,許多人開始比對蔡英文與德國總理梅克爾的相似性。梅克爾以堅毅的政治領導風格獲選年度雜誌 2015 風雲人物,她不刻意討好群眾,堅持走一條堅信能讓德國更好的路。作者鄭華娟從梅克爾看德國人的生活哲學,下了工作崗位,每個人都還有另一個身份。(推薦閱讀:

旅居德國20多年,創作才女鄭華娟對德國文化與德國人的思考方式,有相當深刻的體會與了解。這一次,她要帶著我們一窺德國人嚴謹的生活態度中,到底蘊藏著什麼樣的思考深度。

舉例來說,德國人的常用問候語之一,竟然是:「所有的事都在秩序中嗎?」

你沒看錯。鄭華娟說,如果你沒有親身來住上一段時日,真真實實地跟德國人來個秩序生活上的短兵相接,是無法想像德國人竟然可以守秩序到這種堅定的地步的,甚至德國人的問候語除了一般的「你好」之外,還有一句最常用的問候語是:「所有的事都在秩序中嗎?」德國人彼此問候時,還在關心對方和自己的「秩序」!這麼強大的「秩序感」, 大概沒有其他語系的國家能與之相提並論吧?

從政府施政到公民的日常生活,處處都顯現德國人的秩序感與溫柔心,例如德國聯邦食品及農業部是政府食安維護機構,但這個單位同時還關注畜牧動物的健康。你想要在自家前門牆壁漆新顏色,不好意思,在德國你得等五年。鄭華娟用一個個生活中真實發生的故事,讓我們發現,德國許多看似過於嚴苛、繁複的「秩序」與「規定」,其實都代表了德國人對人、動物的尊重與關懷。

而德國之所以擁有強大國力,正是因為他們在許多我們忽略、看不見的地方,下了許多意想不到的功夫。這一切,都值得我們深思與學習。就以作風平易近人的德國總理梅克爾來說吧,華娟從她身上觀察到的德國人思考。(推薦閱讀:

總理牌購物袋

媒體上報導著德國總理梅克爾是世上最有影響力的女性。對我這樣的家庭主婦而言,梅克爾讓我佩服的,不只是她能掌管一個國家,而是她還能在處理這麼多這麼多事之外,還有條理地掌管她自己的家。(同場加映:

我覺得能掌管自己的家,是世界上最難的事。因為掌管一個國家,可以依循各種規範,還有幕僚或許多外力的幫忙;但掌管一個家,而且是自己的家,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在這方面,我對於梅克爾的身體力行,真的感到很厲害啊!

梅克爾就是一位「做自己」的最佳代表,她對於「身體力行」很感到興趣。比如:她對自己在這麼高的職位上該做什麼知道得清清楚楚,她大可以利用職權使喚他人幫她做事。我想在亞洲,這是很普遍的「權利」,看看媒體上天天宣傳落伍的「少奶奶」觀念,便知道使喚人做事,是一種權利的象徵。

梅克爾不懂這個象徵,她喜歡親力親為,最讓世界媒體感興趣的就是:「她下了班,會提著很普通的購物袋,去超級市場買菜。」

當她被狗仔拍到在超市排著隊結帳時,對我而言,她顯示了幾個有趣的思考:

一、我是梅克爾,不管我的工作是什麼,下了班我就是梅克爾。

二、我要買自己喜歡的東西吃,我喜歡吃和用的東西,就在這樣一般人會去的超市裡,我和一般德國民眾沒什麼不同。

三、我對德國超市的產品很有信心。

四、我用我的方式過著我的生活。

這幾個簡單的堅持,是很強大的信心。當一個人可以獨立思考,就一定能對自己的生活有清楚的信念。這樣的信念會讓人找到對生活的樂趣,而不是等著使喚人,讓別人來管理你獨有的人生。

另外,梅克爾表現了她的腳踏實地,完全一如她科學家的求證精神,這就是思考的質量。而當思考有質量的時候,觀看世界就能有平等的理念。於是,你所面對的每一個人,都是與你一樣平等的,沒有職業的高低,只有是否專業。當人能這樣思考時,就會比較注重互相尊敬。(同場加映:

其實,梅克爾上超市買菜的照片,是多數德國人的生活寫照。德國人以能自己處理生活事物為驕傲,因為這是人長大成熟的最好證明。我剛剛結婚時,有一次吃飯時幫先生盛湯,結果婆婆很驚訝地問我:「他生病了嗎?」

我露出一臉問號的表情。

「如果他沒生病,妳為何要幫他盛湯?」婆婆不解地問。

原來,這個在亞洲表示親切的盛湯或夾菜給人的動作,在西方是對病人才會做的動作。自此以後,我才明白很多亞洲人認為好命的「被照顧」,在西方是要命的「不成熟」的表現。(推薦思考:

梅克爾的穿著打扮也是相當樸素,她的衣著都是好質料的得體服裝,她對於逛街買奢豪品的興趣缺缺,也不見她穿設計師品牌。下了班沒事就會回到租屋處,做做晚飯並好好睡覺。她如果到一般餐廳用餐,也沒有德國人會上前打擾她,因為沒上班時,她就過著一般民眾一樣的生活。

她最喜歡的活動就是觀賞藝文表演。買戲票、音樂會票或展覽入場券的事,大多由梅克爾的先生處理。梅克爾不需要任何人招待他們看戲、聽音樂會,他們以可以買票入場為榮,因為親自花錢來捧場,是對一位表演者最高的禮讚,梅克爾一定不可能放棄這稱讚藝術家的機會。

年輕時的梅克爾也很喜歡自助旅行,她揹著背包住青年客棧,也喜歡看足球賽。所以,只要是德國足球隊出戰的重要比賽,一定可看見梅克爾到現場加油的身影。

梅克爾的生活歷程,與任何一個德國正常成長的女性並無二致。她除了是德國的總理之外,許多德國人看她,就像看到自己的母親一樣。於是,梅克爾在德國有個䁥名:「媽咪」。她給多數德國人安心或管東管西的感覺,就像一個可以信任的媽媽。

她的平易近人和務實的個性,當然也惹惱了不少政敵。然而她卻又是正統訓練有素的科學家,研究的是先端的量子學,她思考的縝密及反應,有讓許多人無法跟上的敏捷,更別說要輕易用淺薄的立論來反對她。

梅克爾很少急促地表達意見,她說話總是有條有理。光是這一點,就讓我這個一急說話也急的人非常羨慕。梅克爾的先生也是德國大學的量子學教授,兩人同為一個領域的研究者,也真是天作之合啊!(推薦給你:

看到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女性的生活觀,你有什麼感想呢?

 

更多生活哲學,都在鄭華娟《溫柔的心,強大的力量:德國人的日常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