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者權益,被社會排斥、也被性別圈忽視?議題的輕重之分,讓「身體議題」時常淪為最不重要的一件事。社會說:你也可以做個快樂的胖子,但這終究是「其次」,誰讓「胖」只能惺惺相惜?為什麼身為一個胖子,永遠要看他人臉色?(延伸閱讀:

最近我受到台灣網站「女人迷」的約稿,要以我的個人背景談到人們對身體體型的爭辯。其實關於這個議題我之前已經談過很多次,我第一次在大陸網站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是乏人問津,後來重寫發了第二版,在大陸網站與女權專頁「性解放的學姊」發表以後得到些許的迴響,但是這些迴響還是少得可憐,大部份的人還是將目光著重在 LGBT 以及其他女性權益的議題上。

而事實上,根據性別運動圈(以下簡稱「性運圈」)的成員所言,就算跟性運圈的成員提到關於肥胖者的議題時,他們也是覺得「這屁點大的事情有什麼好討論的?」所以關於肥胖者歧視的議題,長期以來一直不被受到重視和討論,而每當有人在網路上提到肥胖者歧視和身體意識的問題時,都得不到別人的興趣,就讓這件事情沈沒在輿論的洪流中了。


(圖片來源:來源

因此每當我想提到肥胖者歧視的問題的時候,我常常是處在一種很灰心的狀態,因為肥胖者無論怎麼提及肥胖者受歧視的問題,得到得迴響永遠不及那些瘦身方法文以及嘲笑肥胖者的文章來的多。

而就算這件事情得到討論,也永遠都會有人跳出來說「即使這樣胖還是不健康」,要我們變瘦去適應社會——以「健康」為名目,而忽略肥胖者在社會上的困境。如果不接受這樣的價值觀,還會遭到眾人的非議,這種感覺就好像某種法西斯,我們只能順從這些標準,如果不順從,就不會有好下場。

其實肥胖權本身不是什麼爭議的東西,但是為什麼肥胖權的議題會變成一個爭議的議題,原因並不是在於肥胖權本身,而是社會大眾並不了解肥胖者的困境,認為人的體態一定要瘦才是正常現象,而沒有意識到自己對於肥胖者的歧視的問題。事實上,有很多人對於自己對肥胖的歧視是完全沒有意識可言,不但會覺得肥胖者想太多,甚至當你指出對方肥胖歧視時,他們還會氣得跳腳,他們還會覺得「我們哪有歧視?我們只是看不起胖子而已!」(同場加映:


(圖片來源:來源

當我聽到這種話的時候,我覺得好像本來想講什麼,但是突然被瘦子拿一顆饅頭塞進嘴巴一樣,即使有話想講,但在這種風氣下我也不能夠多說些什麼。我覺得這種感覺很恐怖,而且壓抑,因為明明自己活得很憋屈,但是我們卻連講出自己的生命經驗也沒有辦法。

事實上胖子所遭受的歧視真的是我們想太多嗎?當你身為一個胖子,在學校受到同學鄙夷的眼光以及露骨的優越感,這是我們想太多嗎?當你身為一個胖子,你在座位上被同學欺負到哭的時候,得來的不是老師的安慰,而是一句「你這麼胖哭起很奇怪」時,這難道是我們想太多嗎?當你身為一個胖子,希望在學校樂隊中擔任指揮的角色,但卻因為太胖,以「觀感很奇怪」當做理由回絕,這難道不是歧視嗎?

當你長大一點,試圖要讓大家知道自己有學識和幽默的那一面時,得來的不是肯定,而是瘦同學鄙夷的嘲笑和輕視,甚至為此感到厭惡,覺得你是一個假人,這難道是我們想太多嗎?特別是當你這麼胖這麼醜的情況下還擺出這樣的姿態,人們便更加厭惡,因為在他們眼中,胖的人怎麼可以有智慧呢?胖的人怎麼可以知性幽默呢?他們只會覺得,胖的人只能用樂觀的姿態遭受瘦子們的嘲笑、非議和打壓,快樂的成為一個活生生的笑話,作為一個胖子怎麼可以有有別於瘦子心目中不同的形象呢?

更不用說肥胖者在學校、職場受到的霸凌、惡作劇與歧視不勝枚舉,走在路上甚至還會突如其來遭受到陌生人的嗆聲,罵你很胖,罵你「我看到一團油在路上走」,在大學迎新博覽會對迎面而來的你講一句「怎麼來一個這麼醜的?」,甚至還會有人邊跟在你身後邊對你指指點點的。面對這些顯而易見的群體暴力,如此張揚和肆無忌憚,為什麼還會有人無視這些苦痛,將這世界對肥胖者的所有惡意推到「都是肥胖者想太多」?(推薦閱讀:

說句不好聽的話,這世界對胖子的惡意,是惡劣到幾乎到無恥的地步。我們肥胖者在這個瘦子掌權的世界,以「健康」的名義,被理所當然地受到瘦子的排擠、欺侮和揶揄,但是即使如此我們還不可以生氣,一旦生氣就變得更惹人厭,「更不上道」,因此我們被強迫以「樂觀」的態度去面對這些惡意,只能像個馬戲團的小丑一樣,生來就是要逗得瘦子哈哈大笑,並且成為瘦子眼中一個所謂「快樂」的胖子,我們不可以有自己的感情,我們不可以有自己的個性,我們不可以有智慧,去展現身為胖子不同的那一面。

當胖子很快樂嗎?當胖子一點都不快樂。但是胖子的不快樂來自哪裡?不是在於自己為什麼這麼胖,而是在於瘦子的無恥伎倆。然而當我們抗議這社會上來自瘦子的惡意時,我們卻要受到「不能接受自己胖」的罵名。

但,所謂的「接受自己胖」到底是什麼?也許對瘦子而言,這句「接受自己胖」的意思就是胖子意識到自己胖的狀態,並且為此瘦身,成為一個人人都能「賞心悅目」的「正常人」;否則,就要高興地接受來自四面八方不同的歧視和欺凌,在這個對胖子極端不友善的環境裡,當一個「快樂的胖子」。

到底要有多無恥才可以抱持這種心態活在這世界上,並且自鳴得意?這世界對胖子的惡意,只差沒有一個狂人要求把所有胖子關進集中營裡。

然而遺憾的是,儘管受到這麼多來自社會的壓迫,卻沒有半個肥胖者為此進行反抗,甚至當我提出要反抗這一點時,我卻要受到肥胖者的責怪和謾罵,並且當這件事情從來沒有發生過,而這個世界什麼都沒有改變,一切對肥胖者的惡意依舊還是隨著地球運轉。

瘦子們總是拿「健康」為名目合理化自己對肥胖者的霸凌,但卻從來沒有人站出來質疑瘦子的政治正確——難道我們可以因為一個人的不健康,所以對他有差別待遇?難道我們可以因為一個人的不健康,所以可以進行任何排擠或霸凌?難道我們可以因為一個人的不健康,就可以剝奪一個人的自尊,謀殺他的人格?難道我們可以因為一個人的不健康,他永遠要看其他人的臉色,而不能勇敢做自己?(延伸閱讀:

這個社會說胖子也可以很快樂,這個社會叫胖子「只能很快樂」,當胖子只能快樂變成一種政治正確,誰來替我們表達我們內心熊熊燃燒的憤怒?

胖子的不快樂來自哪裡?脂肪何辜?一切都是來自於眾人的輿論。

「為了健康還是要減肥啊。」

吃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