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週,世界在討論什麼?上週替你精選了英國衛報的熱門議題「當一位男子當面騷擾我13的女兒」,這週一起來看看赫芬頓郵報上的讀者投書,大尺寸模特兒 Kat Stroud 厭倦了世界總用質疑的眼光懷疑她與天菜老公間的關係,她走過自我懷疑的時刻,決心不要讓別人的質疑擋在相愛面前。她要讓世界有更多胖女孩的敘事,一起來看看她鏗鏘有力的投書翻譯!(推薦給你:

多數小女孩從小都聽過爸媽這樣的告誡,「如果你想像童話一樣有幸福結局,最好要讓自己的外貌吸引人,也不要吃得過胖。」這倒是很合理的解釋了為什麼我們很少在主流媒體的論述裡,看到大尺寸女人與天菜男人的故事,因為這社會叫我們深信「有吸引力、身材又好的男人就該跟有吸引力、身材又好的女人在一起。」

你從來不會看到大尺寸的公主跟白馬王子一起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Rebel Wilson 永遠跟 Brad Pitt 不會一起演愛情喜劇,胖子有胖子圈,瘦子有瘦子圈,這就是我們的世界。

多數的人都會同意,大尺寸模特兒被視為時尚圈裡的二等公民。我們被各式各樣的瘦身活動轟炸,找上我們的代言通常是整形手術或瀉藥,然後我們不意外的會被諸如 Project Harpoon 或 Thinner Beauty 等一類厭惡胖子的社群騷擾。

推薦閱讀:大尺碼模特兒與黑人女模證明:紐約時裝周,你不該只關注美麗與時尚)

社會從小就用各種方式恐嚇胖女孩(也同時告誡我們不要成為胖女孩),在電視上我們看見胖女孩經常是被班上排擠的那一位,人們惡意朝她丟擲石頭、番茄、雞蛋或仇恨語言,胖女孩的背影總孤單得悽涼。觸目所及的所有傳播管道都告訴她,「你與『美麗』的距離太遠,人們並不愛你,當他們說愛時,更多時候是別有居心。」


醜女大翻身劇照

於是我們好像就習慣了,印象中的那些螢幕胖女孩,不是非得「醜女大翻身」瘦下來向大家雪恥,就是得被貼上「胖女孩心地很善良」的二分標籤等著遇上另一個同樣善良的胖男孩。社會用反覆的語言訴說,胖女孩不值得同等被愛。於是自由戀愛一百年後才不自由,人們的眼光就是昔日的門第,評斷著A與B夠不夠格在一起。

而當我們以二元的維度觀看世界,受害的從不只是胖女孩,也包含被視為理所當然就能 Take it all 的瘦女孩。一個標準,深切地迫害著不同族群的日常生活。沒有誰真的是既得利益者。

或許我們早該跳脫胖、瘦、美、醜的二元相對論,深知相愛與相遇從不只是交換條件,他人的眼光不足以決定我們相愛的模樣。藉由 Kat Stroud 的告白,我們更想看到社會容納更多相愛的可能,擁抱更多逸散框架之外的情慾想像,訴說更多條件歸零依然愛著的敘事。(同場加映:跳脫美醜相對論!Lizzie Velasquez:「別叫我世界最醜的女人」)

直到那一天,我們才能心無芥蒂地說,我愛你,只因為你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