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有一場剛落幕的婚禮,新郎身披彩虹旗進場、新娘手捧花椰菜當捧花,在婚宴現場放上彩虹旗,他們是一對基督徒新婚夫婦,在長老教會裡舉辦婚宴,做出終身廝守的承諾,同時也對社會現況發聲表達不滿。他們的這場婚禮其實也是一場性別革命,分享他們的婚禮致詞給你!(推薦閱讀:那些年,不能結婚的男人與女人

謝謝大家今天來到這裡為我們的婚姻擺上祝福。


本圖片經攝影者 Albert Tzeng 授權使用

今天我們結婚了。有人會說這是對國家的貢獻。因為台灣的結婚率越來越低,出生率也越來越低,而且是達到世界最低。大家可能還記得,雙北市長柯文哲前一陣子說「未婚男女,是國安問題」。我覺得應該反過來說,因為台灣有很多問題已達國安等級,使得年輕男女難以步入婚姻,甚至難以生活。(推薦思考:

我們每天努力工作討生活。為了不失業,許多成為高工時低薪水的「窮忙族」;或是沒有勞健保的派遣工。我們也曾努力學習、培養自己,但沈重的學費和學貸,可能到現在還壓得我們喘不過氣。同時間,超高的房價,更讓我們難以成立穩定的家庭。幸運的話,爸媽是有退休金且身體是健康的,那還不用擔心。但若是沒有退休金,身體又因工安問題而損壞的勞工父母呢?這樣的經濟條件,誰敢結婚?誰還有資源去生養下一代?

今天,我很幸運還有點資源可以結婚,而且是在這一間華麗的教會,受眾人的祝福而成婚。然而,社會上有更多更弱勢的少數群體:同性戀、跨性別者、原住民、新移民、身心障礙者、關廠工人、被資遣的人、老家被徵收而迫遷的人……他們不只承受更大的痛苦,更得忍受各種歧視、偏見或剝削。

就算我們不是這些少數群體,我們依然面對著一個殘破的國家。面臨中國入侵的威脅、憲法條文相互扞格、行政系統失靈、食安崩盤、產業無法轉型和升級、水資源被嚴重破壞、經濟越來越仰賴敵國、核廢料不知道怎麼處理、國債破表、年金破產、醫療體系崩壞……(推薦閱讀:

這是實實在在的台灣,是我們在婚宴結束步出教會之後,迎向我們的台灣。這些問題相互糾纏,將挑戰你我的婚姻品質,癱瘓家庭、窒息生命、甚至粉碎我們的國家。

所以,在這婚禮祝福的時刻,我希望能開展出更大的視野,將婚姻的祝福,轉化成對我們國家的祝福。祝福不是說說就好,而是要展現台灣在四百年殖民的痛苦之下,依然存在的信念與反抗力。

我相信,政治可以改變這一切。兩個月之後就有一場選舉,大家一定要去投票。不過我說的政治,不只是這四年一次的選舉。政治,是我們每日生活的一部分。作為受雇者,我們可以組織工會,爭取更好的待遇,捍衛勞動權益、強化協商平台。我們的周遭都有弱勢者,我們可以團結起來,爭取平等的教育、就業、財產、福利……還有……婚姻。(推薦參考:

是的。婚姻就是政治。身為今天的新郎倌,我要從婚姻來談更好的政治。

挹芬和我愛著彼此,我們要結婚,得到祝福與證婚。可是,在座的各位之中,有許多比我們更深愛著彼此的朋友,可是他們不能結婚,僅僅因為他們是同性。

他們不僅得不到祝福,還會罵是毀家滅國、不知羞恥、招致滅亡、道德敗壞、基因突變、對社會無公共利益、要被改變或被恢復……。是的,這些都來自護家盟的標語或發言。這不只是在反對同性結婚、領養,或是同性性行為而已,每一場遊行、每一個步伐、每一扇旗幟、每一張文宣、每一則聲明,都像是在對同志朋友們說:『你們不值得一段被祝福與支持的生命』。(推薦閱讀:

在這祝福的時刻想起這些,真的很痛心。我認為,沒有人的生命應該被這樣抹煞。婚姻不只是私人的事,更是一個制度,讓相愛的人,在彼此承諾後,獲得法律的保障。挹芬和我到戶政機關做登記,就可以保有醫療、賦稅、勞動、社福、繼承、扶養、訴訟地位等保障。但在場有許多更相愛的朋友,更有能力照顧弟兄姊妹,卻不被允許結婚;而在場也有許多朋友,反對我們這些相愛的朋友結婚。縱使你們並不認識彼此,但是我們之中許多人應得的幸福,卻因我們之中另一群人,而無法得到。

今天是結合的日子,因此我不是要挑起挺同與反同的對立,而是想讓大家了解到,我們要改變政治,而政治,就在這裡。

而這個改變,更是奠基在我們的信仰裡。耶穌最大的戒命,「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我們的上帝。其次也相倣,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個精隨到底是什麼?猶太人與外邦人、公民與奴隸、白人與黑人、貴族與平民、異性與同性……千百年來,許多基督徒想盡辦法阻止人結婚,但這是耶穌最大的戒命所說道的愛人如己嗎?What will Jesus do?

身為今天的新郎,身為一位基督徒,我認為耶穌的愛,就是要打破歧視,不要因為性行為的方式不同,就歧視別人的愛、承諾、以及婚姻。全人類有將近一成的人口是同志,在座的比例可能更高。但我要說,即便今天只有一個人是同志,任誰也不該被剝奪他結婚的權利。(推薦閱讀:

這裡是台灣,我們相信人權、我們相信平等。這裡是長老教會,我們相信公義。長老教會的信仰告白裡說,要「使受壓制的人得自由、平等」。今天我結婚了,我接下來也會有孩子,我不知道我將來的孩子的性傾向是什麼,但我也希望他可以成長在一個公義、自由、平等、不互相歧視的教會、社會以及國家。

關懷同志朋友,只是展現博愛精神的第一步。而修法讓真心相愛的人可以結婚,更是避免以法律來鞏固不該存在的社會歧視。修法其實也不必然會完全消除這些歧視,但可以大幅降低歧視繼續被複製。有了結婚的權利,也不必然要結婚,但這是人本來就該有的平等。不只是結婚,還有相應的家庭、繼承、緊急醫療、救護同意權等。

我可以保證,同志朋友結婚了,太陽還是會準時從東邊升起,孩子們依然是活得好好的,各位的信用卡帳單不會爆增、不會全身泡疹、也不會有蟾蜍爬身上、淡水河也不會變成血紅色,我們的生活還是會照常下去,而與此同時,全國有至少十分之一的人,會過得更幸福。

謝謝大家聽我說了這麼多,然後也沒有人大聲呼喊著,彷彿要驅逐我身上的邪靈撒旦。

我希望我們有更好的婚姻,我希望和我一樣相愛的人也能結婚,我希望每個人的婚姻都能幸福。而這些幸福不是婚禮上的祝福就夠了,而是奠基在我們所展現的行動,要走入政治,爭取更好的生活。爭取婚姻平權只是第一步,後面還有更多的議題等著我們去參與。(同場加映:

走入政治並不難,街上這麼多社會運動,我們都可以參與。我們不會孤單,我們將會聽到回音,我們將會找到同伴。大家的分工合作,我們會看到曙光,藉此摸清週遭的現實與資源。於是我們將看到方向。有了方向,我們可以定目標。有了目標,我們可以定時程。有了時程就可以執行,於是政治將逐漸往我們希望的方向發展。

且讓我把各位的祝福,轉化為對同志朋友,以及對整個國家的祝福。願我們的未來,充滿公義、平安與喜樂。 謝謝大家。

本文經作者吳奕辰同意轉載,原文請點婚宴致詞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