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歲,是人生下個階段的開頭了。告別了二十幾歲那個有些稚嫩、有些迷惘、有些不可一世的樣貌,三十歲,在經歷人生角色的轉換、職場的磨練,我們變得更沈穩、更確信自己的方向。來一起看看,跨過三十歲後的葉揚,是怎麼迎接自己的新開始,如何在其中,過得自在愜意。(推薦閱讀:孩子出生讓世界全改變:「當了媽媽以後,要熱愛疼痛」

嘿,小聲一點。 不用誰說我也知道,三十歲在那邊,探頭探腦地露出尖尖的耳朵。三十歲是什麼?那是很毒的食物嗎?那是很大的妖怪嗎?有令人害怕的細長牙齒嗎? 如果還沒有三十歲,妳是不會明白的。

我想起那個故事。 在一個天氣晴朗的秋天,愛麗絲和姊姊一起坐在正飄著落葉的大樹下看書。這時,一隻兔子邊看著懷錶,一邊跑過樹邊。「不好了,會遲到!」兔子說。「這真是隻奇怪的兔子,我跟去看看怎麼回事。」愛麗絲好奇的跟了過去。兔子縱身一跳,消失在洞穴裏。

三十歲,就像那隻兔子,跳進一個洞裡面,那個洞漆黑深邃,或許沒有回頭的路。

三十歲的那一年,我結了婚,兩年後生了一個小男生。 結婚的那一天,我戴著長長的假睫毛,拖著白色的裙襬,對著賓客傻笑揮手。那個時候的我,以為婚姻就像禮服一樣,白色的裡面還是白色,蕾絲的後面接著蕾絲。 我離開爸爸媽媽,搬進一個新家,跟一個男人生活在一起。好多人問我,生活變得哪裡不同。我說,當我回首過去,我的一分一秒,已經沒有一點相同。(推薦閱讀:結婚才能加入「成功俱樂部」?單身或結婚,我從來都不屬於誰

生產的前兩周,我異於常人地發奮工作,原因無他,只是這份工作是我唯一擅長的事,夜深人靜時,我腰痠入骨,只能窩在沙發上,六神無主,搜尋著生產的相關訊息。我還上了內政部的網站,查詢單年度在台灣因妊娠而死亡的人數。

嘿,三十歲就是這樣,你很害怕,你很無助,可是你長大了不能隨便把心裡的話跟別人說。

生產的那一天,我痛得哇哇叫,沒有人告訴我要怎麼撐過這一段,怎麼面對未知的恐懼,麻醉師替我在脊椎上打了無痛分娩針,壓力頓時減輕,我的下半身好像突然變成了別人的,有另一個軀殼,替我承受了痛楚。

可惜那無痛針不是天天都有,生完孩子的整整一個多月,我覺得全身上下都破破碎碎。我站在鏡子前,有一些僵直,有一些鬆弛,很多地方都不是那麼美好,幸好我疼愛那些瑕疵,那些瑕疵證明了我從那場戰役光榮地回來了,我的寶寶眨著濕濕的睫毛,躺在我的身旁,那麼多的不足之處,我把它看成甜甜圈中間的那個洞,有其存在之必要。(孩子就是最大的幸福:大 S 寫在結婚後:「幸福是遇到一個人,你想生他的孩子」

我變了。 最明顯的,便是放在床頭的一本小說要分五十次才能看完,經常記不住主角人物的身世背景,只好往前翻頁重新再看。因為到了三十歲,我計較起剩下的日子,我明白不論多厲害,終究作不完所有的事,看不完所有的電影,為了節省時間,我不再怨恨誰,不太因為委屈就淚流滿面,對於人生,關於理想的設定,我從超人心態退役下來,計算著油量與承載量,變成實事求是的駕駛。

我變了。 從一個人,變成兩個人,然後三個人。 寶寶睡著的時候,我擔心他會呼吸中止,幾分鐘就探頭查看,寶寶喝奶的時候,我擔心他噎著,拍嗝沒拍出來,就只好在夜裡直直地抱著在客廳裡愣愣地閒逛,我還沒有信心,自己能順利養大一個孩子,大部分的時候,我睡眠不足滿身大汗,覺得自己像一支馬戲團的大象,小小的木樁,把我栓得緊緊的走也走不開。

你問我喜不喜歡這些? 我告訴你,這不是我人生最輕鬆的時刻,我是新手媽媽,也是一個職業婦女,每天早上起床,總要立即就戰備位置,把化妝的時間改成餵奶,然後在捷運車廂裡望著玻璃的倒影匆匆梳頭,在重要會議中,我經常不自然地瞪著對方,以免一不小心就呼呼睡著。(也推薦你:新手媽媽的告白:成為母親後,我學到的事

但我有一種從未有過的清明,我知道這是我要的。 在鏡子前面,我張開眼睛,看見我心甘情願的表情。

當然不容易,還好我的心甘情願和我,背靠背,組成一支堅強的小隊。

替女人迷寫了一篇關於三十歲的想法。當初29歲的時候,我好焦慮,可是兩腳跨過來以後,覺得一切都蠻愜意的嘛。想起當初的我,有一陣子一直叨念,我就要三十歲了,完蛋完蛋,還被彼得問,你到底緊張什麼,又不是三十歲那天就要死掉了嘛。

女人真辛苦,男人滿三十歲時都是抬頭挺胸的吧。

親愛的女人,記得要時時愛自己,30是個美麗起點。歡迎在這裡看更多別人的心情。

讓女人迷跟葉揚與妳一起【女人30從芯開始,女人迷強芯針處方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