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以《16個夏天》拿下金鐘獎最佳女配角的許瑋甯出道12年,熬到近幾天終於越來越多人看見她的努力、作為演員的專業。現在的許瑋甯,更懂得自己喜歡的生活、人生的節奏!一起來認識這位個性有點倔、不輕易認輸的女孩!(推薦閱讀:

愛看書、愛貓、愛喝小酒、愛旅行、愛哭、愛小孩、愛家人……,一旦決定投入一段感情之後,可以愛很久很久,可以堅持到最後,仍舊很愛很愛很愛。

不愛被 push、不愛被限制、不愛分離的感覺、不愛跟充滿負面情緒的人相處、不愛那個,老是不知道該如何跟人自在相處的自己。入行多年的許瑋甯,近兩年來終於慢慢展露了她做為演員的光芒,笑說自己就是需要一個慢慢來的人,不管是工作,或者感情,都一樣。

許瑋甯和制式的以為有著很大的落差,以為她隨興,她卻其實在一個又一個的在乎中,把自己層層框限著;以為她開放,但腦子裡思前想後,不輕易開啟感情的門;以為她是個大快活,然而骨子裡卻深沈著底線的悲觀;以為她貪戀刺激、愛冒險,可始終她追尋的是安穩;以為她充滿自信,在人群中落落大方地游刃有餘,但也許一臉微笑的鎮定,心下其實手足無措……,以為她愛shopping,那天拍攝結束之後,刻意留下個半天,刻意將最後的拍攝場景安排在巴黎瑪黑,刻意讓她有機會在密集的大小店中瞎個盡興,發現她站在一串長龍後,耐心的排著隊這……,不是才剛吃飽嗎。我想試試看味道。她排的隊伍是猶太口袋餅。

甫以《16個夏天》贏得今年金鐘獎最佳女配角,許瑋甯這兩年拼得緊,電影《相愛的七種設計》、《想飛》、《失控謊言》、《紅衣小女孩》,電視劇《麻醉風暴》、《閱讀時光─世紀末的華麗》,不僅作品一部接一部,更成功走出富家女的角色類型,踏進更廣闊的表演世界中。(推薦閱讀:

而就像她的慢熱性格,「慢」這字彷彿她人生的基調,對人慢熱,之於感情、之於工作也是一樣。就是得要賺正財。她笑。必須得腳踏實地,慢慢慢慢的。

許瑋甯一路的過程,很磨,從小莫名的就喜歡表演,高中、大學念的也是戲劇,明明懷抱著滿腔熱血,但,沒有機會。剛入行時候,大家說她,不適合演戲啦,開始演戲之後,模特兒嘛,漂漂亮亮的,陪襯一下就好了。那個陪襯是真的很陪襯那種哦。我不是介意角色的大小,我沒有女主角的夢,但可不可以給我一個很酷的角色,邊邊角角的都行,你讓我試嘛。然而無論怎麼爭取、怎麼努力,仍舊被大家腦子裡的既定印象給定位,始終被打回票。

當然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我也真的不會演戲,我以為我很會,覺得還蠻抓得到導演要的感覺,覺得我有個六十分,差不多了,當時的我,分不清楚六十分跟八十分的差異是什麼。在被標籤的定位下,她挫折、沮喪,甚至懷疑自己。因為是混血兒嗎?那我去把頭髮染黑好了,這樣看起來比較像個亞洲人,是不是就跟大家都一樣了。仍舊不被接受。那,我要不要去做些叛逆的事,讓大家知道,我其實不是個大小姐……,還是不行,算了算了,不要就不要,火大了就又去把頭髮染得很淺。那段時間,我失去了方向。

很多事情是在經過之後才發現它的意義,因為嘗試去做過一些無謂的事,於是明白真正重要的。慌亂過後她回歸自我,人家不要你,你就多充實自己,多看電影多看書,把自己增強了之後,未來你才有能力打,如果你不去增強自己,當有一天機會來臨時,你在那邊叛逆任性都沒有用。(延伸閱讀:

事過境遷後可以說得雲淡風清,然而等待著一個不確定是否能夠擁有的未來卻其實煎熬,她不諱言幾度都想放棄了,終究堅持,是因為骨子裡那很拗的脾氣,我就是不想服輸。那段時間的磨,讓我知道我必須付出更多的時間更多的努力,才能夠打破大家對我的制式印象,才能往更高的分數去,那段時間的熬,讓我更清楚的看見了自己,看見自己要與不要的,愛,與不愛的。

在看見的過程中,逐步放開自己,許瑋甯說自己一直在尋找一把鑰匙,那把鑰匙能夠讓她成為她夢想中的人:熱情、有魅力,同時風趣幽默的女生,在任何環境中都可以自在的做自己,她渴望在不久的未來,她可以對自己說,我找到鑰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