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玫瑰》、《軍中樂園》、《青田街一號》,萬茜用演技展現了演員極大的彈性。但她卻說自己最討厭「演」,因為她是用生命理解、消化劇本角色,再付諸行動,演活每一個人物。(你會想知道:《丹麥女孩》艾迪瑞德曼扮女裝!三位為戲突破的新生代演員

TEXT/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PHOTO/Marie Claire 美麗佳人

身為專業演員,萬茜卻說自己最討厭「演」,因為她用生命理解與體悟劇本描述的角色,再靠一顆心讓角色活轉……

《紅樓夢》的「十二金釵」無論相貌、脾性均大不同,少有演員能夠同時於演技和扮相兩個層面勝任其中的多個角色。不過,想像萬茜飾演孤傲羸弱的林黛玉、端莊大器的薛寶釵、豪邁爽朗的史湘雲、甚至精明潑辣的王熙鳳,似乎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推薦給你:紅樓夢「美」的精神:國光新編京劇《探春》沒提的女人英氣

她的演技當然沒話說──去年才以《軍中樂園》的妮妮一角奪下金馬獎最佳女配角獎,至於扮相,萬茜有一張精緻漂亮但極容易「雕塑」的臉蛋,只要妝容隨角色的特質適度調整,她便可化身瀟湘妃子或蘅蕪君,置身大觀園裡與眾姐妹詠菊啖蟹。

因叛逆走上演藝之路

事實上,萬茜在今年的作品《青田街一號》中,便展現了自在駕馭多個不同角色的驚人本事,連她自己都大呼過癮。她演一個叫林香的通靈者──正常情況下是個甜甜的、可愛的普通女人,一旦被附身,從表情、語音、到肢體動作必須頃刻間轉換,眨個眼就變成老鬼、女鬼、賭鬼、色鬼等等。她的拿捏恰到好處,絲毫沒有給觀眾「演」的違和感,舉重若輕的功力的確非凡。

「我是個相對理智的人,」她操著一口京片子說,「通常,我拿到劇本後會先分析人物,尋找屬於劇中人的調性,因為不同性格的人處理事情的態度和方法都不一樣。等我把這個人『吃透』了,進到劇組便把這些東西全部扔掉,因為它已經是我的了,接下來就用情感進行表演。」

如同對岸大多數演員,萬茜亦是科班出身;不過,她並非從小就熱愛戲劇,而是為了一個頗好笑的原因選擇就讀上海戲劇學院。「爸媽管教非常嚴格,我從小被打大的,」她笑著解釋,「跑到上海純粹是搞叛逆──心理層面的叛逆,不是行為方面的離經叛道,想離開家越遠越好。」她原本在長沙念中學,但老覺得還是距離家鄉湖南益陽太近,所以報考上海的學校;「收到入學通知時,我心裡頭想的不是『耶!我中了』,而是『哇噢!我可以獨立生活了』。上了大學,才在學習過程中慢慢喜歡上表演,覺得很有意思。我特別喜歡話劇,直到現在,話劇舞台對我而言仍舊是個神聖的地方,我非常希望能在舞台上和好導演、好演員碰撞。」(你會想知道:賴雅妍:用全身的力氣演戲,才能叫做演員

想耍壞不想裝嫩

出道至今,萬茜大多拍電視劇,大銀幕作品相對較少,但她的電影都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其實,我對電影只有粗略的了解,沒有發言權。就我個人來說,電視屬於快速進行的工作,拍電影讓演員可以擁有更多時間雕琢角色,其餘沒什麼差別。」

此外,她截至目前為止的五部電影中,有三部與台灣男星合作──《柳如是》的秦漢,《軍中樂園》的阮經天,以及《青田街一號》的張孝全。「兩地表演習慣很不同,」萬茜表示,「和台灣男演員對戲的時候,我必須把自己切換到另一個檔位,否則會格格不入。『聲台形表』──聲音、台詞、形體、表演,是我們在學校的必修課程,但有時卻形成一種束縛或包袱。有些台灣演員雖然沒受過學校訓練,但生活化的演法反而自然,看了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