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多國家通過同志婚姻合法化,但是世界還有一些角落,被愛悄悄地遺忘著。讓我們一窺神秘的中東,儘管經歷過恐懼、無助、傷痛,卻仍然相信愛的所在。(那台灣呢?愛的街頭宣言!四個屬於台灣的同志進程

在巴格達的一場恐同暴力攻擊事件中,他們用榔頭重捶我的睪丸、用電線勒住我的脖子、用金屬物刺穿我的下巴──納瑟(Nasser)

納瑟的男友最終喪命在這場慘無人寰的攻擊事件裡,納瑟本人則奄奄一息地被棄置在巴格達近郊的一個垃圾處理場。這只是中東地區每天數以千計針對 LGBT 族群(女同志、男同志、雙性戀和變性人)的攻擊事件的冰山一角而已,儘管納瑟最終存活下來並成功地逃到土耳其尋求聯合國的難民庇護,但其他跟他有相同遭遇的人可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中東地區向來因宗教和文化問題對 LGBT 族群非常不友善,全球7個將同志性行為列為最重可處死刑的國家就有四個位在中東地區,然而隨著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崛起並控制伊拉克和敘利亞的大片區域,LGBT 族群在中東的人權狀況更是每下愈況。單單2014年,伊斯蘭國就發布了將同志從大樓樓頂丟下、石刑等等人神共憤的影片。(關心世界:五分鐘洞見世界:穆斯林男同志遭逼婚,我們有相愛結婚的自由嗎?

LGBT 族群人權狀況的惡化,也逼使聯合國召開了有史以來第一次針對 LGBT 族群人權問題的會議。儘管會議宗旨,是要討論伊斯蘭國如何殘暴地對待其控制區內的 LGBT 族群,然本文認為,改善該地區性少數族群的人權狀況,最根本的方法是將其放置在宗教乃至殖民、族群、政治經濟等更恢弘的脈絡下去處理。

伊斯蘭教作為和基督教、猶太教同源的亞伯拉罕宗教,古蘭經裡同樣記載了同志性行為是一個不可饒恕的罪刑的文句。儘管如此,受限於伊斯蘭教更為嚴格的男女隔離教條,中世紀一直到前現代的阿拉伯世界,同志文學和同志性行為甚至比同時期的歐洲來得活躍,甚至連英國文豪王爾德都曾逃離保守恐同的維多利亞時期英國,前往對同志更為寬容、開放的阿拉伯地區「朝聖」。

然而隨著西方的殖民和侵略,西方勢力的進逼迫使原本多元開放的阿拉伯地區,逐漸成為保守激進的伊斯蘭價值捍衛者,而西方現代性的傳入也一併將西歐當時的恐同、同志性行為有罪等思想傳入阿拉伯地區。從此,原本自由的社會風氣已不再復返。(你會想知道:當西班牙為同志大遊行高歌,台灣同志的光在哪裡?

圖片說明:Abu Nuwas,阿拉伯第一名同志詩人
圖片說明:Abu Nuwas,阿拉伯第一名同志詩人(圖片來源:來源

波斯灣地區


圖片來源:洞見國際事務評論網。整理:林敬博、製作:李厚穎

根據國際男女同志協會(International Lesbian and Gay Association),現在世上7個仍將同志性行為列為最重可處死刑的國家,就有四個位在中東地區:沙烏地阿拉伯、伊朗、葉門、阿富汗。區域內其他國家,包括阿聯酋和卡達等,儘管同志性行為不會遭受死刑,同志性行為可能會導致入獄或罰款。

2010年卡達成功獲得2022世足賽主辦權時,人權組織曾質疑同志球迷可能會因觸犯當地法條而入獄。中東地區另一大國─埃及,過去穆巴拉克執政時期埃及對同志較為開放,但自從塞西軍政府上台後,埃及社會政治分為漸趨保守。同志性行為在埃及屬合法,但同志可能會被控「放蕩背德」而入獄。單在2014年就有超過150名男性因此被逮捕下獄。

去年9月,有8名男子因參加在尼羅河上舉辦的同志婚禮而被逮捕,他們都被判1年徒刑。原本在中世紀繁榮多元的阿拉伯地區,因為反對西方全面高舉保守、伊斯蘭教條。現在的波斯灣地區,女權、性少數族群人權的低落已不再是新聞。

伊朗──同志墳場

要在伊朗生活不管用甚麼方法都不可能──亞坎(Arkan),伊朗變性人


圖片說明:伊朗變性人亞坎(Arkan)在土耳其中部等待難民庇護時與女友在 skpye 上聊天(圖片來源:來源

做為區域內足以跟沙烏地阿拉伯分庭抗禮的神權國家,伊朗對 LGBT 族群的態度可說是惡名昭彰,不僅前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演講時公然表示,伊朗境內沒有半名同志引來全場噓聲不斷;伊朗大使也曾在聯合國人權會議上,宣布伊朗斷然不會接受同志這樣的「生活方式」。

如此仇視同志族群的社會氛圍,伊朗成為全球處死最多同志的國家也不太令人驚訝,從1979伊斯蘭革命以來伊朗已處決超過近4000名同志,除了將同志判刑、入獄外,伊朗也對同志採取強迫變性的手段來「矯正」他們同志傾向。伊朗是全球僅次於泰國執行最多變性手術的國家,政府甚至負擔手術一半的補助、在身分證上也可以改性別,然而這樣卻不代表伊朗社會對性別認同有障礙、或是拌裝的變性人就很開放和接受。

在伊朗,若是已經被醫生診斷性別認同障礙、或是有拌裝慾望的男/女,並沒有權力選擇他們要不要接受變性手術,因為若不接受,他們將因同志行為判刑,在這樣面對家庭、社會到國家系統性的歧視和排擠,伊朗 LGBT 族群人權的低落需要被世人所了解,而伊朗也因此成為土耳其因性傾向逃亡的政治難民中最大的來源國。(你會想知道:「我們,就是靈魂找不到家」變性人小南的故事

土耳其、以色列──沙漠裡的一抹彩虹

儘管整個中東地區在地理上和心理上好像是 LGBT 族群的沙漠,但幸好有土耳其和以色列給當地的 LGBT 族群希望。土耳其早在1858年鄂圖曼時代就對同志性行為除罪化了,土耳其共和國成立以來,嚴守政教分離和西化傳統的土耳其,國家社會對 LGBT 族群的歧視和霸凌,遠沒有地區內其他伊斯蘭兄弟嚴重。

1951年土耳其甚至簽署條約,內容載明難民將可因為性傾向等因素向土耳其尋求政治庇護,土耳其更是全球唯一一個舉行同志遊行的穆斯林國家,伊斯坦堡與安卡拉分別在2003年和2008年舉辦其第一場的同志遊行。然而儘管同志在法律上獲得了承認,但土耳其至今並沒有一部法律保護 LGBT 族群免於被歧視、騷擾、因出櫃而被開除、跟家庭決裂等危險。土耳其的 LGBT 族群在土耳其社會裡仍然持續面對恐同的歧視和騷擾。

2015年土耳其國會大選出現史上第一個同志候選人,Baris Sulu,政見就包含性別平等法。土耳其儘管在 LGBT 族群的人權待遇上還有許多改善的空間,但毫無疑問,他已成為全球伊斯蘭國家 LGBT 運動中的先驅,並將持續成為廣大穆斯林 LGBT 世界裡明亮的那把火炬。

以色列因其種族和宗教,在一片伊斯蘭土地的中東獨樹一格。雖以猶太教立國,但以色列在社會政治上對 LGBT 族群的開放與寬容,可是堪比許多歐洲國家。LGBT 族群在以色列的人權條件不僅在中東最先進、在亞洲也是最進步的一國。以色列是亞洲唯一一個承認同性伴侶「民事結合」的國家,並在法律上享有與異性婚姻配偶等同的法律權利和地位。儘管因為宗教部的反對,以色列尚未開放同志婚姻,但在其他國家舉行的同志婚姻獲得以色列承認,同志配偶回以色列後婚姻地位得到承認並將獲法律保障。

2008年開始以色列也開放同志配偶領養小孩,這甚至超前許多歐洲國家。以色列最大城特拉維夫從2000年來對同志的開放,使得他成為全球各地同志的朝聖之地,更讓他獲得「中東同志首都」的稱號,更在2011年被全球 LGBT 遊客票選為全球最佳同志城市。雖然 LGBT 運動在以色列開出了中東地區最絢麗的花朵,卻因為以色列與週邊國家長久以來的衝突和宗教民族的分歧而無法向外影響。LGBT 運動在以色列正如同其國家一樣,是如此的獨樹一格卻又如此脆弱。(推薦給你:「家,是用愛打造的」同志養育的孩子告訴你什麼叫愛

奔向自由

儘管中東地區對 LGBT 族群的歧視和迫害如此嚴重,仍然有勇敢的 LGBT 族群願意獻身自我去改變這樣的現實。礙於現實,這樣的組織只能出現在更多元的西方國家,而參與者大多是因性傾向而移民的難民或是移民第二代。

一是在其本國內,LGBT 族群無法獲得組織和經驗的奧援,勢單力薄的處境在如此恐同的環境反而容易受到殲滅;二是只有在更多元、更多論述的西方國家,他們才可以學習最新、最先進的性別論述,並把自己母國的情況介紹給世界知道,結合各國的力量,才能匯聚成更大的運動去影響其母國。目前在西方有兩大穆斯林 LGBT 組織,一是在美國的 Al-Fatiha 組織,另一是在英國的 Imaan,然而他們仍時不時收到對組織成員生命威脅的訊息。

處在如此艱困險惡的環境,中東的 LGBT 民眾除了逃離母國,朝更自由更能保護自我的國度似乎是唯一可以讓他們安全活下來的辦法。攝影師 Bradley Secker 在他的攝影集裡記錄的,LGBT 民眾逃離母國至土耳其和敘利亞,等待聯合國難民庇護的過程,其中有男同志攝影師、老師、變性人情侶、男同志情侶、女同志情侶、從恐同攻擊事件裡存活下來的情侶等等。

在這攝影集裡面,我們看到他們在過去黑暗歲月裡的惶恐、無助,除了生理上可見的傷外、心裡上的傷更是無以估量。等待難民身分確認的徬徨、最終可以至第三國家重新展開生活的喜悅與激動,每張照片呈現的臉孔不再是穆斯林、伊朗人、男同志、女同志,撕下這些標籤,他們跟我們一樣有血有肉、有愛人和被愛的慾望、有安身立命的夢想。最重要的是,他們跟我們一樣都值得活在一個無憂無懼的社會。(愛,沒有距離:為愛發聲!世界各地不分性別的深情攝影集


圖片說明:土耳其的男同志難民(圖片來源:來源

逃離之後?

今年以來,歐洲難民潮席捲全球所有新聞版面,我們看到這些難民的無助、驚恐而感到震驚難過;然而長久以來,來自中東的同志難民,一直是被全球媒體和國際組織忽略的議題。當我們討論這場二戰以來歐洲最大難民問題的時候,我們該瞭解其中的一部分人,是在其母國都會被歧視排擠的 LGBT 族群。當他們逃到語言不通甚至對他們有敵意的陌生社會時,他們最終可能會成為移民社會和移入國當地社會雙重的邊緣者。

在 BBC 紀錄片 gay muslim 中,他們採訪記錄了在英國穆斯林移民社群裡,男/女同志所面對的情況。在片中,穆斯林男/女同志在英國移民社會遭受的處境,跟他們在母國遭遇的處境有過之而無不及。儘管英國社會對同志的開放讓他們可以更自由地談戀愛、活出自我,但在一個以基督教為主的社會裡,穆斯林移民不可避免地組成更緊密和更村落化的社群,宗教也成為穆斯林移民社會維持自我認同的一個重要工具,生活在這個更保守、居民情感聯繫更緊密的移民社群,同志身分對這些穆斯林移民而言仍然是一個不能明言的身分。

從女權一直到性少數族群的人權,伊斯蘭諸國在世界各國幾乎都是末段班。在聯合國人權大會2011年表決通過的 LGBT 人權宣言裡,反對的幾乎都是伊斯蘭諸國,但我們不該讓世人對伊斯蘭教的印象,除了恐怖組織外,就是停留在對女人和性少數族群的壓迫。世人該瞭解伊斯蘭世界在中世紀的繁榮進步,但最該記住這段歷史的,就是世上全體穆斯林族群。

只有明瞭唯有重拾多元自由的伊斯蘭風氣,而不是保守僵化的教條,才是使社會進步、甚至富強的不二法門,伊斯蘭國家才能跟上世界進步的潮流,同時,西方諸國也應該立即停止對中東地區神權、保守獨裁政權的支持,願彩虹旗有天能真正在中東地區飄揚。

參考資料

〉〉Bradley Secker攝影集
〉〉國際男女同志人權委員會
〉〉LGBT in Islam
〉〉BBC紀錄片 Gay Musl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