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的專題【裸,最美麗的語言】我們談論身體的自由與傷痛。作者海苔熊談起記憶裡的刀子,關於性侵後的傷口以及漫漫的復原之路,從來都不容易,背後有更多受害者與自己身體的對話,那一刀不只是身體上的創傷,更是心靈上的。跟著海苔熊的建議,我們一起學習如何往前走。(推薦給你:寫下你的痛專頁

「我一直有種想法是,如果他不再需要我,那就表示他不再愛我了。我在猜,這樣奇怪的想法,可能『那件事』有關。」她終於發現,過去這段她都不願意去想的經歷,嚴重地影響了她的愛情與戀愛關係。

那些小時候被不當對待、性侵、家暴(或目睹家暴)的人,在感情裡面常常會有這樣的聲音:

「他需要我,所以才來找我。」

「我好像都是被排在最後面的順位。」

「我似乎,都是別人生命裡,多出來的那一部分。」

「反正我就是不值得被愛的。」

「你看吧!就跟你說他不是真的愛你,只是需要、利用你罷了!」

這些聲音之所以會出現,或許是因為過去的感情或童年經驗,讓你有了一種信念是:「所有的愛都是有條件的。」

「你一定要要乖,才會有人疼你!」

「你一定要成績很好、要考上公立學校,才是有價值的!」

「你一定要很小心,察言觀色,不然可能會被丟掉!」

有條件的無力感

這樣的無力感,會讓你在你的世界裡,好像總要做一些什麼,才能把愛你的人留住。好像你給他的愛,也是有條件的,當你需要他的時候,才表示你還愛他。結果,當有人可以無條件愛你的時候,你反而會跟自己說:「那不是真的。我不值得被愛。」(推薦閱讀:越愛越小心翼翼,愛裡的不安全感

然後拾起過去記憶裡,那一把曾經捅得你傷痕累累的刀,往自己心裡,再多捅幾刀。甚至,把那些愛你的人狠狠推開。因為你想著,只要不接受他們的愛,就不會受傷害。而在他們真的被推開、轉身離開之後,你也會驗證自己的預言:「你看吧!我就說他不是真的愛我」

但你知道,這些「必須」的防衛背後,其實是很深、很深的孤寂感。那一刀,劃下的不只是創傷。人際議題,是性侵受害者的鏡子(陳慧女、廖鳳池,2006)。

像上面的故事一樣,大多數性侵害的受害者,願意去面對並訴說這段過去,都是因為發現自己的感情和人際,出現了重複矛盾的迴圈,或是相處上的困境。 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個問題要切割成很多個層面來看。一般來說,「性侵害」事件帶給一個人的長期影響分為4個部分(邱獻輝,2002):

  • 創傷的性化經驗(traumatic sexualization)

如果性侵害是在非自願情況下發生的,你可能會有一些異常的性連結,例如不斷混亂的愛情關係、蜻蜓點水式的愛情、過度害怕跟人親密、恐相信人際關係、或是強迫性的洩慾傾向。 (同場加映:三種影響愛情的依戀心態

  • 烙印(stigmatization)

覺得自己很「骯髒」,時常感到自責、羞愧、罪惡感,有的人會伴隨間歇性的憂鬱、焦慮,因為你覺得自己是不值得被愛的、不乾淨的、已經被刻上烙印的。你或許曾經逃避不去想,但那些畫面還是會重現在你的腦海中;你可能常試過自殘,因為那一刀割下去會讓你有一種「可以紓一口氣」的快感;你可能用酒精或藥物麻痺自己,但醒來又更厭惡自己;有的人也會有解離的症狀,對某些記憶完全喪失。(推薦閱讀:別用秩序打壓我!偷窺狂與性少數的真實心聲

  • 背叛(betrayal)

如果那些你最親近的、最信賴的人都可能會背叛你、離你而去,那麼世界上究竟還有什麼人值得你相信?如果你最愛的人都會因為自己一時的慾望而踐踏了你身體的權力,那到底還有誰你可以放心的依賴?你可能很難再相信別人(樹立起高牆),或是變得誰都可以相信(放棄人我界線),但你心裡都清楚,這並不是你想要的樣子。

  • 無力感(powerlessness)

曾經無法抵抗的經驗,讓你對自己的人生產生了無力感。你常常感到自卑、對未來總是抱著負向的劇本(他一定會背叛我、他沒接我電話一定是有小三、我們的感情一定不會長久,因為我這麼破……),你可能在學習或工作上無法專注,當別人用一些話來戳傷你的時候,你就會跌落谷底。

創傷復原五步驟:安、說、轉、見、解

其實,在這段經歷之後,你很容易變成動輒得咎,就像是「心理上的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一不小心,就會被別人的批評、外在的聲浪所感染,變得自我懷疑、焦慮或憂鬱。復原是一條很漫長的路,但並不表示無跡可尋,事實上,還是有不少跟你一樣的人,選擇原諒那個過去受傷的自己,重新開始希望的生活。

一般來說,Herman 認為復原應該分成三個階段(Herman,1997):1.建立安全感2.追憶與哀悼3.再聯結生活,根據這三點,這份深沈的創傷復原,可以參考下列五步驟:

  1. 安:找尋/建立一個安全的環境,在這個環境中,你的基本生活需求能被滿足、也不需感到恐懼和害怕。

  2. 說:向信任的對象、治療師,訴說自己的創傷故事,嘗試從面對的過程中去哀悼創傷。值得注意的是,這段過程必須有專業的人員陪伴(諮商師或社工),以避免不當的同理造成二次傷害。

  3. 轉:從訴說(或書寫)中轉變自己創傷的回憶,看見自己生命的亮點。

  4. 建:重新發展對人的信任、建立與人的關係。

  5. 解:和自己也和過去的創傷和解,再次找到自己生命中的使命感與意義感。

放下記憶裡的刀子

說得總是比做得簡單。事實上,這可能是一個螺旋、反反覆覆、甚至是一直跌倒一職想放棄的過程。在其中,你可能會經歷否認、自責、受害者、憤怒、重生、整合等六個階段,每個人的過程不一樣,順序也不一定相同,但重要的是你經歷過了這些時間,而在被火殘酷的焚燒之後,你還能勇敢地活下來,不是假裝、也不為別人,只單純為了自己,找回生命的意義,並重新相信這個世界,仍有值得你相信與努力的部分。

在愛裡,彼此需要是重要的,但對方也可能不為什麼、不為需求、就單純為了這個美好的你,而愛你,擁抱你。因為你本來就是值得被愛的,值得被在乎,值得被關懷。

所以,當你感到遍體鱗傷的時候,請放下記憶裡的刀子。摸摸自己的頭,好好擁抱自己,跟自己說:「沒事了,你是值得被愛的。」


八月專題:裸,最美麗的語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