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女人不能赤裸上身?緣起冰島少女抗議 FB 審議機制的#FreeTheNipple 行動獲得世界許多關注,對於女人的身體我們能不能有更開放自由的定義?#FreeTheNipple 的台灣實驗,遭到 FB 檢舉移除?作者 KangHao 寫在「性解放の學姊」粉絲頁「被自殺」之後,台灣的人權之路還很長,超乎想像。

冰島一名17歲少女 Adda Smaradottir 為了對抗 Facebook 的審議機制,所以上傳了一張上空照,結果遭到網友的冷嘲熱諷與霸凌,照片被強迫下架,引來其他年輕人,不分性別都一起聲援她。他們開始上傳自己的上空照,並標籤 #FreeTheNipple 來表達支持性別平等的意願。冰島的女性議員也響應這個活動,上傳了一張左胸的上空照,進而引來全世界的關注。


冰島議員上傳一張左胸部的上空照 圖片來源

在台灣,「性解放の學姊」粉絲頁一直以來為性別平權發聲,在4/1愚人節下午,也發起了這項聲援「解放上空」的活動。號稱「亞洲國家女性地位較高」的台灣,大概是亞洲第一個聲援這項活動的國家。這個聲援活動,只維持了短短半天就被臉書的審查機制強制下架,並且將粉絲頁關站。不過,這其中仍然發生有許多值得我們討論的面向。(同場加映:寫在三八婦女節之後,我們想要的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

像男孩一樣裸露上半身

針對「解放上空」的討論,很多人的出發點可能都會是:「為什麼男生運動的時候就可以裸上半身,但是女生就算熱得要死,還是得穿好衣服,甚至還要擔心害怕激凸?」、「為什麼男生上傳裸上身的照片不會被檢舉成色情,但是女生上傳露奶照就是色情、就是蕩婦、就是騙讚?」。活動一開始的確有很多女生上傳照片後,附帶的文字都是這種「為什麼男性可以,女性不可以」的邏輯。這個邏輯已經是女性主義討論到爛,長期抵抗的霸權邏輯。因為不同生理性別而有不同待遇就是性別不平等,我們就要努力去對抗。


什麼時候女性才能不用打馬賽克?
圖片來源:Jared Polin,CC)

然而,不管是臉書還是 Instagram,其所建立的審查機制,都正在助長這種男與女之間的不平等。

很多人說台灣的女性地位較其他亞洲國家來得高,聽起來很諷刺,台灣女性(自己要不要露奶是另一回事)連跟男性擁有一樣「可以露奶」的權利(力),這種非常低標的性別平權都還沒能爭取到。(推薦閱讀:好萊塢女星裸照外流的反思:「妳穿太少,才會被強暴」的年代並未遠離

不過「解放上空」的活動本來的訴求是希望女性可以「像男生一樣裸露上半身」,但後來網友不分性別,紛紛上傳照片與文字,當我們試著去分析這些貼文,這項活動拓展出很不一樣的雲端虛擬身體解放運動。

上空做為對人類身體的解放

在裸上半身的這項議題中,一般人都以為「男與女」的差別是最大的,可是我們可以從這次參與活動的照片與文字內容看來,性別間的差異不見得是人們支持這項活動的主要原因。隨著「上傳上空照」行動,所有「身體差異」的群體,都搭著性別平權的船,駛向多元社會的未來。

(一)我要「像女生一樣裸露」

生理女性與生理男性由於生理條件的差異,對於裸露自然有不一樣的感受。很多女性開始意識到她們不只是要像男孩一樣擁有裸上半身的權利,還要裸得像女孩那樣。

其中對生理女性來說「內衣」大概就是最有別於男性的束縛。其中一名參與者表示:「我很討厭內衣。我對這東西過敏不只是在身體還有心理,我覺得就是內衣束縛了女人成為人。剛上大學的時候,我就常常不穿內衣晃來晃去甚至去就這樣去上體育課。對那時候的前男友常有意無意的暗示我這件事情讓他感覺很不爽, 身邊的朋友也對我常常不穿內衣頗有微詞,好像覺得我敗壞風俗吧!」

另外一位參與者也說:「穿上內衣就是為了維持乳房形狀,順便做為搭配的一部分。但另一方面它就是某種禁錮著胸口的軟性牢籠,且在夏天會感到悶熱。所以回到房間,第一件事情就是脫下緊縛的胸罩。希望某天所有人都可以自在選擇要如何對待自己的身體,不論是裸露或包裝,選擇自己最舒適的樣子。」

穿不穿內衣,自然應該以女性本人的舒適感為出發點,而不該以會不會激凸、男朋友高不高興等道德因素做為女性應不應該穿內衣的標準。因此,就有參與者便說:「身體是自己的,情慾是自己的」,任何人都應該有「選擇」(不同程度的)裸露或遮掩的權利(力)。(歡迎到臉紅紅,擁抱自己的情慾橫流)


脫去內衣的束縛,帶來胸部的解放圖片來源:Gabriel White,CC)

如此一來,我們可以看到,從「像男孩一樣裸露」到「像女生一樣裸露」,最後走到自由主義的態度:「像人一樣裸露」,那是一種選擇,既然是選擇,就有風險,那樣的風險,我們自己承擔,而不是由臉書或Instagram利用「道德勸說」的方式預先替我們決定。

(二)  男孩竟然無法「像男孩一樣裸露」

「像男孩一樣裸露」的命題其實對部分男性也是一種壓迫。當我們把性別運動簡化成「男與女」的對抗就會看不見男性與男性之間的個體差異。

例如:「我是男生,但我從以前就很討厭游泳課時,男生就必須要裸上身這件事情。我支持自己的身體自己決定怎麼做⋯⋯」一位身材較為瘦小的男孩,上傳照片時,附帶這句話。另一位身材較為肥胖的男孩則說:「上傳這張照片非常忐忑,我連將自己的上半身袒露在相機鏡頭前都會微微發抖⋯(中略)⋯我很喜歡游泳的,但隨著體重增加,胸部沒有胸肌只有脂肪被說『D罩杯』,我就再也沒買過任何游泳用具,沒有下過任何游泳池⋯⋯這個社會的審美觀對胖子的壓迫幾乎不分男女,而且隨著『關心你的健康』這一句話,讓這世界對胖子的厭惡,顯得合情合理,甚至顯得溫馨。」,接著他補充說:「但令人作嘔。FreeTheNipple,我希望這個活動不只是反抗臉書合理化歧視女性身體自主,也是開啟所有人開始愛自己、尊重別人身體,讓人活得沒壓迫、有尊嚴的第一枚鑰匙。有一天我希望所有的人都能驕傲地在這個世界上『袒胸露乳』,彼此用欣賞的眼光接納不同的人的身體特質。」(推薦閱讀:「胖女孩也很美」為何成為矯情?


肥胖的男性有時其實也不見得勇於裸露
圖片來源:Eric Wienke,CC

裸露對很多男生根本不那麼自在,裸露對很多男生根本是壓力的來源,他們在男性為主的霸權底下,有一種「你是男生,應該可以很大方裸露,但是卻不敢裸露」的壓抑。

在台灣擁有女性意識的女性,大多已經能夠看到女性內部間的差異,但是不同男性的主體經驗,在很多時候都被當成男性霸權的一部分。導致那些存活在男性霸權內弱勢男性,他們的差異一律被當成相同的既得利益者看待。

(三)  裸露身體告訴自己「我是誰」

隨著活動進行地越來越熱烈,各種五花八門的投稿的都出現。我瀏覽著粉絲頁動態牆上的稿件,發現一篇讓我感動不已的稿件。他是一個男生,穿著自己原住民族的傳統服飾,拍了一張上空照,他說:「當我穿著傳統服飾在舞台上賣力的跳著舞時,我以為文化傳承是件值得驕傲的事,是件值得被認同的事。然而在台下觀眾們的眼神裡,我卻感受不到應有的尊重⋯⋯我想我們都應該學習尊重彼此的身體⋯⋯因為我們的裸露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因為我們的裸露是一種驕傲。」

裸露身體不只是性別議題,對他來說更大的意義是,裸露是他的族群文化,是他族群的驕傲,裸露告訴他不要忘記自己是誰。

同時,我也看到了另一則附帶「身體獨立、台灣獨立」文字的男體裸照稿件。他把對自己身體的自主性,提升到其所認同的國家自主性。自己的身體自己顧,自己的國家自己建。

這兩則貼文都說明了,維護身體自主將帶來強大的認同政治,當人們意識到「自主性」便有可能發展出各種強大的政治(抵抗)動能。這股動能將是銳不可當的改變力量,但是保守的力量都會想要以「秩序」為名,打壓它、消滅它。打壓它、消滅它並不會讓它不存在,反之,它將更加茁壯。

臉書應該面對人們身體的自主性

這項計畫生存不到一天便胎死腹中。首先,臉書先是主動審查該活動的第一則女性上空的稿件,而後連續的匿名檢舉,讓其他女性上空的稿件全部強制下架,最後只剩下男性投稿的上空照。甚至,更誇張的是,有一名「男跨女」的跨性別者,身著「義乳」拍攝上空照上傳,希望大家看見跨性別者,但臉書仍然將該則稿件以色情的名義強制下架。連「假奶」臉書都沒辦法忍受。


臉書主動審查貼文,將之強制下架
(圖片來源:性解放の學姊 粉絲頁管理員提供)

臉書官方的說明為:「我們制訂這些條款以確保 Facebook能維持一個友善且人人相互尊重的使用環境。」這非常諷刺,臉書到底對誰「友善」?說人人相互尊重,可是卻非常保守地只允許男性裸露,把女性的裸露視為色情,視為應該被消滅的對象。這公平嗎?這友善嗎?當「解放上空」活動已經帶出那麼多不同的身體實踐與經驗,臉書就應該面對人們身體的自主性,重新制定審查機制與檢舉標準,而不該再一竿子以「色情」打擊與消音之。否則,它將很快地被人們唾棄。(推薦閱讀:裸露的女體等於色情?英國女子賽艇隊裸露慈善年曆遭禁


臉書對封鎖粉絲頁的說明
(圖片來源:性解放の學姊 粉絲頁管理員提供)

我們希望從臉書開始,卸除這種性別不平等。如果你認同我們的想法,希望你加入以下連署。你的連署,將成為我們向臉書談判的條件。

連署網址:響應 Free The Nipples 解放上空活動,台灣臉書需解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