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姆,是位德國裔棕髮、藍眼的性格男子,今年三十四歲。依大眾眼光來說,湯姆的長相、五官不是精緻美男子那種,可是有股壞男人的風流倜檔的魅力;他說起話來挺幽默,是朋友間聚餐出遊一 定受邀的夥伴。認識他這七年半來,前四年,每次聚餐陪他出席的女孩都不同。

 

我們平均每三到四個月有機會碰面一次,那麼這樣算下來大概也清楚當中他所交往的異性朋友有幾位。以他年齡和個性來說這樣子交往異性朋友的態度當然屬於正常範圍內;風評沒有不好、朋友間沒有人流傳不好的話語。大家都很有默契,絕口不提上一任出席聚餐女朋友的事情,因為實在沒有必要。

 

我問過湯姆一次,很禮貌的問,這些女孩她都不喜歡嗎?

 

『當然喜歡才會試著交往,不是嗎?有些,看上去很有趣,說了話沒有十分鐘就令人感到無聊;有些,沒有自己主見,總是賴在我身上,令人感到累贅無力。我還不急,反正沒有遇上適合的人之前,我絕對不為了只維持一個好男人的名聲,而不和交往的異性乾脆提分手。好聚好散,是我的原則。』

 

 

那時的我也年輕,雖然我很喜歡湯姆這位朋友,可是也替那些女孩感到可惜;他們在湯姆的世界裡那麼輕易就被判出局,似乎一點機會都沒有。

 

三年前,湯姆和莎菈組了一個家庭,有一個兩歲多的兒子。我還記得第一次見到莎菈的情景。有希臘血統的她,濃眉大眼、鼻子高挺、嘴唇性感豐厚,一頭又長又捲的黑髮讓她看來好熱情洋溢。他坐在湯姆身旁,態度自然大方與大家有說有笑;她的笑容好真誠、具有感染力。

 

然後很神奇的,接下來每一次聚餐,陪同湯姆出席的都是莎菈了。我們都知道,湯姆這次似乎遇上了對的女孩。

 

在莎菈和湯姆的結婚典禮上,湯姆的感言讓大家都很感動。

 

『莎菈是位奇妙的女孩,自從遇見了她,我的眼光就只停留在她身上,我不再去想適不適合的問題,我只感到無窮無盡的開心;雖然人生際遇有很多,但我很開心我在遇上她的時候停下腳步,請她 與我一起度過接下來的生活。我是位很幸運的男人。』

 

我絕對相信湯姆的話,如果我們在單身的時候,可以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是甚麼,那麼就算失去了不適合我們的事物時,也不會窮盡心力只為了傷心難過惋惜。每一條錯的分岔路口,都只是讓我們繼續往下一條大道前去;如果只忙著替除路上的小絆腳石頭,那麼終究會錯過另一個彎道路上的精采。

 

祝福你,以一個人的精彩單身生活的累積,讓我們達到兩個人生命的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