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沒有試過,不把媽媽當成「媽媽」來看?我們都知道要做自己,但我們是否曾用「個人」角度來看待父母?她不只是媽媽,也是誰的女兒、誰的姊妹,她也是她自己。

上週媽媽生日,家人一起吃著火鍋,看著坐在對面的媽媽,我突然覺得她很美。怎麼覺得媽媽有越活越美的傾向?還是我一直到最近才發現?還是隨著兩個孩子已經長大,媽媽逐漸找回自己的生活,活得更完整自在?

我想起上課的時候,江峰老師曾要我們「完整看待自己的父母。」

也就是說媽媽不只有母親這一個角色,她也是誰的女兒、誰的姊妹,她也是她自己。但,我們曾有這樣完整看待過自己的母親嗎?有一天當我們為人父母,不也是同時扮演著許多角色,不也是希望仍繼續保有自我嗎?

於是我想試著回想那些媽媽曾經跟我說過的、她的故事,以及我眼中所觀察到、心中所感受到的她,那個盡可能完整的樣貌:

成長的過程中,我跟媽媽最常吵架。印象中總是沒講幾句就吵了起來,我總是喜歡頂嘴、喜歡唱反調,而媽媽是刀子嘴豆腐心,話講的難聽,但心裡比誰還在意。(推薦閱讀:當媽就要有媽媽樣?我一個平凡女人,何苦逼自己當超人

以前會怨歎為什麼自己跟媽媽不親、怨歎媽媽總是嚴厲,我總是得不到盼了又盼的肯定。長大回顧才發現,媽媽一直是那個比較有彈性的那一方、在我被爸爸打了之後幫我擦藥的人、在背後幫我說好話、在心裡惦記著、關心著、不捨著,默默支持著。

她是個調皮的小孩,好奇、喜歡嘗試,在嚴厲的管教下爭取狹小的空間來探索這個世界,有時候因此被爸爸罵得血淋淋、接受突如其來的處罰。

她是個聰明的女人,學習力強、反應很快、設想周到,如果爸爸願意栽培,她的學業成就可能不只如此。她也總是能把事情做到精準到位,注意到其他人沒有注意到的細節、蹦出意想不到的解決辦法。

她是個勇敢的女人,因為原生家庭狀況而被迫提早獨立、因為有了自己的家庭而願意放下工作成了全職家庭主婦,勇敢面對那些自己該面對的、勇敢讓自己有能力承擔。

有一次晚上她在浴室看到蟑螂,身邊沒有可以打蟑螂的工具,又怕去拿蟑螂就不知道跑去哪裡了。就在這幾秒的決定性瞬間,她心裡冒出的念頭是:「不可以,我不可以讓蟑螂出現在我們的家!」於是她就這樣徒手「啪」一聲下去,消滅了眼前的蟑螂。

我聽到這件事情下巴快掉了下來。媽媽說結婚前她才不可能做這事情,但結婚後當媽媽了,把持這個家是她的責任,這份責任讓她變得勇敢,去做那些她自己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做的事。


圖片|來源

她也是個明確不扭捏的女人,小時候她常告訴我:「你對外人好聲好氣要做什麼?家人才是你應該好好對待的人,家人才是會一直陪伴在你身邊的人。」她對人的態度分明,不喜歡就是不喜歡、在乎的人她就會好好在乎。只要跟她熟了之後,你會發現她那在人群面前放的開的那一面,源自於不在乎別人怎麼看、或是對自己的那股自信,總是可以接話、開話題、成為人群中炒熱氣氛的那個人。

她也是個願意不斷學習與調整的女人,小孩大了之後,她開始有時間學習新事物,學習烹飪、學習跳舞、學習插花。印象中的媽媽有過幾次大的轉變,從嚴厲到尊重,從尊重到支持與柔軟。有一次在我們一起吃著迴轉壽司的時候,她語帶哽咽地對我說了一聲:「對不起。」

她說最近自己看了一些文章,才慢慢了解我的狀況,才慢慢了解我或許是一個不一樣的孩子,而那時候卻沒有用合適的方式對待我,對我造成了一些傷,她想跟我說對不起。她對我說:「或許你是屬於世界的孩子。」而她也慢慢在轉變心態,支持我的許多選擇、看開許多過去的堅持。

對於媽媽這樣的自白,我眼淚也流不止,感受到那份理解、情緒上的舒緩,也深深感激我有這樣一位母親,是母親,也是一位勇敢、上進的女人。(推薦閱讀:「好媽媽」有千萬種,妳做最適合妳的那一種就好

我想,父母都努力在用自己認為最好的方式在愛著孩子,但卻不一定是最合適的愛。對於一個已經活到五十好幾的大人,要有這樣的學習意願、心態上的轉變,以至於行為上的改變,是多麼不容易。

反觀我自己在成長的過程,必然也因為想要長大、長出自我,而對父母造成了相對的傷害。現在長大了,慢慢學習了,我提醒自己要更完整地看待自己父母,看到他們的優點與困難,欣賞與延續這些優點,但也包容與體諒他們的困難。

學習完整看待,才能用更適合的方式去愛。去愛我的過去、我的原生家庭、我的父母,最後才能完整的愛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