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密關係該如何溝通?從浪漫愛的親密想像到性同意權之間的探討,當另一半還未準備好發生性關係,讓我們從談「性」開始做起!

和另一個人發生性關係前,你和對方會彼此確認嗎?他/她拒絕我,是不是表示他/她對我沒意思?做到一半不想繼續了,你會說出口嗎?

許多關於「性」在溝通層面的困惑,在社會文化及汙名的壓力下難以啟齒,但在性方面溝通的模糊,常可能造成雙方認知的歧異,更甚至產生傷害,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想要舉辦「%%%~給問嗎?」活動的原因。

「%%%」唸作「啪啪啪」,就是「性行為」的網路用語,與談人賴芳玉律師、蔡宜文、海苔熊及現場觀眾透過講座交流觀點,討論與演練「性」要怎麼溝通。

從「霸道總裁」到「壁咚」

在講座上,與談人蔡宜文從「霸道總裁」和「壁咚」開始談起。成長過程中,我們容易受到偶像劇、小說情節等影響,浪漫劇情似乎畫上了一套公式:只要累積了足夠的好感,就能得到「發生性關係」的許可。劇情裡不會演出「詢問」或「確認」對方意願的過程,彷彿在傳授著「親下去就對了」的攻略,人們自然難以習得詢問的技能;另一方面更加深了「人帥真好」、「人美無敵」的迷思,一個人只要具備某些條件,任何人都會願意與他/她發生性關係。但事實上是這樣嗎?實際上談戀愛或發生性關係都沒那麼簡單,那些電視上沒演或黑幕的過程,大家只能自己用腦補或是做中學的方式,來嘗試理解與如何另一個人親密互動的幕後故事。(推薦閱讀:【性別觀察】與媽媽談性說愛:當我第一次和媽媽說今晚不回家

關係裡的性與親密感

回到親密伴侶關係中,「性」能不能討論?怎麼討論?如何確認對方的意願?只有口頭詢問才能確認嗎?有太多的疑惑。如果我還沒準備好,就代表我不愛你嗎?如果我想中途喊停,會不會很傷了你的自尊心?沒有回答表示 OK 可以繼續嗎?

大部分情侶之間似乎可以達成不一定要詢問的默契,但是只用模糊的探測,對方不見得能知道你想做什麼。因此建議兩人可以約定一個「暗號」,例如點上蠟燭、換上某一套睡衣就代表性致來了,除此之外也可以設定一個停止的安全詞(說了馬上就會冷場的字詞,例如「我要睡覺」),只要覺得不想做的時候,安全詞一出口對方就要馬上停止,可以聊聊想暫停的原因、雙方感受如何等等。雖然中途喊停很煞風景,但若是執意進行,便是違反意願,甚至可能影響兩人的感情。(推薦閱讀:沒拒絕就是願意?18 張圖讓你認識性同意權


圖片|來源

情侶討論「性」能促進感情

在性方面,情侶之間能不能互相理解、溝通、尊重對方的不想要,其實都反映了平時的相處狀況。在床上討論性對很多伴侶來說很尷尬,但雙方若能在事前或是事後討論,有助於彼此關係的增進。因為性的愉悅不只有在動作期間,事後抱抱對方、彼此聊聊剛剛的過程,也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哦!當雙方都願意開始討論對性的感受、喜歡的方式、頻率⋯⋯等,你會更了解對方,也能讓關係更加親密,不僅符合「only YES means YES」的精神,也能促成更好的伴侶關係喔!

 

性別力百科

浪漫愛的意識形態

ideology of romantic love

社會學家 Giddens 在《親密關係的轉變》一書中,談到浪漫愛的幾個特點:「浪漫愛只在特定文化中存在,並且其特色因文化而異。⋯⋯在前現代歐洲,大部分婚姻結盟不是以彼此的性吸引力為基礎,而是以經濟狀況為考量。對窮人而言,婚姻只是組織耕作勞力的手段;不止不休賣力工作的生活是很難培養性的熱情的。」他也討論到浪漫愛的性別意涵:「浪漫愛本質上是陰性化的愛情。⋯⋯隨著公私領域的分工,愛的培育變成主要是女性的職責。浪漫愛的觀念顯然聯繫到女性在家的附屬地位⋯⋯但另一方面,浪漫愛觀念的發展,也表現女性的力量在面對匱乏時,反而可以肯定自我的自主。」

參考資料:《性別教育小詞庫》,游美惠著,高雄:巨流,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