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論我們的外表有多少的差異,其實每個人都有一個明亮而美好的心。透過禮賓小姐的視角,我們看到小女孩的爸媽沒有因為她特別的外表而阻隔她和世界接觸。同時我們也可以反思,平常我們小心翼翼對待看起來「不太正常」的人們時,究竟是「體貼的禮遇」還是「歧視的待遇」呢?(同場加映:特殊兒照護是翻轉人生的契機!專訪來而康醫療創辦人林梅

我是禮賓接待小姐,這個工作是客人報到之後,我必須帶領他們到房間,並且在一路上介紹飯店設施與活動,確保他們了解飯店的服務,讓他們可以自在地度過一個愉快的假期。

這是一個相當體面的工作,像電梯小姐、百貨公司服務臺小姐一樣,我們穿得漂漂亮亮,並且必須笑臉迎人。

「無時無刻保持微笑」是我主管跟我說的第一條法則,也是最重要的一條。不論我當天的心情是快樂或悲傷,我都得微笑。

不論我看到什麼該看或不該看的,都不能洩露出驚訝、害怕、厭惡、恐懼等等情緒。我以為,微笑的真諦就是讓客人舒服,讓旅程順利。(同場加映:微笑看世界,世界也會微笑看你

那天櫃檯通知我,三個月前就預約住房的郭先生一家三口已經快到了。對於提早很久就預約的客戶,我們都會特別關注。郭先生指定我們飯店裡面最高層的房間,那間房間擁有最遼闊的景觀,可以眺望整片蔚藍海洋。

我在他們還沒進飯店大廳前就已經站在櫃檯等候迎接。遠遠地,郭先生偕同太太、小孩來了。初見面的第一眼,我差點驚嚇得叫出來!但是我的專業讓我不動聲色。夫妻倆都是休閒裝扮,郭先生看起來很和氣,太太也十分親切。讓我大感意外的,是他們的孩子,郭小妹。

郭小妹,跟一般七歲小女孩一樣愛漂亮,粉紅色連身裙,胸前別著一朵小紅花。不一樣的是,她沒有小女孩吹彈可破的白皙肌膚,相反的,她全身布滿驚悚的鱗片,小裙子下的兩條腿,細細瘦瘦,皮膚好像老樹皮那樣粗糙龜裂。稀稀疏疏的頭髮中,可見層層剝落的白色碎屑。我按捺住我的驚嚇,不斷提醒自己:微笑、微笑、微笑。

我帶領他們往房間的方向走,郭小妹一點也不怕生,一路上在我身邊跳著玩。他們住的是海景房,一開門就可以看見整片汪洋,「哇!海耶!好大的海唷!」她興奮地整個人趴在玻璃前,眼神熱切盯著一望無際的海洋。

「她好喜歡海。」我微笑說著。

「是啊!她在上畫畫課,畫畫老師出作業,要畫海洋,所以我們特別帶她來看海。」郭太太微笑著。

我為他們沏了一壺茶,就在此時,我手中對講機暗暗傳來主管的指示:「問問郭先生郭太太,如果他們晚飯想要在房間用餐,我們有提供客房用餐的服務,不用跟其他旅客一起。」

我愣了一會兒,我不知道主管是體貼郭小妹,怕她承受異樣的眼光,還是怕異樣的她,會讓其他旅客受到驚嚇?

眼前,一家三口相當自在,郭先生、郭太太的態度很坦然,「妹妹,鞋子脫了才可以上沙發!」、「妹妹,晚上爸爸帶妳去看星星。」我嗅不到悲苦的情緒,也感覺不出他們需要同情或憐憫。

我內心開始掙扎,儘管飯店主管是出於善意的建議,但是他們真的需要這樣特殊的選項嗎?

他們會覺得這是一種「體貼的禮遇」,還是一種「歧視的待遇」?

我沒有答案,但,我對主管說謊了!這是我從業以來,第一個謊言。我直接回報主管:「問過了,他們不需要。他們要跟大家一樣在餐廳用晚餐。」

晚餐時,郭太太、郭先生牽著郭小妹來到餐廳,他們開心地跟女兒吃飯、聊天,不時拿起相機跟女兒拍照,對待她的方式彷彿她就是一個正常的孩子。看不出他們因為她的病而格外溺愛,也沒有因為她的異常而遮遮掩掩。不過,郭小妹全身的魚鱗還是引起不少客人的側目,於是,主管再度要求我詢問郭家,隔天的早餐是否要在房間用餐,我猶豫了起來……。

晚餐後,我在大廳遇到郭小妹,她朝我跑來,笑得天真燦爛。我拿了一盒彩色筆還有圖畫紙給郭小妹,「這個給妳,妳可以畫一整片大海喔!」她欣喜無比地接過,我摸摸她的頭,仔細端詳她的雙眸,很難相信,她的眼神天真純潔,沒有因病染上一絲憂傷,我不知道她怎麼能如此怡然自在?

剎那間,我忽然覺得,我們為什麼不能讓她享有她的假期,跟一般孩童一樣的假期?大口地吃飯,用力地玩樂,盡情地放鬆,不用顧忌誰的眼光,這才是一個孩子該有的假期!(同場加映:學會尊重孩子的成長

至於其他的客人,飯店也無須保護過度,讓每種生命的姿態都在該交會的時候交會,該相遇的時候相遇,或許對彼此都是一種美麗的生命學習。

我不知道我這樣想法到底對不對,不過,我又扯謊了,我再度回報主管:「問過了,他們要跟大家一樣在餐廳用早餐。」

很快地,三天兩夜的假期結束,離去前,郭小妹喜孜孜地跑到我面前,伸出那鱗片滿布、令人心疼的小手,為我遞上一幅畫,「這是?」我疑惑地問。

「我畫的,送給妳!」郭小妹回答。

我驚喜不已,趕忙把畫收下,仔細欣賞這幅畫:這是一個海邊,沙灘上,有爸爸、媽媽,和一個笑容很大的女生。

「這個是誰?」我問。

「妳啊!」郭小妹指指我,我受寵若驚,原來我在她的假期裡,佔有一席之地。

我又低頭,再看看這幅畫:海洋中有蝦子、螃蟹、海星,還有一條美人魚?

「那這個又是誰?」我問,指著畫面上的美人魚。

「是我啊!」郭小妹直接了當地說。

「妳是美人魚?」我納悶。

「是啊!」郭小妹昂起小臉,用一種驕傲的語調回答:

「媽媽說我是美人魚變來的,所以才有鱗片,別的小孩都沒有,我是人魚公主喔!」

我的心一抽,鼻頭酸了起來。

是的,她是一條美人魚,她是善良的人魚公主,她用光滑的皮膚交換了雙腿,才能在陸地上行走,讓我們看見不一樣的生命風景。

人魚公主的假期就這樣結束了。從他們一家人身上,我好似體會到微笑的真諦。

微笑,那絕對不只是嘴角肌肉上揚的牽動,而是打從心底悅納生命所有狀態,如此才能化成一抹真實無比的笑容。(同場加映:因為幸福,才有悲傷的勇氣

人魚公主,我會想念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