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名家接受訪談,將自己身為女同志的生命經驗仔細剖析。現在在美國攻讀博士學位的她,也從酷兒的相關議題出發,世界這麼大,我們能繞出更不一樣的景致嗎?除了同志婚姻合法化,還有更多的議題在幽暗處等待著。(延伸閱讀:【性別選書】《鹽的代價》:同志故事該有更多版本

在聽著和對談的錄音檔時,總是不自覺的想到她推眼鏡的畫面。柴的聲音充滿著溫柔,細長的琥珀眼鏡框架,更加顯得她的優雅,那天下午走在溫州街的路上,陽光斜斜的落在她的身上,第一次與柴見面,她給了我一種感覺:就算整個城市再繁忙,她依然能找到那條有落葉飄下的人行道,微笑漫步。

國中畢業後就去了美國的柴,目前正在紐約念博士班,同時也在大學教心理學和女性主義。那天下午和她聊天的過程中,由於生活環境、年齡的差別,問了許多關於她所見到的台灣和美國在性別或同志文化上的比較和不同。

柴說:「在美國這一輩的朋友大部分會稱自己是 queer(酷兒),它代表著一種情慾的流動,指的是非異性戀,但是也不特別被歸類為任何族群。也許多數人會覺得台灣比較有區分 TP 的現象,但是我也不會覺得這樣不好,你應該要先去研究說,這樣的文化在台灣究竟有什麼歷史脈絡,尤其是這些角色與勞工階級生活的交織成型。」

:「妳在美國教的學生和在台灣碰到的年輕人,他們在意的事情會不會有所不同嗎?」

柴:「我覺得兩邊所面臨的狀況是不太一樣的,美國現在的大學生比較在意的是跨性別的經驗與理論(transgender),性別身分的非二元化(non-binary),或是多元情感的關係。我的學生(大學生)有不少人不想被標籤為男生或是女生,不只是非 T/P,而是完全的性別中立,在年輕的這輩越來越多這種挑戰分類的身份出現。性別角色本來不應該是異性戀獨享的事情,當有人在談論 T/P 就是複製異性戀框架時,我總會回說為什麼異性戀的角色就是原創,而我們的卻是一個複製品?」

:「那台灣呢?」

柴:「台灣我覺得主要還是比較在關心出櫃還有感情上的問題,關於在社會上是否被認可,以及身分等等,與許多網友的談話中,大部份的擔憂和焦慮仍是關於個人的情感關係。我認為性別不過是很多身分的其中一個,會讓我們感到快樂的元素中,愛情也只是其中之一,但是更大層面的因素也來自於整個大環境的經濟條件。」

「就像是台灣出櫃的問題很多都還是是跟經濟自主相關,我總想,假若台灣的房價是年輕人能夠承擔得起的話,多數的人能夠在年輕時候就獨立並選擇自己所要的生活,那家人其實相對地就不會是那麼大的負擔。而在美國,性別也是跟種族及階級等等身份經驗牽連在一起。」

「所以我在課堂上常強調,我們必須用這種比較全方位的方向去思考性別與性別的權益,而不是只是說我們現在有同志婚姻,所以同志就平等了。我們應該還要去想到說,那如果是少數人種的同志呢?或是經濟弱勢的同志呢? 那些弱勢中的弱勢,我覺得能去想到他們是很重要的。」

:「妳有把自己歸類在?或認為自己是什麼樣的族群嗎?」

柴:「我是女同志。國一的時候開始對自己有這樣的認識。小時候當然也都會有情慾,但是不會覺得那是什麼特別的身份,只會覺得說很喜歡這個朋友。國中的時候都會覺得說要交男朋友,所以我有跟了一下流行,交過一個男朋友。對男生會有好感,但是完全不會有親密的感覺,後來發現女生和女生之間的感情細膩太多,那是我和男生完全沒有辦法建立那樣的情感。」

講到這裡,柴給了我一個暗示性的笑容。柴說她也曾經花了很長一段時間去尋找自己的平衡點,也和 T 交往過,也曾因為這些而感到不安。但是她說性別本來就是模仿的,可能在台灣的女同圈比較缺少能夠模仿的對象,而平常所能看見的,可能都還是比較屬於刻板印象的。(推薦閱讀:愛的街頭宣言!四個屬於台灣的同志進程

所以她鼓勵大家找到最舒服的方式來呈現自己,也許過程會需要一點時間,也會和你愛上的人相關,但是相信最終當你找到自己的平衡點時,會是充滿自信,怡然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