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里約奧運正式展開,在眾星雲集的運動員身影裡,有位嬌小的身子特別引人注目。她肌肉線條分明、小麥色肌膚、躍起身子來臉上的皺紋比同期賽事選手更明顯。今年 41 歲的 Oksana Chusovitina,曾因兒子的醫藥費讓自己高齡參賽,如今站在運動場上,她撕去母親妻子的標籤,只為自己跳躍。(推薦閱讀:
 

Oksana Chusovitina,將在這一屆里約奧運創下紀錄。她是奧林匹克女子競技體操項目有史以來年紀最大的參賽者,也是極少數成為母親後選擇返回運動的選手。

索維金娜(Chusovitina)今年 41 歲,代表烏茲別克參賽的她今年第七度參加奧運,媒體戲稱對體壇來說她的身體狀態已經是「阿嬤級」,許多人問索維金娜為什麼過了「金華年齡」後仍要參加奧運, 2008 年她的答案,是兒子。

「你未痊癒,我不敢老。」

索維金娜的兒子患有白血病,治療需要龐大的醫藥費,於是索維金娜持續鍛鍊自己的身體——一個身為母親的身體,一個運動員的身體。

索維金娜年過三十仍繼續出戰,2008 年京奧代表德國以 33 歲之齡獲得跳馬銀牌成一時佳話;2012 年,索維金娜在比賽中拿下第五名,但是在現場她贏得的掌聲卻勝過表現亮眼的羅馬尼亞女孩 Izbasa。人們起身為這位媽媽鼓掌,為人抵抗歲月的意志鼓掌,為一位永不放棄的體操選手。

當時,索維金娜成為奧運場上最感人的母親,2014 年兒子的病痊癒後,她決定回到運動場上兌現自己的承諾:「當我要結束職業生涯時,我會回到起點。」

2016 年人們再次問你為什麼回來?索維金娜這次的答案,是自己,她要為自己重返運動場。這個起點,就是奧運,索維金娜在這裡走了四分之一個世紀。

來到奧運場上,放眼望去參與女子競技體操項目的平均年歲足足小了索維金娜三倍,遠遠望去,她與活力四射的年輕人無異。參加體操的年輕女孩習慣畫上華麗的眼妝,綁上黃色髮帶,近著看只有索維金娜一臉素淨佐以俐落短髮,她臉上有時間的刻痕,臂上線條則是歲月送給她努力的勳章。

她一踏進里約,不少人好奇,索維金娜站在這些青春的肉體旁卻絲毫不顯老態,她由內而外散發的壯志究竟從何而來,索維金娜說:「在運動場上的所有疼痛都無法使我痛苦,唯一艱難的是,我要等待下一次訓練到來的那段時間。」熱愛這項運動,我喜歡訓練,我渴望訓練,索維金娜這麼說著,她的眼神裡有那個二十年華剛步入運動界的少女姿態。(同場加映:

當美聯社記者採訪索維金娜對自己的年紀有什麼看法?

她只是這麼說:「只要站在台上,無論你 16 歲或是 40 歲,每個人都是一樣的。你必須走出去、像你練習過無數次的那樣,接著,你跳躍起來。」

一直以來體操圈都以青春活力的身體著稱,對他們來說,年齡是道難以跨越的門檻,索維金娜是個美好的例外。只要站上台,你的年紀就無用了,你的青春美貌也不必談,你不是誰的妻子、誰的母親,就是一位倚靠實力與精密鍛鍊的運動員。

今年,索維金娜褪去母親身份與標籤,再次飛躍起來,這一役,她只為自己而戰。

Oksana Chusovitina 在運動場上留下的身影


Oksana Chusovitina VT Goodwill Games EF 1990


Oksana Chusovitina Vault EF World Championships 2003


Oksana Chusovitina  Olympic 2004


 


Oksana Chusovitina London Olympic 2004


Oksana Chusovitina (UZB)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