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這種病》《父親這種病》之後,岡田尊司的新書《夫妻這種病》提出對日本夫妻生活的細緻觀察。為什麼婚姻裡的太太普遍不快樂?誰奪走了妻子的光環?當社會理所當然的把養育責任視為妻子的義務,妻子們的憂鬱症,在於除了家庭之外,找不到自己人生的價值與發展空間。(推薦閱讀:

 

誰奪走了妻子的光環?

年過三十五的愛菜,持續處於心情低落的狀況,最後被確診是憂鬱症,持續了半年的藥物治療,但仍然沒有改善。為了探究是否有其他問題,愛菜前來諮商中心。在初次會談時,愛菜表示兩個孩子的教養責任全落在她身上,好不容易捱到孩子的狀況終於穩定了,卻因為婆婆中風而把婆婆接過來照顧。

她的丈夫晃一,只要一講到和母親有關的事,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很情緒化,愛菜只不過是希望丈夫讓她發洩一下不滿,但丈夫卻連讓愛菜發牢騷都不允許,而且動不動就說:「也不想想是誰在養妳?」丈夫把愛菜沒有賺錢養家這件事,當作缺點般地不斷刺傷她。

但是,愛菜直到結婚以前都在擔任幼教老師,雖然婚後愛菜仍想繼續工作,但是下班回家來不及準備晚飯時,丈夫就會滿臉不悅。新婚時期就曾因此而吵架,所以她決定家庭優先,流著淚辭去了工作。(推薦閱讀:

而後,兩個孩子出生,再加上照顧婆婆,愛菜每天為家事忙得團團轉。

沒想到這時竟然發生更讓她受打擊的事。起因是照顧婆婆一事,被丈夫的姊姊挑毛病。婆婆因為肺炎而住院,小姑卻說得一副是因為愛菜照顧不周而引起的樣子。而在一旁聽她和小姑對話的晃一,卻沒幫她說一句話,令她很受打擊。

從那時開始,她的心情便極端沮喪。這種情況下,連丈夫也發現愛菜的負擔太重,於是,婆婆出院後便進入養護中心,但是愛菜卻彷彿被拿掉電池般,大部分的時間都躺在床上。

過去的愛菜絕對不是這樣的人。她的個性認真負責,不論家事或照顧病人幾乎都做到無可挑剔。她把從事幼兒教師時所受的訓練,落實在家庭的照顧上。就某個意義來說,正因為比別人加倍努力,反應也加倍地大。

把愛菜逼到無路可走的問題點,一個是愛菜追求完美的性格。如果能稍微降低目標或期待,不要只有滿分或零分,十分、二十分也比零分強,練習讓自己接納做到五十分也沒關係。

另外一個同時奪走愛菜活力與希望的問題,是她過去從工作中感受到極大的成就感。

但是婚後忙碌於養兒育女及照顧婆婆,遠離在職場中大展身手而獲得肯定的經驗,無法發揮能力和專業,難以體會自身的價值或成就感。雖然家事、教養、照顧婆婆也非常重要,卻沒有人對自己表達感謝。何況,從丈夫的態度能看出他徹底貶抑沒有在賺錢的妻子,使得愛菜心靈極度空虛。(推薦閱讀:

諮商時也針對這一點,建議她趁現在婆婆待在養護中心,孩子差不多可以放手了,正是重返職場的好時機,而後,愛菜開始具體思考如何重新展開工作,工作的熟悉感重新找回來以後,也逐漸恢復自信。當她無精打彩時,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蒼老,但現在卻判若兩人般地顯得年輕。丈夫在一起接受諮商的過程中,也反省自己給妻子過多的負擔,同時也藉著妻子開始工作的機會,分擔部分家事,看到美麗且充滿活力的妻子,丈夫也喜形於色。(同場加映:

愛菜透過自身的經驗,她以和年輕時不同的觀點來看育兒及教養工作,更加感受到工作的樂趣。最近更擴大活動範圍,開始擔任子女教養講座的講師。

重新找回像自己的人生

這個案例中的愛菜變得無精打彩,對人生失去希望的一個因素,是被剝奪了能發揮自我才能的工作,囚禁在家庭這個狹窄的空間。

這種狀態,稱為「籠中鳥症候群」。愈是原本在職場上活躍出色、受到周圍肯定的人,進入家庭後成天只忙於家事、育兒,愈容易變得無精打彩,連日常生活都顯得有氣無力。(同場推薦:

在這個追求自我實現的時代,有必要借助外面的良性刺激及認同,保持身心活力及健康。

愛菜也是這樣,婚前能在工作中享受到的成就感,但不得不待在家裡時,便失去活力。丈夫在外面工作享有自由,卻貶抑擔任副手而忙得團團轉的妻子,把家事、育兒、照顧母親的事都推給妻子。即使如此妻子仍然拚命全力以赴,到頭來不僅沒有得到絲毫的感謝,甚至連丈夫也無法和自己站在同一陣線,岌岌可危地保持平衡的內心,終於崩潰。

現實中也有不擅長家事,只適合在職場上發揮的女性,這時候若是被束縛在家中,更容易發生適應不良的問題。(推薦給你:

要讓鳥籠症候群痊癒的最好方法,就是放出鳥籠,重新接受外界刺激。

傳統的「男主外,女主內」的分工方式,很難邁向尊重個人的成熟社會。不論男性或女性,依個人適合的角色來分擔,也是一種方法。

喜歡在外面工作的人,就選擇適合在家擔任協助的人作為伴侶。兩個人都想擔任主角的結果,就是有某一邊會不滿,避免兩人發生裂痕,建立穩定關係,進行公平的角色分擔是不可或缺的。(同場加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