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金燕演唱會上對媒體的告白,談到為何長久以來不與父親和解的原因。我們期待的,不是父親的道歉,而是在所謂「不完美」的家庭裡,單身母親、單身父親、單身家庭的女兒,可以活得不羞愧不為難。(推薦閱讀:

昨日謝金燕演唱會,豬哥亮提著 22 個花籃向前卻得不到回應,他撂下一句話離場:「她的身材是我借錢修的,不見我沒關係,我很高興,我做人失敗,以後我重做。」。

媒體先抨謝金燕冷血不認爸,而後劇情急轉直下,在她演唱送給媽媽的歌時,她發表了不見爸爸的原因。謝金燕與母親、姊姊的「遭遇」被網友異口同聲的憐憫,她從那個不孝的女兒一夕成長為勇敢的女人。

媒體報導「謝金燕在演唱會中揭開家醜瘡疤」,他們說姐姐帶著不堪淚灑小巨蛋。在這次新聞裡,我想以下面三個討論,期待台灣的家庭,無論是父親、母親、還是女兒,都可以活得不那麼阿信,社會可以給他們身為單親家庭、單身爸爸也理直氣壯的理由。

當父親浪子回頭?「我愛你」是種暴力

許常德說:「豬哥亮和謝金燕的父女新聞,顯現台灣家庭的親情是既過度用力又毫無智慧,以為擔心就是關心,以為壓抑就是執著。大家都只在乎自己要給什麼愛,都不想想沒有同理心的愛是種暴力。」

許多人從小受到媒體耳濡目染,認知豬哥亮是個好明星但不是個好爸爸,長大受到媒體大篇幅報導,看見豬哥亮的「洗心革面」。媒體經常給豬哥亮發言權,聽他說對家庭的懺悔、對女兒的想念。豬哥亮想必是氣急敗壞,才會語出「她的身材是我修給她的」,我不覺得憤怒,反而感慨,即便他想要重新做人,在我們生活的社會裡,恐怕也是不給他機會了。我們活著的世界裡,很少讓一位父親,能無愧成為父親。

因為不懂得做一個父親,才會覺得「我給你的愛你理應回報」,才會發出「就算我的過去再骯髒,你是我的女兒就得接受」等親情召喚。


(圖片來源:來源

豬哥亮這樣癡心盼望女兒回頭的雙眼,像是許多台灣父親的模樣。三十四十的時候,他們忙著拼事業,孩子好像就成為家裡的盆栽,只要我有定時灌溉你就會長大。父親的缺席,除了父親本人的選擇,或許更多是社會規範。身為一個男人,不准哭,不准一事無成,不准靠老婆吃飯。

所以在更多時候,父親是孩子成長過程裡的叛逃者,只有父親本人,覺得自己一肩扛起經濟,細數著自己的付出,忘卻他的妻子、孩子的母親的情感勞動與經濟勞動。在這樣的關係裡,真的有人自由嗎?親情裡我愛你,是種暴力。我愛你,所以你理所當然要接受我的道歉;我愛你,所以你要按照我想要的形狀長大。於是父親要活得很像「父親」,母親要活得很像「母親」。(同場加映:寫給媽媽的告白信:親愛的媽媽,妳可以不堅強

先前豬哥亮還遙遠祝福謝金燕的時候,群眾似乎都抱著一絲「家庭重聚」的期待,他確實也主動出擊、變成一個浪子回頭的好父親。只是這樣的回頭,對謝金燕來說太遲太沈重。所謂的「孝與道義」把誰釘固在一個不能動的家庭位置?最難堪的不是他作為一個拋家棄子的父親,是他絲毫不懂如何愛這個家庭,一味認為自己可以運用父親的權利來指使女兒靠攏、來感化過去。

家醜不可外揚?世界上真有完美家庭嗎

或許你也很好奇,所謂的家醜,為什麼男人老是可以坦蕩蕩,女人總是低頭道歉的那一位?

「當我們對男權文化進入深入清算後,發現男權文化僅僅把女性當作傳宗接和洩慾的工具,總是強調母天職來壓抑女性自我多方面的生命欲求。在男權文化背景中,女性內心過強的母性情節,往往使得女性成為自我母性的異化物,它可能反過來否定女性生命,使女性重新淪為男權文化中的女奴。」——李玲《中國現代文學的性別意識》

婉謝父親的老派親情,謝金燕說,說出事實對不起爸爸,不說對不起媽媽。身為一個在「家醜」之下成長的女兒,她覺得很抱歉。無論是姐姐本人,還是媒體,不外乎用家醜外揚來看這次事件。因為是家醜,所以姐姐很勇敢,因為受害者坦承受過的傷,所以理當同情。


(圖片來源:截圖自中天新聞)

所有人都認為,她說出家庭的內幕,像是道出一個很髒很重的字,多麽值得鼓勵啊!爸爸家暴、跑路又外遇,媽媽與人共事一夫、姐姐被當作人頭簽字欠債,這些爸爸犯的錯,謝金燕都說對不起了。

家醜對立面指涉的是對「完美家庭」的想像,於是女人一旦「守不住」男人,絕對是她失格;女兒一旦不認父親,一定是她不盡孝道。

看電影《控制》時,主角一直要離開這段充滿假象的婚姻。他無法被契約束縛,他無法扮演。反而是妻子艾咪說,扮演,就是婚姻的本質不是嗎?因為婚姻必當完美,所以女人才要竭盡全力地寫著種種劇本。(同場加映:

但有誰的家庭真的完美呢?它被預設為所有人的嚮往與追求,有個賢能妻子、有能力的丈夫、向學的女兒,就是完美家庭了嗎?

家醜不可外揚,來自認為身在「不完美家庭」裡不潔不淨的羞愧,來自女性自古以來的隱忍與以和為貴。如果人人生來有所缺陷,我們又為何只吹捧家庭與親密關係中的漂亮,不能正視它的缺陷?

我希望的是,有天謝金燕說出父親曾經外遇拋棄家庭時,她無需覺得羞愧,有天她說出家裡曾經發生的一些事,就像說出人身上必然存在的缺點一樣自然自在。

勇敢的女人:社會制度該看見單親媽媽的存在

謝金燕在陳述車禍時母親的焦灼,許多觀眾都流淚了。身為一個單親媽媽,她咬著牙不喊痛、堅強的她一夜白了髮。我總覺得,這些毅力過人的母親,都是社會與國家逼出來的。社會逼她不能軟弱,逼她做不好一個妻子、起碼要做好母親;國家逼她因單身母親的身份在經濟或生活上充滿了困境。


(圖片來源:截圖自中視新聞)

於是謝金燕的母親,就這樣低著頭、咬著牙,度過的絕大部分的人生。她不想招人耳目、她不想張揚痛苦,忍耐,真是女性最好的性格。文化、環境對這樣多數的媽媽形象,不能再叫她們忍。(推薦閱讀:

2010 年內政部統計單親家庭比例,新北市 15 歲以上離婚及喪偶的單親人口數,平均每年以 5 % 的高比例成長,單親家庭占比例佔 9.82%。他們大多面臨經濟匱乏、子女負荷、親子關係難以維繫、社會人際關係改變、社會歧視與偏見、缺乏安全感、身心飽受煎熬、住宅選擇受限等等。許多女性在成為單親媽媽後,不但不能得到原生家庭支持,「單親家庭」身份也會在職場、學校受到歧視。許多單親爸爸不敢「示弱」提出經濟需求與教養困境。

不論男性女性,我們都應該支持且祝福「成為單親」的家庭,以法律與內心的教育同時讓「家庭角色」都有選擇餘地。我們可以對爸說聲母親節快樂,對媽說你無須自責。

謝金燕的發表裡,曾經「丈夫就是媽媽的天」,現在打破了天,家庭開了天窗,誰說這對母女依然不幸?誰說他們「父女一家團圓」後的日子會更快樂呢?固守僵化的家庭樣板,做個好母親、做個好父親,無疑是蓋起那片天,遮住身而為人的有所為有所不為,能夠更盡善盡美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樣。

祝福姐姐一家人,無論勞燕分飛、還是成家立業,我們的社會輿論與福利制度,都能讓他們有幸福的可能。(推薦你看:

謝金燕發表全文

每個人,生命中都有一位最重要的女人,我生命裡最重要的女人,就是媽媽。

家裡的家務事又臭又長,不斷的,反覆的,被重複報導著。自以為低調就可以保護家人,卻也依然無法改變,這些讓大家厭煩的新聞一直存在,很抱歉讓大家看笑話了。

有些話說了對不起爸爸,所以選擇什麼都不說,永遠不想傷害我的父親,因為愛爸爸。但不說其實對不起媽媽,雖然媽媽一直覺得不用為自己的人生去爭取和埋怨。

媽媽是一位傳統女性,丈夫就是她的天,父母親在四處公演劇團舞台後的木板床生下姊姊和我,婚姻裡所有不公平的要求媽媽都會妥協。生活裡的言語暴力她挺住;日常裡的肢體暴力她可熬,只求小孩有個完整的家。

媽媽這輩子最難堪的過往,就是父親開始有了歌廳秀演出後,為了妥協丈夫對家庭照顧的承諾,而答應了丈夫的請求,同個屋簷下接納丈夫外遇的女人而同意共侍一夫。

父親對媽媽的這個承諾維持不久,媽媽的世界崩塌了,母女三人終究得被拋離,以爲小心翼翼守護的家庭破碎了。

媽媽曾經埋怨,因為一起奮鬥多年的苦日子才剛過;媽媽曾用盡氣力反抗,因爲被拋離的她一無所有。唯一剩的避風港娘家,也為了父親而信用蹦塌了。身無分文的她,只剩兩雙小手牽著她⋯⋯⋯

婚姻裡的委屈媽媽能吞忍;單親媽媽的艱辛她能承受,姊姊和我就是媽媽的全部,媽媽說,她拼命掙得一口飯吃 姊姊和我絕對不會餓死。

我迫不及待的希望可以賺錢養媽媽,單純為了第一名獎品——機車一台,我報名了歡樂週末派。或許這是人生的試鍊,也許也是老天的考驗,剛出道不久的我,和姊姊出了場嚴重車禍。媽媽徬徨無助,赤著腳在救護車聲劃過的夜晚街頭奔跑,焦急的守在病榻前寸步不離,堅強的她一夜白了髮。

姊姊全身百分之六十重度灼燒燙傷沒立即生命危險,而我是骨盆腔碎裂、肺積水、雙腿嚴重骨折、生命垂危、昏迷了三天三夜。這個車禍喚回了我們好久不見,知名度響亮的爸爸。

我醒了後被醫生宣判後半輩子半身不遂,就算命運這樣迫使媽媽低頭,她也咬著牙不喊痛,只要女兒活著,重健的日子再艱難,對媽媽來說都可以挺過去的。好久不見的爸爸承諾又給出了,想彌補失去的親情,帶著姊姊回去照顧,女兒們長大成年了,媽媽同意我們擁有父愛。

短暫幾個月裡,姊姊和我好開心,有父親的關愛!父親要再婚希望我和姊姊當伴娘,媽媽給予祝福更鼓勵我們支持父親。但,父親的承諾一樣維持不久,姊姊在槍聲中嚇醒,才知道空盪的房子裏的人都跑了,只剩她一人⋯

此時只有媽媽再把姊姊接回,此後的日子,漫天飛的借款支票、借條⋯⋯。姊姊在短暫擁有父愛的過程中父親用姊姊的名字簽出的票都湧進來了⋯此後我們母女三人的日子只有法院、傳票、債主。

媽媽的前半生,奉獻給一段不忠誠的婚姻,面對過去的不堪和委屈,她沒有想反駁,她認命。獨自一人照顧姊姊和我,不願再提起和怨懟。

這麼多年來我的媽媽不曾發言,不曾透過任何方式渲染親情這件事,很多時候很多事,沉默者並不代表是錯的,發言者並不就是做對的。

媽媽想要的生活很簡單,她不想再被打擾,不想因為心軟而讓女兒受傷,爲母則強的天性讓外界來誤解她的無情都無所謂,她還是只想牽著兩雙小手、單純生活。

媽媽活在輿論的壓力裡,媽媽反對女兒認父的堅定信念裡充滿了無奈跟平靜,不批評、不哭訴、不傷害對方這是她最偉大的容忍。

我的生命裡有一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女人,這個女人就是我的媽媽。

改變性別規則 創造時代,來聽大女子講座!五月也要溫柔生活,在這裡,遇見更多為生活奮力的大女子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