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新聞上的女童案,都讓我們疼痛,更希望用多元角度,關心被忽視的族群。女人迷以「性別、多元」切入生活為旨,期待為性別、差異創造發聲空間。創立第五年,共同創辦人瑋軒與我們聊聊女人迷的起心動念。女人迷作為華人性別意識女力媒體,我們談性別,因為我們期待溫柔鬆綁父權違建,創造出自由平等的環境。如果不是現在,那會是什麼時候?如果不是你我,那會是誰?(推薦你看:給自己五分鐘,我們可以活在更好的世界

「我訴諸理論,因為我感到疼痛。作用於我身上的疼痛如此劇烈,讓我舉步維艱。我絕望地走到理論面前,試圖理解,試圖摸索作用於我周遭與我身上的傷。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有一天不再疼痛。我在理論裡頭,找到自我療癒的位置。」— (女性主義學者, Bell Hooks, 1994)


圖片:女人迷樂園外牆

這一兩天,我相信有無數人不敢看新聞,我相信有無數人看了新聞就忍不住落淚,我相信大家在內心深處或許憤怒或許哀傷,我也屬於不敢看新聞的那種人,我光看標題,心就痛了。但在心痛的同時,我更希望我們能多做一點什麼。Bell Hooks 的這句話,是我研究所第一堂課的一句話,這句話,不僅在當時震撼我心,也成為我這一路推動女人迷的重要精神指標,到今天,看到隨機殺童案的新聞,看到婦女救援基金會跟女人迷和臉紅紅合辦的「拒絕復仇式性愛」活動和記者會,這句話也在我心裡隆隆作響——我必須做點什麼,才讓這些疼痛離開。

創辦女人迷,是我對這世界「有感」(emotion) 而產生的行動 (action)。創辦女人迷,是因為我內心感到疼痛,我知道這世界還有好多聲音不被理解不被聽到,我知道這世界不該只有一種標準。性別(Gender)作為一種學科,作為一種專業,作為一種角度,它代表的是如何系統化、結構化的去理解發現世界權力動態關係。

透過性別的角度,我們才有機會解構(deconstruct)權力關係,我們才有機會聽到各種多元(diversity) 那些「相對弱勢非主流」聲音,才有可能讓當權者/當局者能更進一步處理潛在問題。當這個世界對「性別」漠然,所帶來的問題,不僅牽涉「女人」或所謂非多數性別認同者,其實對性別漠然,會讓大眾忽略許多重要議題(如兒童安全, 親密暴力, 或親職輔助系統等配套機制設計)。

性別的問題,完全不是「女人」的問題,性別的問題,是「多元觀點」的問題,是你是否對於所謂「他者」(the other)能夠理解、包容、傾聽、進而對話,是承認這個世界不是也不應該僅被一種特定「主流」(mainstream)思想主導。(延伸閱讀:

性別的問題,就是人對於「整體社會環境」的認知問題,性別的問題,其實是每一個人的問題。

這五年,我們一直默默在做,但我知道,女人迷還要做的,還能做的,還有更多更多。首先,就是,希望有更多更多更多既得利益者,能重視性別的問題,讓更多人培養性別意識,進而可以促進性別意識生態圈的發展。殺童案的背後,除了那些眼淚,除了那些對死刑的討論,我在意我們可不可以去關心那些母親的需要跟選擇?

性侵案件的背後,除了法律的設計,我在意什麼時候哪些受暴的女人女孩不要再覺得是自己的錯?女性職場發展瓶頸的問題,我在意我們有沒有辦法給更多女孩們不同的角色楷模(role model)和真實啟發。還有太多太多問題,還沒被處理,還沒被發現,還沒被重視,還有太多太多問題,都讓我內心疼痛不已,在意不已。

如果你在意民主,其實,你絕對會在意性別,而且你應該在意性別。

性別的問題,跟民主很像。民主是每個公民透過參與來實踐對於國家社會的想像與期待;而性別,則是每個人透過與其他個體、文化符號(語言、影像、媒體媒介)、社會環境的各種面對與交易(encounter & transact )而實踐。每個人都在透過各種對話,反應和暗示社會的權力結構想像。民主是在意「每個人」政治參與的「同質性」;性別,則是把「每個人」的「多元性」、「異質性」強調出來。(推薦閱讀:

一個求同,一個存異。但也唯有求同存異,才能讓我們的社會更接近我們所渴望的——穩定、平等而且自由。我們唯有先理解差異在哪裡,才有可能設計出能保證同質性機會的系統制度,才有可能創造出自由平等的環境。

「真正的自由,是無所畏懼。」—— 翁山蘇姬

五年前,創辦女人迷,是因為因為看到太多人不自由,讓我內心深處感到疼痛。我們希望,我們可以帶給社會更多元的聲音,我們希望能帶來各種不同角度的思辨,女人迷希望能夠帶來的是 —— 自由。真正的自由,是不需要害怕,不需要害怕成為自己,不需要為了成為自己而抱歉。(延伸閱讀:

我衷心希望,我們可以鼓勵更多女人找尋自己的志業,更多媽媽無縫接軌的重回職場,更多媽媽可以當個自信的專職母親而不覺得膽怯,更多女人不用擔心升遷和薪水漲幅是否機會均等,更多女人不再被性暴力威脅,更多女人不用害怕說出被性暴力對待而能揪出更多惡行,更多女人可以坦蕩蕩的面試,不需害怕回答自己是否有結婚或生育計畫而影響求職的結果,更多女人不需要擔心自己三十五歲前還是單身,更多女人不需要面對「沒人要」或「是你太挑」或「女生不需要這麼優秀」的話語結構。更多女人和男人,可以面對自己的想望,而且能無所畏懼的成為自己的想望。(推薦閱讀:

真正的自由,是無所畏懼。我期待,我們可以活在一個讓母親父親不再畏懼,男孩女孩不再逃避的世界裡。我們創辦女人迷,是因為我們內心疼痛不已,我們想要解決那些無以名狀而且巨大的問題。

我渴望你也感受到那些疼痛,讓我們一起改變這個世界吧。(寫寫性別觀察問卷:給自己五分鐘,我們可以活在更好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