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你覺得人生充滿壓力,似乎總是為了別人的期待,決定自己的人生方向,你很想打破這樣的循環,卻又心裡覺得害怕,怎麼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海苔熊援引榮格心理學,談人格面具,在眾多人格面具之下,真的有所謂的「真正的自己」嗎?(同場加映:14 部更了解心理治療與諮商的電影片單

「這個世界充滿裂縫。我們自小便活在上一代的『期盼』底下,大人們定下遊戲規則,希望小孩乖乖的一直遵從。努力讀書,努力工作,建立家庭,生兒育女,賺錢養家,平平安安地渡過一生。你可以有夢想,就是成為醫生、律師或生意人。能賺錢,就是成功;甘心平庸,就是貢獻。也許你不認同,但他們說:『這都是為了你好。』他們也曾活在夢中,只是以為你發著同樣的夢他們渴求繁華和安定,卻忽略貧窮的悲鳴他們深愛著金錢與權力,你卻更在乎自由和公義。裂縫一直都在,它要吞噬年輕人的夢。少年呀,明明知道這不是你所追求,跑吧,不要讓人生充滿遺憾。終有一天,人生的規則會被你改變。」——雞蛋蒸肉餅(GDJB)。《逃亡吧,少年呀!》。

前幾天收到 Her 這個新品牌音樂宣傳的試聽帶,文宣裡面的這段話,打動了我心裡面的一些什麼。如果我們一直戴著面具過生活、如果我們一直活在別人的期待、如果人生的意義是由別人所決定,那麼自己究竟還可以做些什麼?

心裡的四種面具:真的存在一個「原本的你」嗎?

「這不像你呀,你平常不是這樣子的!」

「你把我嚇壞了,怎麼變成這樣?」

你是否有聽過朋友跟你說過類似的話?當那個平時幽默開朗、總是逗大家笑得花枝亂顫的你突然暴怒、憂鬱、陷入情緒漩渦、不想講話、或者做出跟以往不一樣的行為的時候,是不是有些朋友就會用這些話來標籤你?而且在很多時候,你自己也嚇到了,因為那的確不像是「原本的你」。

可是,真的存在一個「原本的你」嗎?從榮格心理學的角度來看,人格面具其實是一種自己也認同的假面具。一般來說,有幾種常見的人格面具(其實有很多種,這裡只列舉幾種):

1.制服或角色的面具

醫生、護士、郵差、警察、消防員、公司的職員、學校的老師、打掃的清潔人員等等,我們每天的學習或工作都有一個特定的角色,而在這個角色裡面,我們也會被期待表現出特定的行為。即使回到家之後,丈夫、妻子、父母、小孩,也都有「該有的樣子」。這些「自己必須有的樣子」或是「別人希望我有的樣子」,都是人格面具的一部分。

2.家庭期待的面具

有些人,一直無法變成那個「很有成就的自己」,就把孩子當成他們的「延長」,認為出人頭地是他們該有的樣子。也有些人,一直把自己看成父母的延長,一路唯唯諾諾的跟隨著父母的期望讀書到出社會,才發現這根本不是自己要的[1]。

還有些人,一輩子都在逃亡,不想要被框在父母口中的的「某種樣子」裡面,他們以為逃跑就是一種獨立,最後才發現根本沒有自己「真正想變成的模樣」,只是「為了對抗而對抗」。

有一天他們會發現,口中那個「恨不得趕快消失的人」,其實同時也是自己很愛的人,也終於發現,否認的背面不是恨,而是愛。

3.成人的面具

我們常常會說一個人長不大、會說他不是跟男人,只是個男孩、會說一個人不夠成熟、想事情不夠周全,其實就是心裡面擁有一個「成人應該有的樣子」的面具。為了要和大家一起生活,通常我們都可以發展出這樣的面具,但我們也可以看到某些人,不想負起責任、想要無憂無慮的過日子、這種人在榮格心理學裡面稱為「永恆少年」或是「彼得潘症候群」[2]。

不過,有些人之所以可以一直「長不大」,表示他總是有辦法找到照顧他的人。換句話說,如果你總是愛上不負責任的「男孩」,你該思考的不是為什麼自己總是遇到軟爛男,而是自己是否母愛多到滿出來,讓這些男孩可以在你身旁存活下來。(同場加映:


圖片取自About Her[Alomar1] 專輯

4. 心裡面的女孩

或許你早就知道,每個人的心裡面都住著一個女孩,一個想被呵護、關愛、好好捧在心裡面的一個女孩。但你可能不知道的是,真正住在我們心裡的並不是女孩,而是「Her」。有些時候,我們需要走到很遠的路,再回頭看看自己,這樣的一個轉身,才可以看見內在的那個「Her」。

對於男人來說,這個 Her 是他心裡面母親的印象(anima);對於女人來說,這個 Her 可能代表內心的一個小勇敢,一個對於理性、溫和、尊重和公平的期待(animus)*。

而那些還沒有辦法看見或面對內心另外一個部分的自己的人,無法接納心中那份溫柔或堅強的自己的人,可能會攜帶著「是個男人就該要有男子氣概」或是「女人絕對不可以被男人支配」的頑固面具,不論是對自己或感情,都少了一點寬容。可能會在不同段的關係當中反覆擺盪,或者跟一個人在一起,但總是覺得有點不公平,因為對方和自己想像中「應該」的樣子並不一樣[3]。

可是,真的有一個「應該」的樣子嗎?

成為自己的小小花國國王

「我們必須徒手描繪,靜物的陰影。」——王榆鈞 ,《白描》。

指出這些原型或面具,並不是要我們把它摘下來,而是要我們留一些時間,和自己說說話。每個人的心裡都有一塊不願意接觸的自己,就像是靜物的陰影,當我們願意停下來好好的描繪它,或許它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可怕。

「地球上的人們 每天每天 有一點不太快樂 
等待誰出現 
南瓜馬車玻璃鞋 你還在等嗎 童話的情節 
每個人都是公主 現實的世界 每個人也是國王 」——23號半,《小小花國國王》

有一天你會發現,那些你想像中的幸福並不是靠某一個人出現來圓滿的。那些你所等待的童話情節,可能永遠只存在你的想像裡面。那些你的恐懼和期待,其實都是你自身的一體兩面。你也會發現,快樂可以是自找的。因為不論世界如何變遷,不論其他人的期待如何更迭,你是唯一可以統治「自己」這個國度的人。(同場加映:

為了自己,快樂地出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