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觀察是女人迷的短篇新嘗試,我們用一千字談論性別,溫柔地談,自我辯證地談,為開啟溝通而談,為更好的活而談。今天我們看民進黨立委余宛如提出開放行政官員與立法委員可帶三歲以下孩童進入立院的提案,卻引起網路媒體與鄉民的強烈反彈。今夜,我們想說,余宛如不只是余宛如,她是成千上萬,疲於奔走在職場與家庭,活在兩份時間裡,卻從未被關注的職場爸媽。(同場加映:

「開放職場友善的大門,對於父母親而言,是備而不用。職場環境與幼兒照護是衝突的,藉由通過修法,立法院可以作為象徵性的開放。立法院也是職場,也有爸媽,我們可以示範,開放職場空間對雙親家庭更友善。」——民進黨立委余宛如

余宛如提案修正立法院議場規則第十條,希望開放行政官員、立法委員可以帶三歲以下的孩童進入,能及時就近照顧與補餵嬰幼兒。「這件事情才讓我發現,議場的門一直是『關著』的。」余宛如說。

3/3日網媒發文立刻酸溜溜地說「這麼好,那老百姓也可以嗎?老百姓納稅捏,老百姓托育也是很難的問題。」並且 Hashtag #選立委不是給你爽的 #小孩在場裡哭鬧怎麼辦,同時開了民調,詢問全民是否同意。

讓我們先問自己,你覺得育兒是誰的責任?

近期才看到 Melinda Gates 談 Gender Gap,提及母親的無償勞動成本(unpaid labor)與時間分配導致的貧窮現象(Time poverty),母親被期待扛起照顧孩子與處理家務的「責任」,而我們從不認為家務/家事也是勞心勞力的工作,我們從不承認這份工作多半是女性在做,無論她是全職家庭主婦還是職業婦女。(同場加映:

事實上,說「母親的無償勞力成本」並不精確,因為養育孩子理應該是兩個性別共同的工作,育兒應該是社會共同的責任,不應該傾斜落在單一性別的肩膀上。

只有當我們停止認定育兒是單方責任時,我們才能體認到兼顧職場與家庭,需要花費多大的力氣,需要多麽精準分配的時間,而現況又有多麽的不足,不只是法律,更是人們難以撼動「男人養家,女人顧家」的既定印象。(同場加映:

讓我們把鏡頭拉到歐盟議會,義大利籍的議員 Licia Ronzulli 開啟帶小孩上國會首例,她當時就說:「我把孩子帶在身邊,是因為想要讓大家看見母親得上班,又得照顧孩子面臨的難。」這話說得理直氣壯,如果你們能看見,你們便會開始知道,這件事情從不輕易。

這名義大利籍議員的創舉當時被台灣媒體讚揚是性別與職場進步的開始,卻沒人想過台灣會不會也有這樣的需要?台灣會不會同樣有職場爸媽深受其擾,每天活在身份切換裡,擔心工作無法盡全力,又擔心消失在孩子的成長記憶?會不會有一天,更多父親能夠共同承擔這樣的挑戰?有一天,我們要等多久?

直到身為職場女性的余宛如提了出來,她自己苦過懂過,希望以國會為首要示範,讓法律備而不用,讓社會直面職場爸媽的難,讓更多人理解育兒不只是母親的責任,然後大眾媒體與鄉民馬上酸她。

當許多人忙著把麥克風湊到余宛如跟前,急急忙忙地問她你這提案是不是根本私心,是不是為了個人,為什麼要照顧孩子不乾脆回家乖乖當家庭主婦?如果根本無法分心,幹嘛出來選?我不意外為什麼台灣的職場與家庭環境都越來越惡劣。

要解放「女性等同母職」的社會期待與沈重壓力,最好的方法是讓男性無痛加入育兒行列,進一步推動親職友善的職場環境與文化。

個人即政治 Personal is political, 這一夜,余宛如其實不只是余宛如,她是成千上萬個,疲於奔走在職場與家庭,活在兩份時間裡,卻從未被關注的職場爸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