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
82年生的金智英
為你的性別經驗所選

82年生的金智英

NT $310 85
NT$264
數量
-
+
嗚嗚!庫存緊張,不能再加囉!
加入購物車
0 人收藏了這個商品
每購買一本,女人迷即捐贈 5 元給 Teach For Taiwan 為台灣而教

女人迷作者私心喜愛

女人迷作者 Amazing's quote

金智英受這樣的教育長大:女孩要懂保護自己,裙子不能穿太短

——女人迷作者 Amazing

《82 年生的金智英》作為一本小說,在架空的世界中敘事,可是我們都心知肚明,這些都是來自真實世界的隱喻,因太過寫實而刺眼,卻不容再忽視下去。

書海茫茫,我們選了這本

你們可以對一切都覺得理所當然,
我卻再也沒辦法繼續忍氣吞聲。
可是我只有變成別人,才能為自己說話。
我是金智英,1982年生。

 

金智英,1982年4月1日生於首爾。
她有著那世代女生的菜市場名,生長於平凡的公務員家庭,大學就讀人文科系,畢業後好不容易找到還算安穩的工作,31歲和大學學長結婚,婚後三年兩人有了女兒。接著,在眾人「理所當然」的期待下,她辭掉工作當起平凡的家庭主婦……

某天,金智英的講話和行動變得異常起來,與丈夫講話時,用的是自己母親的口吻,或者化身成已經過世的學姊,脫口而出驚人之語;到釜山婆家過節時,又有如自己母親上身般,以「親家母」的身分向婆婆吐露內心的不滿。

最後丈夫決定帶她接受心理諮商,就在與醫師的對話中,她慢慢揭露出自己的人生故事……
 

精彩段落搶先看

金智英出生在 4 月 1 日 愚人節

作者一開始就暗示了她的生命將充滿荒謬及無奈

「智英」就是那一年韓國的菜市場名,正如台灣常見的雅婷或是怡君,在萬萬人中那麼地平凡,一如你我。智英的女性生命,註定了她從小時候開始,在家中的地位就不如弟弟,奶奶把最好的都給弟弟,不讓他做家事,抱在懷中惜命命,智英跟姊姊卻必須主動幫忙做家事,因為她們是女生。上了小學開始,班上的座號從男生先開始排,正如我們也從來沒質疑過為什麼男生的身分證字號是1開頭,女生卻是 2 開頭。

金智英就是受這樣的教育長大的——女孩子凡事要小心、穿著要保守、行為要檢點、危險的時間跟人都要自己懂得避免,否則問題是出在不懂避免的人

閱讀文章

讀讀目錄

二○一五年 秋
只有你們家人團聚很重要嗎?我們也是除了過節以外,沒有其他時間可以聚在一起好好看看三個孩子。最近年輕人不都是這樣嗎?既然你們的女兒可以回娘家,那也應該讓我們的女兒回來才對吧。

一九八二年~一九九四年
為什麼學校要讓男同學先排學號,為什麼男同學總是一號,凡事也都從男同學開始,好像男孩優先於女孩是理所當然之事。永遠都是男同學先開始排隊、先出發、先報告、先檢查作業,而女同學則是趁著男同學在進行這些事項的期間,時而感到慶幸,時而感到無聊,卻沒有人質疑過這樣的順序安排,只是默默等候著什麼時候輪到自己;就好比大家從不曾質疑過身分證上為什麼男生是以阿拉伯數字一開頭,女生則是以二開頭一樣,所有人都理所當然地接受這樣的安排。

一九九五年~二○○○年
金智英那天回到家以後,反而被父親嚴厲地斥責了一頓,為什麼偏要去那麼遠的補習班補習、為什麼要跟陌生人說話、為什麼裙子那麼短……金智英就是受這樣的教育長大的──女孩子凡事要小心、穿著要保守、行為要檢點,危險的時間、危險的人要自己懂得避免,否則問題出在不懂得避免的人身上。

二○○一年~二○一一年
社長很清楚這份工作壓力有多大,與結婚生活、尤其育兒生活絕對難以並行,所以才會認為女職員不適任,而且也沒打算調整公司員工福利,因為他認為:與其為撐不下去的職員補足相關福利使其可以撐下去,不如把資源投入在撐得下去的職員身上,還更有效。
企業家的目標最終是賺取更多利益,所以無法責怪想要以最小投資創造最大利益的社長。但是只看眼前的投資報酬率,難道真的公平嗎?如此不公的社會最終還會剩下什麼呢?在職場上倖存的這些人真的幸福嗎?

二○一二年~二○一五年
「智英,可是我覺得妳不要只想著自己會失去什麼,要多想想妳會得到什麼。成為父母是多麼令人感動又富含意義的事情啊,而且如果真的假設遇到最糟情況,實在找不到可以托嬰的地方,導致妳不得不離職也別擔心,我會負責養你們的,不會讓妳出去辛苦賺錢。」
「所以你失去了什麼?」
「啊?」
「你不是說叫我不要老是只想失去嗎?我現在很可能會因為生孩子而失去青春、健康、職場、同事、朋友等社會人脈,還有我的人生規劃、未來夢想等種種,所以才會一直只看見自己失去的東西,但是你呢?你會失去什麼?」

二○一六年
所以不論是多麼有能力、表現優秀的人,只要解決不了育兒問題,女職員都免不了會帶來這些困擾。

作者的話
作品解析──金高蓮珠(女性學者) 你我周遭的金智英
譯者後記

作者簡介

趙南柱(조남주)

1978年出生於首爾,梨花女子大學社會學系畢業。擔任「PD手冊」、「不滿ZERO」、「Live今日早晨」等時事教養節目編劇十餘年,對社會現象及問題具敏銳度,見解透徹,擅長以寫實又能引起廣泛共鳴的故事手法,呈現庶民日常中的真實悲劇。   

2011年以長篇小說《傾聽》獲得「文學村小說獎」;2016年則以長篇小說《為了高馬那智》獲得「黃山伐青年文學獎」;2017年以《82年生的金智英》榮獲「今日作家獎」。   

本書是作者目擊在2014年底發生的「媽蟲」事件後,感受到社會對女性、特別是有小孩的女性的暴力視線,她在受到衝擊之下動筆寫成這本小說。媽蟲是結合英文「mom」和「蟲」的韓文新造單字,用於貶低無法管教在公共場合大聲喧鬧幼童的年輕母親。這個新興名詞雖然用於指稱部分管教無方的媽媽,但不分青紅皂白使用在大部分母親身上,卻造成了普遍的恐懼和傷痛。   

作者寫作當時是家庭主婦,女兒正就讀幼稚園。她對於網路上只憑一面之詞就貶低母親的態度感到疑慮,於是開始探究現代韓國女性的生活。

分享讓更多人知道

加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