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說你想要找「蔣亞妮」,我們幫你找到了:

女子漢與女漢子!專訪楊隸亞:人生是需要叛逆的

我認識楊隸亞的時候,她還不叫楊隸亞,那時的她在南方炎熱的榕園旁寫著。在一眾早早成名的七年級寫作同儕中,她亦是大小文學獎不斷的代表,但她卻始…
Written by , 約 4 年.

蔣亞妮專文|情歌沒告訴你,其實愛情並不一定都值得

文|蔣亞妮女鬼阿吉愛上了別人要怎麼說? 發現終究錯愛一場更不好說, 愛過但不想再愛了,更是說無可說。我們或許都曾經在電影、連續劇與情歌裡,…
Written by , 約 1 年.

蔣亞妮專文|男孩與女孩會彼此傷害,再各自長成了男人與女人

文|蔣亞妮媽媽粉上衣總會因為摩擦起出點點毛球,男孩一樣落得要與女孩彼此傷害,各自長成了男人跟女人。女孩時代,總會遇上一個男孩(也可能是女孩…
Written by , 約 1 年.

【閱讀女作家】瓊瑤:上一次你為愛癡狂,是什麼時候?

很長一段時間,我每次去 KTV 都要在氣氛正火熱時,點上一首動力火車的《當》,沒有意外的話,總是能全場一起放聲吟唱完開頭最高亢的那段嘶吼。…
Written by , 超過 3 年.

專訪馬欣:文學拯救了我,比師姐的擁抱更有用

閱讀馬欣《階級病院》的過程,像是一場拆解自己童年的實驗,看她深掘出我們這個世代人靈魂深處的黑洞,寫出階級底下種種幽微人性。我一直認為,當閱…
Written by , 超過 2 年.

蔣亞妮專文|有人在 18 歲就老了,我卻在老時才感覺年輕

文|蔣亞妮有女初老成可能還有些必須寫的字, 但已沒有要等的人、沒有想說的話, 沒有非得留下的名字,甚至必報的恩仇。每個人的老去感與老之意識…
Written by , 約 1 年.

專訪劉梓潔:我們是沒有足夠大故事的一代,但我們不是末世

劉梓潔的新作《外面的世界》,最末的跋中寫著:「相信沒有什麼是不變的,相信一切都是因緣聚散和合,相信一切堅固的東西終將煙消雲散,相信冥冥之中…
Written by , 超過 2 年.

就是要大膽反擊!亞莉安娜、加布蕾絲迪貝、芮妮齊薇格:「我的美,自己定義!」

親愛的,你覺得自己「美」嗎?又誰能定義什麼是「美」呢?從小到大,我們接收了很多媒體的資訊,告訴我們什麼樣的身材才是美的,才是值得追求的。看…
Written by , 約 6 年.

專訪陳雪:戀愛如煉丹,失戀是把最美好的地方保留下來

你還記得你第一次讀的陳雪嗎?是那本開天闢地般,惡女與天使一體直抵靈魂深處的《惡女書》;還是那如修煉場的人間烈愛,鎮魂曲響徹書頁的《附魔者》…
Written by , 超過 2 年.

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專訪吳曉樂:我不希望大家拿我的書,罵自己的媽媽

每個城市都有一條補習街,那樣的街道裡總透著一股無聲的張力,在各色制服和那些貼不盡的升學榜單、說不清的家庭故事裡欲說還休。初讀《你的孩子不是…
Written by , 超過 2 年.

【閱讀女作家】告別安妮寶貝之後,生命永存的《七月與安生》

一個人走出金馬特映的《七月與安生》散場時,是西門町的十一點了。飾演七月和安生的中國女演員,眼神明亮,穿著華服謝場。馬思純妍麗沉穩、周冬雨靈…
Written by , 超過 4 年.

【閱讀女作家】不見得每個人都看過張愛玲,但每個人都有一本喜歡的深雪

不一定每個人都看過張愛玲,但相信許多人看過深雪。就像不是每個人都看過那一鏡至美的《海上花》、看過大小螢幕上搬演的《半生緣》,但許多與我差不…
Written by , 接近 4 年.

總共有 1880 個結果相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