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珍惜與自己共處的寧靜時刻,作者心靈偵探紀錄到波士頓看到的第一道日出,那樣的美好讓他有一期一會的感受。美好的事物是如此,美好的人也是,珍惜每一個當下,時間並能在記憶裡頭永恆。(推薦給你:

2015年,美國時間12月19日,清晨五點20分,我旅居波士頓的最後一天。那天,我起了一個大早,連簡單的梳洗都沒有,一個人揹起相機,推開溫暖的房門,走入冷冽的寒風當中。天空依然昏暗,這裡是北國,太陽在四點便早早下山,要到隔天早上七點多才會再次露臉,每一天感覺都變得特別短暫。

前一天晚上,天空仍然密布著烏雲,但為了看看國外的日出,我還是賭了一把。搭著地鐵一路往北,來到了地鐵的終點站,Wonderland。踏出地鐵站,迎面而來的是空無一人的停車場,以及北國的寒風,我的手機寫著四度低溫,但海風迎面刺骨,體感溫度恐怕不到零度。

眼前所見,最讓我矚目的,便是橫越馬路的一座,純白色的弧形橋,橋上的燈火閃耀,召喚著我向前行,我一階一階地踏上了這座陸橋;登高環顧四周,天空密布著雲層,唯有東方的天空澄黃,眼前的景象,不禁讓我震懾住了,彷彿冥冥之中早已安排,為我在雲牆中開了一扇窗,讓陽光能夠透進來。(推薦閱讀:

我向前邁開步伐,逆著海風走著,寒風凍僵了我的手指,但不知是凍到失去了知覺,抑或是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我竟感受不到寒冷與畏懼,一步一步地朝著沙灘前進。漸漸地,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規律地傳進了我的耳中。北國的海岸呀!我不禁興奮地在心中吶喊著。當我步下階梯,迎面而來地,是一座寫著羅馬數字的鐘,不知為什麼地,這座鐘雖然矗立在海邊,卻絲毫無違和感,完全融入了眼前的美景當中。

天空漸漸地亮了起來,海鳥不安地躁動著,繞著我眼前不停地振翅,忽然砰的一聲,一隻海鳥丟下了一塊不知名的物體,我走近一看,原來是塊貝殼呀!海鳥竟是如此聰明,運用重力來幫助他們捕食冥頑不靈的貝類,也免去了一場鷸蚌相爭的擂台賽。這裡的貝殼大得驚人,幾乎每一塊都和我的手掌一般大,我如獲至寶地一塊一塊撿拾著,其中一塊貝殼中的水,在寒冷的沙岸上結成了冰,提醒了我正身處如此嚴酷的環境當中。

海邊有一個老人,不停地朝著海裡丟擲石子,在這諾大無邊的沙灘上,規律地投擲著,但海風呼嘯掩蓋過了水花激起的聲響。我靜靜欣賞眼前這幅景象,一片和諧。

我在海灘上架起了腳架,等待著日出的降臨。(同場加映:

來了,來了,東方地天空漸漸地火紅了起來。海鳥更加地躁動著,彷彿對於眼前的劇變感到惴惴不安。倏然間,海平面底下迸出了一抹耀眼的光芒,閃爍在湛藍地海岸上,這裡的海和台灣的西部不同,澄淨而湛藍,此時更染上了一道金黃,就在這北國的海岸邊,我一個人,孤獨卻澎湃。(推薦閱讀:

 

我的大腦要我不停地按下快門,但我的手指卻是如此地不聽使喚,早已凍到失去知覺,每一張照片都得花上兩倍的時間,才能把神經脈衝傳到手指地尖端。喀擦、喀擦,捕獲了眼前地這一片光彩。從沒見過如此美麗的日出,竟在這塊北國海岸給我遇見了。遠方走來一個黑人,對著我說"It’s so beautiful!"我回了他一句"But it is so cold."寒冷的北國海岸,又多了一個人見證了這片美景,即使我們素昧平生,但在這個剎那,我們見證了如此讓人讚嘆的景致。

日本人說「一期一會」,我想大概就是描述這樣的景致吧!

在此時、此刻、此地,我在這裡和如此美妙的景致、如此陌生而熟悉的外國人相遇了,即使人生是那麼地平凡,日出日落,一朝一夕循環著,但每一刻又是那麼地獨特而不同。"It's cloudy." 他接著又開口補了這一句,身為一個攝影師,我實在很想跟他說「在攝影師的眼中,這樣的景致才是大景阿!」,但我只簡單地回了一句"But it is more beautiful."沒料到,他居然回了我一句"You are right!" 就這樣,兩個操著不同語言、過著不同生活,一輩子就算再相遇也無從相認的兩個人,在這樣的早晨裡,有了共同的感動。

"Take it easy."他在風中留下了這句話,離去了。我望著他的背影,一股他鄉遇故知的感覺油然而生。美,是超越語言、超越文字、超越國界的。

我踏入了地鐵站,隨著列車前進,一批又一批的人進入了車廂。整個城市又這樣地活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