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是貪心的,我們覺得當下太美好,因此想要更多,回憶不再能滿足我們。而作者心靈偵探提醒我們,他說一段關係裡最美好的往往都是我們帶不走的當下片刻,我們曾經共有美好的片刻,即便最後離散了,那也並不可惜。(推薦閱讀:

在波士頓的地鐵站,偶然遇見一位拉著小提琴的街頭藝人。

遠遠地,就聽到他拉著"some where over the rainbow",走近的時候,他又拉起了其他的名曲,曲子是什麼我也忘了,只知道有一首是巴赫的作品。就這樣,在地鐵站聽他拉了20分鐘的小提琴,聽得全身起雞皮疙瘩,聽得有一股莫名想哭的感動。(推薦閱讀:

有許多美好的當下,就像聆聽音樂的那個剎那,想要帶,也帶不走;但就在那個美好的當下,你是全然沉浸在那個感覺裡的。

在杳然的樂聲當中,彷彿想起了曾有一任女友,在我們一起去參加某次營隊的時候,我當工作人員,她當學員,趁著空檔的時候,我們短暫見了面,然後要離別時,她突然給了我一個吻,然後就這樣離去。彷彿在那個當下,陽光迤邐在臉上,時間凝滯在那一秒。

我又想起了另一任女友,在我們分手之前,短暫和好的那段時光當中,我們在學校圖書館外,緊緊地抱著彼此,儘管那時候她的心已經滿目瘡痍了,而我卻尚未察覺,但是在擁抱彼此的那個瞬間,我們的心,應該是相通的吧,至少在那一剎那當中,我們的心是如此地靠近,如此地相互療癒。

當我們處在一段感情當中,我們是否不斷地追求那些美好的片刻呢?是否都希望那些美好的片刻能夠成為永恆?當一段感情消失之後,我們是否又一直忘不了對方,希望能夠重回當時的美好呢?(同場加映:

但是人生當中的美好片刻,就如同那樂聲一樣,是存在於那個當下、那個片刻的,我們留不下,也帶不走,我們能做的,就只是享受那一個片刻的寧靜,然後在那個片刻結束之後,把它放在回憶裡,和能夠一起分享的人分享。我們太常執著於那些美好,冀望美好成為永恆,但是就如同那位街頭藝人一樣,美好的音符總有休止的時候,只是在音符休止的時候,我們仍然企求著那樣的美,因而不斷眷戀、放不下,反而讓自己更加疲憊。

就讓那些過去留在過去吧。

就如同我們遇到那些片刻美好之前,我們並不知道我們會遇見那些美好;而轉過了彎之後,也許我們又會遇見下一段美好。我不是說愛情不該追求永恆,但是當我們越是追求愛情的永恆性時,我們失去的便是當下,我們看到了對方所沒有的,卻未能看見對方給予我們的;我們冀望對方能不斷地滿足我們,卻遺忘了對方已經為我們付出的。

把眼光擺在當下,讓自己能夠專注於此時此刻,讓自己能夠放慢腳步,看著今天彼此關係的樣貌,而不是二十年、三十年之後,雙方應該要是什麼模樣,越是希望感情有一個必然的結果,就越會錯過眼前的這些美好,因而催促對方快點改變、責怪對方未能給予我們的、找尋下一個看似能夠滿足我們的目標,或是不斷地在悔恨與回憶當中掙扎。(推薦給你:

把眼光擺在當下吧。在那一個當下,樂聲是永恆的,愛也是永恆的,我們總是擔心對方不夠愛自己,卻把對方逼得沒辦法再愛我們。

討厭、忌妒、要求、吃醋,不斷對對方投射負面情緒,把自己過去的議題不斷丟入這段關係,再適合的兩個人也將漸漸地變得不適合。與其過於擔心未來關係的模樣,不如看看現在有哪些事是能做的吧,人生最讓人惶恐的莫過於把視野擺在現實和理想的差距上,而人生最讓人感到安心的,莫過於看著當下的自己,然後往下一個當下踏出一步。(推薦思考:

漸漸地,我們就會在每一個片刻當中,逐漸走向我們想要的目標,而不是被現實與理想的差距給壓得喘不過氣,壓得遍體鱗傷,也壓得一段關係支離破碎。

愛、學業、理想、目標、人生,都莫過於如此吧。每一個部分都很重要,每一段生活都有它的精采,在會難過的時候就自然而然地自己難過吧,只要知道自己有難過的權利就可以了;在開心的時候讓自己開心吧!只要知道自己有權利開心就好了。

人生,就是一個一個當下所串連起來的一條路,會有開始,也會有結束,每一個經驗都是珍貴的,每一天都是在變化的,即使兩個人分離之後又復合,復合後的彼此也和之前交往的彼此有所不同了;因此,與其企求那些美好的片刻能夠永不停歇,不如過好每一個當下的片刻吧。

列車進站了,我緩步地踏上列車,而那位黑人街頭藝人,則緩緩地將小提琴收拾起來,緩緩地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