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專題【小姐去哪兒?台灣,是我們最近的遠方】作者心靈偵探來談談旅行的心理學。為什麼當覺得人生卡住的時候,我們常會第一直覺想來趟轉換心情的旅行?旅行,其實重點不只是那「一次」的出走,而是更長遠對你人生造成的細微影響。(推薦給你:旅行不是到此一遊,而是學習真正去生活

炎炎的夏日到了,外面的好天氣讓人忍不住想出去走走。旅行,總會帶給我許多的樂趣與想法。我想起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和我朋友搭著火車去花東來場小旅行,隨著白鐵在花蓮的田野間擺盪,平常困住的思緒都拋到九霄雲外。旅行,總是會帶給我許多驚奇,讓我想到許多平常不會去想的事情,也讓我能夠擺脫平日繁忙的束縛,反而對生活產生了更多的洞見。(推薦閱讀:為自己設計一趟「心」旅行

你,是否也曾在旅行中,得到了許多平時所沒有的靈感呢?

過去有許多著名的科學研究,都是科學家在不經意時所想出來的,例如著名的化學家 August Kekule,苦思而不得的化學結構,卻在睡夢中夢到一條咬自己尾巴的蛇而解了出來;或是遠古時代的阿基米德浮力原理,也是在他洗澡放鬆時,靈光乍現,猶如柯南般一到光射穿腦後,突如其來的就解了出來。(推薦閱讀:六個名人告訴你:分心激發創造力

心理學家 Wallas 觀察歷史上許多偉大發明與發現的過程,發現大多都可以分成以下這四個階段:準備期(Preparation)──收集許多相關的資料、孕育期(Incubation)──潛意識處理之前收集的資料、豁朗期(Illumination)──答案慢慢地浮現出來、驗證期(Verification)──驗證這個答案的正確性[1]

心理學家把這種「苦思問題不得其解,轉而從事其他不耗腦力的事情,反而想出解答的歷程稱為孕育效果(incubation effect)。到底為什麼許多發明與發現,都是在意識作用不明顯的時候被孕育出來呢?

我們都知道,當人處於高度緊張狀態的情況下,是沒辦法全面而清晰的思考事情的。就如同遠古時代,當我們的老祖宗在非洲大草原遇見了大獅子時,腦中只會想著要作戰或是逃跑(fight or flight),根本沒有多餘的時間去想其他事情。

這樣的演化機制幫助了我們生存下來,但同時也侷限了我們的思考──當我們處於高度壓力狀態時,腦中思考的材料只會有我們平時習以為常的那些資訊,卻不會觸類旁通的結合其他我們未曾思考過的想法。

而當我們從是低認知負荷的活動時,可以讓我們把腦力從那些待解決的問題,轉移到分心的活動之上,同時讓我們的大腦不再抑制其他想法的產生,反而能夠想出問題的解答[2](延伸閱讀:跨出你的舒適圈──正向心理學給我們的一些啟示。)

你是否正在苦思眼前的問題而不得其解呢?不如就趁著風和日麗的好天氣,來趟小旅行吧!別忘了要防曬唷!

延伸閱讀:

[1]Graham Wallas(1926)The Art of Thought 

[2]任純慧(2012)探討孕育效果產生的條件:注意力去焦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