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存不存在「正確的性觀念」?我們在床上應不應該因為對方喜歡的方式去愛以及去討好?作者 KangHao 從閨蜜的話題裡延伸到床上的性別政治,在享受性愛之際,兩性關係的權力是對等的嗎?我們對性的看法是怎麼來的?讓我們聽聽他的有趣拆解。(也別忘了,臉紅紅陪你走過性愛疑惑,歡迎寫日記投稿!)

我們人生中總有幾個親密的女性友人,親密到全世界都以為你們是不是在一起,可是其實你們沒有在一起,你們只是「閨蜜」。她們總是會說那句電影「閨蜜」中的台詞:「男人算什麼,只有閨蜜是天長地久的」。既然是閨密,就無所不說,包含台灣女孩最不敢說的那些床笫之間的事。(推薦閱讀:《閨蜜》男人是一陣子,姐妹是一輩子

閨蜜們總是喜歡在半夜打電話來,電話鈴聲響得多麼焦慮,電話那頭的口吻更讓你覺得再不陪她們聊聊,她們的卵巢就要因為緊張而爆炸。我是個不愛在半夜外出吃宵夜、喝飲料的人,可是每次半夜的「緊急求救電話」都讓我不得不蒐集了許多深夜咖啡廳的口袋名單。這些咖啡廳就是我與閨蜜們的性愛教室。


閨蜜是天長地久的(圖片來源

深夜的性愛教室

其實對我來說這些閨蜜們的性愛疑慮都讓我哭笑不得。

「我男友嫌我不會口交,你快告訴我怎麼幫男生口交他才會舒服?」(反過來說:讓妳的男人為你口交

「男生喜歡被舔蛋蛋嗎?我男友第一次叫我幫他舔蛋的時候,我覺得好像到了淡水,要買鐵蛋,腦中的畫面就是賣鐵蛋阿婆跟我說三包一百,我就整個沒興致。你快告訴我舔蛋是什麼概念?姊不是很懂!」

「我陰毛都會從內褲旁邊炸開,我男友問我為什麼不修,到底要修成怎樣?是要愛心形狀嗎?」

「怎麼辦!我乳暈超黑,我男友說他前女友的乳暈很好看,幹!老娘不想輸給前女友!前女友就是全世界最討厭的生物!乳暈要怎麼樣變粉紅啦!?」

「我身上好多贅肉,我男友幹我的時候,全身的肉都在抖動,我男友有暗示我要瘦一點。」

「他說我在床上像一條死魚,怎麼辦?」

她們的問題族繁不及備載,我也都很有義氣地一一解答她們的疑惑,但我說了什麼答案其實不是重點,而是這反映出什麼樣的性別關係?為什麼這些問題會成為女孩們焦慮的來源?我認為這些問題反映的是:在性別關係中,兩性權力關係的不平等。

我們可以思考一下,為什麼在床上,男性總是可以對女性頤指氣使?嫌棄女伴陰毛太炸、奶太小、肉太多、乳暈太黑、情緒不夠激昂。性愛這件事,說到底還是兩個人(或以上)的事,難道性愛不愉快,全部都是女性的錯,女性應該要好好檢討,或加強技巧?難道在床上是隻死魚,不是男性不夠有魅力,不夠激起女性的情慾嗎?誰想要在性愛時被說是一隻死魚?

其實,我也很常聽閨蜜們抱怨男伴,抱怨男伴常「射後不理」,漸漸不喜歡性愛,覺得這是虛應故事,卻又為了維持親密關係而不得不做的「例行工作」;抱怨男伴前戲技巧拙劣,或是常常要求一些高難度的動作或行為,像是火車便當、蜘蛛人式或是吞精,閨蜜們做不到還反被埋怨不願嘗試,不夠投入。不過,我倒是從來沒有聽過閨蜜們抱怨男伴的屌太小、太細、持久度不佳、身材不夠精實,多半是精神與互動層面的事情。(推薦男人來看看如何用前戲取悅你的女人


性愛終究不只是一場機械動作(圖片來源:Cristian slava@Flickr CC 

既然不管是誰都會抱怨對性愛的不滿,那麼問題除了性別權力關係的不平等之外,還有什麼問題?

誰來告訴我們性是什麼?

我其實非常驚訝這些女性閨蜜對於性的常識那麼貧乏。身為一個生理男性,我曾經天真以為性是本能,我天生就會猛幹。可是,其實性需要經過學習。

男性其實有很多機會「談性」跟「觸性」。小男生在長大的過程中,常在同儕間獲得各種千奇百怪的性知識與性技巧。很多是無稽之談,像是「女生笑起來牙齦外露或是手毛很多,就一定很淫蕩」、「女生潮吹噴越高代表她越爽」;很多是男生自己的幻想,像是「女生願意吞精代表她很愛你」、「女生叫很大聲感覺就是她們要高潮了」;更多的是男生為了建立陽剛氣質而產生的性愛「知識」,像是「要嘗試顏射跟中出才夠真男人」、「男生要主動變換各種高難度姿勢,只有一個姿勢,女生會覺得很無聊」、「你要練壯一點,才可以把女生抬起來!」。(同場加映:「A片裡頭演的,不是真的性愛!」你不該錯過的 TED 演講

女性則不太有機會跟同儕交流這些,女性的性慾長期被壓抑、女性經常被視為「無性無慾」的個體,彷彿女性看到性感裸男,完全沒有感覺是正常的事,女性一定是被動的那個人。反映在床笫之間,其實就變成女性不知道該如何開始,不知道該如何做愛,只好就躺著任男伴「下指令」、「進入自己的身體」。太主動的女性竟然還會被調侃怎麼經驗豐富?該不會是個蕩婦吧?

這種狀況說明了,在台灣,小男生與小女生養成的過程不一樣。

小男生可以藉由看A片、「前輩」傳授等管道得到性知識,也因此一些奇怪的知識或觀念就被「一代傳一代」給留下來。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我的閨蜜們的困擾,其實都是來自於男性莫名其妙的「刻板印象」,認為女性的陰毛應該要像女優一樣整齊、應該要有叫聲、應該要坐上屌狂搖才夠投入、奶應該要跟女優一樣大到會晃。你們不要笑,我身邊真的很多男性友人覺得那樣才是夠爽快、夠狂野的性愛。

回過頭談閨蜜的困擾,其實替我們指出了問題。

性愛的不順遂,不只是性別權力關係不平等那麼簡單,更促使著我們深刻地反省,到底台灣的男性在什麼樣的社會環境中養成他們對性的看法?對性愛伴侶的態度是什麼?我們不該全部指責男性在性愛關係中掌握絕對的權力。身為生理男性,窮盡他身邊的資源,他就是這樣被教育而成,身為生理女性,女性甚至只有課本中告訴她的那些「人體奧祕」,僅此而已。等到大家漸漸長大,我們才發現其實現實中的性愛跟課本說的不一樣,課本教的根本不夠用,我們對於自己想要什麼樣的性愛更是渾然不知。(推薦閱讀:性治療師與性伴侶:我們應該誠實面對「性」

學會溝通性比別人告訴你性是什麼更重要

那麼面對性,我們遇到問題時,應該怎麼辦?其實答案也是老生常談了,我們要一個民主化的親密關係。

民主化的親密關係,不是要你投票決定今天誰在上面誰在下面,而是要求在一段性愛關係中的人們,理解彼此的喜好、理解彼此的狀態,不要用自己想像的性愛模式,來套在對方身上。甚至,當性愛不順遂時,還用各種暗示的方式指責對方。

有一部電影叫做《愛愛小確性》(The Little Death),描述被虐控、角色控、眼淚控、沉睡控、電愛控,五對追求特異性愛癖好的伴侶,他們是如何協調出一個讓彼此高潮的過程。(臉紅紅討論:這世界有貧乳控嗎?


愛愛小確性,讓我們大膽談性說愛(圖片來源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眼淚控。老婆遲遲無法懷孕,原因是她無法高潮,但是老公每一次都以為她有高潮。有一次,她看到老公落淚時竟然春心蕩漾,於是她­千方百計要讓老公傷心哭泣,並在老公落淚時,要求做愛以達到高潮

我想說的是,這世界上沒有什麼叫做「正確的性觀念」,我非常討厭一些團體有這樣的訴求,特別是跟未成年孩童這樣說。到底什麼是正確?正確與否到底又是由誰定義的?某人要有特殊癖好,才得以達到高潮,難道他的性觀念就不正確嗎?我們唯一要做的事是,我們要告訴我的閨蜜、你的孩子,他們要學會跟他們的性愛伴侶試著去溝通性,而不是告訴他,某一套模式的性愛才是正確的,否則最後就會跟我的閨蜜面對的困境一樣,她們仍然焦慮於「正典性愛」模式之中,而失去了與伴侶創造「非正典性愛」的機會,我的電話就會繼續在半夜被打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