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或許現在的妳剛過三十,也或許妳正在倒數自己三十的日子。妳替自己規劃了一連串非常完美的人生,但妳心裡卻有種說上來的慌張,妳用高跟鞋和絢麗的妝容做鎧甲,但其實妳並不確定妳一路汲汲營營追求的,究竟到頭來會不會讓你快樂。親愛的,又或者,我們早已經忘了究竟快樂該是什麼樣子?聽聽 womany 的駐站作者 藍絲絨 聊聊關於三十歲的心情吧(同場加映:沒有人有義務對你好




“Happy Birthday (30 years old)”

游標滑過在Facebook日曆她生日那格,停留在她自己的照片上,躍出了那一小行註記。

二十五歲以後,生日開始不是一件需要大肆喧嘩的事。因為這天不會出現在公司的 outlook 行事曆,因為朋友各自有自己的工作生活和家庭,因為那又代表了離三十歲這個中點更加靠近。開始有人問她什麼時候陞遷、什麼時候買房、什麼時候結婚、什麼時候要生小孩;好像三十歲是一個病毒,染上了,只要陞遷、買房、結婚、生子就能不藥而癒。(同場加映:好像理所當然應該幸福快樂的三十歲

倒數的那幾年,她愈發恐懼染上這個疾病。她催眠自己無須在意,還是要表現地自信耀眼、神彩奕奕。她戰戰兢兢,更加努力,期待三十歲的時候,會有另一個光景,證明三十是一個新的契機,不是一個疾病。

於是二十六歲,她開始經營一段穩定的感情,計劃在三十歲的時候,一起攜手邁向人生的下一段。二十七歲,她存了人生的第二桶金。二十八歲,為了在外商公司陞遷上管理職,她決定出國進修。

她花光了所有積蓄完成學業,在公司的安排下派駐海外, 回國後她會順利升上管理職,成為最年輕的主管。即使人生好像照著她的掌控和計劃在走,許多事卻超出預期。她不適應海外公司的文化,和主管溝通常常不順利,就連同事也總是和她有所隔閡。她開始害怕這是因為自己的能力不足,因為她再努力都無法有所改善及回應。失去以往支撐她工作的成就感,她開始覺得恐慌。她知道自己心理需要一個依賴,她慶幸有個在身邊支持自己多年的男友,然而越依賴,她的不安全感就越發強烈,她開始覺得他在自己身上花的時間心力不夠多,於是一個接著一個的爭吵發生。終於,他再也無法給她任何的陪伴和支持。

在異地的生活,所有挫折壓力都等倍放大,無助漸漸擴大成為孤單,於是她覺得自己心裡破了一個洞,吸噬著她的勇敢和自信。她終於請了假,拖著疲累的心回到所謂的家,而等待她的,是她從未見過的母親的淚水;一直以來她耽溺其中的父愛,在她心裡緊緊嵌著的那個溫柔的巨人,瞬間崩解而成了虛假的幻象。她覺得人生灰天暗地,自己直直墜落心裡的那個黑洞,探不見底。她開始懷疑長大的意義,似乎只有不斷地失去,不斷地害怕,還有不斷襲來的痛楚。

那個木然失眠的夜裏,她收到前公司裡她最親近的前輩來信:乳癌第四期。「我想告訴妳,人生無法預期,我曾經為了追求還沒有得到的東西勞心費力不開心,現在只想珍惜身邊的人和事以及活著的每一秒鐘,因為我沒有時間懊悔、難過跟傷心。」(你知道嗎?死去之前人們最後悔的是這五件事

沒有時間懊悔、難過跟傷心。

這句話重重地擊在她的腦袋。當然,現實不是一百二十五分鐘的電影,也不是寥寥八百字的短篇散文集,她不可能這樣就一夜清醒,一瞬間痊癒。但她知道,她要藉著時間讓自己漸漸可以和這些情緒共處,然後接受成長給她的意義。她想起二十五歲時的心情,總是相信只要心夠堅定,上天就會做最好和最適合的安排;然後她才意識到,成長的考驗不是要讓我們有所改變,而是要在成長中赤裸襲來的毒苦現實和醜陋真相中,能夠始終保有最初的正面能量和善良的自己

她開始明白人生有許多事不是努力就有收獲,不是安排好就一定會達成;那些她曾經以為理所當然的一切,其實都是應該特別感謝的美好存在。成長教我們學會理解和知足,教我們在面對挫折與考驗的時候,不要認真地有「為什麼這些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為什麼我不能跟某人一樣」的這種想法,因為既然自己有別人無法體會的代價和困難,別人的人生也會有自己無法想像的辛苦。

三十歲,雖然不是預期中的完美光景,她也不像想像中的依然耀眼特立。但她知道這些預想外的掙扎、擔心、失望、脆弱,都是為了讓她能夠有能力面對下一個階段的人生,讓她成為一個更好的自己。

那些年的印記她沒有忘記,但已經在她心裡成為一段平靜的存在,談不上感謝這些印記的存在,但她知道,三十歲,會是一個新的契機,因為上天已經讓她準備好,面對更豐富的下一階段。(推薦給你:三十歲了,妳終於喜歡自己

Happy Birthday (30 years old)”

 

寫給三十歲的自己,我想對你說...
〉〉真正的勇敢,是能面對自己的害怕
〉〉旅途路上,每一步都是成長
〉〉你還相信嗎?真愛到底存不存在
〉〉好像理所當然應該幸福的三十歲
〉〉不合腳的鞋,放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