憤怒與指責常常會阻礙了我們與伴侶建立真正具有安全感的關係,而不安換來更多的負面言語,如此惡性循環。如果你也是屬於容易不安全感的類型,沒關係,試著用清楚和正面的言語告訴你的另一半:「你需要他們怎麼幫助你」。

有許多情侶都曾遇過這樣的情況:明明剛交往的時候,彼此總是會準備許多驚喜、訊息也都回得很快,但是交往久了之後,卻不再那麼熱絡,也不再秒回對方訊息了。

有些情侶彼此都適應得很好,雙方都可以接受這樣的改變;但也有一些情侶遇到這樣的狀況時,只有其中一方過得好,另一方卻總是埋怨對方說「為什麼你變了?」

如果從依附理論的觀點來看這件事情,其實是很有趣的。

理解每一個人建立安全感的方式都是不同的

我們知道,情侶的依附是複製幼年跟父母的依附關係而來的。當小嬰兒剛出生的時候,會需要一直黏在父母身旁,分秒不能分離;但隨著父母能夠給予一次次安全避風港的三要素──適時出現、敏感覺察、給予支持,以及一次次安全堡壘的陪伴之後,小嬰兒會漸漸地學到,父母是會一直在自己周遭的,並不需要時時刻刻黏著對方,才能獲得安全感。

於是,小嬰兒和父母能夠脫離的時間便增加了。

情侶也是相同。在關係確立的前期,確實需要有頻繁的時間來熟悉對方、從對方身上獲取安全感。當然,也許逃避程度較高的伴侶會是個例外,但一般而言,大多數的情侶還是會需要在關係初期,有著較多時間的陪伴。

隨著兩個人的依附鍵結(attachment bonding)確立了之後,兩個人便不需要時時刻刻地黏著對方,才能從對方那邊獲得安全感三要素,而是打從心底地相信,對方會陪在自己身旁。

延伸閱讀:貓心專欄|你和另一半還在無限循環的攻防中嗎?如何建立充滿安全感的親密關係?

當然,如果兩個人的感情步調不同,有一方已經有了足夠的安全感,另一方因為成長背景或是其他外在因素,而對這段感情仍然沒有那麼多安全感,那麼便會比較容易感到孤單,抱怨對方陪伴自己的時間減少了、不再像一開始那樣熱情了,是不是不再愛自己了?

其實不是這樣子的,這只是彼此從這段感情當中,汲取到的安全感不同而已。


圖|Photo by Paul Hanaoka on Unsplash

透過這篇文章,我想,伴侶們可以理解到安全鍵結形成的歷程,可能會有時間上的差異,這可能來自於過去的創傷、成長背景,或是關係中的某些互動細節,會讓其中一方特別沒有安全感,而有了步調上的差異。

畢竟每個人會感到沒有安全感的點都不同,即便是安全依附者,也會有自己的情緒按鈕(emotional button,也就是一般所稱的地雷),一旦踩到了這些地方,再有安全感的人還是有可能會需要對方趕快出現在自己的身旁、敏感覺察到自己的感受、給予自己適切的支持。

既然如此,那就沒有什麼好責怪彼此的了。情侶們需要的是,了解到每個人的步調不一樣、情緒按鈕不一樣,雖然關係會因為確立了而變得冷淡,但一方比另一方黏,並不是他的錯,而是成長背景與關係互動使然。

憤怒與指責也許會阻礙了表達害怕失去對方的心

這時候最需要的是,拋開「在一起久了,就一定要怎樣怎樣的想法」,如實地回到伴侶身上,傾聽他的需求是什麼?留意哪些地方可能會激起彼此的不安全感?然後找到彼此比較能接受的方式,再一次用安全感三要素,填補彼此人生中必然會有的恐懼。

當然,表達的一方也必須要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緒,一味地指責對方不愛自己了,恐怕很難把「我害怕失去你」的感受傳遞給對方,而滿滿的憤怒與不滿,往往才是阻礙彼此理解與給予同理回應的障礙。

如果你是屬於那個被冷落的人,我了解那真的很不好受。如果是我的話,我會嘗試下面幾個方法:多找朋友陪、找尋適當時機表達自己的不安全感、尋求心理諮商的協助。

多找朋友陪的目的是,有時候伴侶不一定能填滿我們所有的生活,但朋友可以補齊這些地方。畢竟你的興趣和伴侶的興趣不一定一樣,工作時間和休假時間也不一定一樣,如果能夠有朋友來分擔伴侶的任務,那麼你也會感受到更多的選擇權,而不是焦慮地在伴侶不陪自己的這件事情之上。

延伸閱讀:不安全依附者,還是可以很有安全感?關係心理學:找到對的人,改變親密對話模式

明確地告訴另一半:你需要他怎麼幫你

找尋適當時機表達自己的不安全感,最好的方式是事先約好彼此都有空的時間,透過書寫的方式記錄下來想討論的事情,然後在時間到了的時候,跟對方表達自己的不安全感,並且用「希望對方怎麼做」的話語,來取代「對方為什麼都不這麼做」的話語,比較不會引起對方的防衛。

而最後的心理諮商資源,則是分享給不知道該怎麼表達的人。也許可以約個一兩次的伴侶諮商,由諮商師引導彼此說出彼此內心的想法與感受,同時將不滿背後的愛意傳遞給對方,同樣一件事情,如果能用充滿愛的話語來訴說,將能使彼此更容易達成共識,而不是堅持自己原本的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