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部分的情緒勒索者來說,並非只想單純地控制對方,而是關係裡的某些狀況中,引發了焦慮的情緒。面對這樣的情形,作家貓心分享,可以選擇更適合自己的依附類型。

對於情緒勒索的議題,已經有許多文章探討過了,但它依舊是一個非常熱門的主題,這或許出自於大多的文章,都把矛頭指向情緒勒索者的不對,卻很少提及勒索者該如何自處。

就我自己的觀察,情緒勒索者大多是屬於依附象限軸焦慮偏高的那一群人,自身作為一個高焦慮的人,面對外在的相處對象時,往往容易受到對方的影響,對方若是常常聯繫不到人,或是難以妥協,而自身又有著比較高的權力位階時,就容易變成情緒勒索者。

情緒勒索者並非不痛苦。作為一個情緒勒索者,其實是很痛苦的,他們的想死,往往是真的痛苦不已,所以才會出現想死的念頭,並非單純只是表裡不一地想掌控對方,而展現出情緒勒索的行為。


圖片|Photo by Alex Ivashenko on Unsplash

同場加映:每個人面對情緒的狀態不同!從關係依附理論,看你是哪一種?

以我自己為例,我在得了焦慮症和憂鬱症之前,便是和一位逃避依附的女性交往。我時常感受不到對方的存在,又感受到對方的朋友總是站在她那邊,讓我感受到我身上重現了過去被集體霸凌、被排擠的記憶。

於是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我的身心狀況變得很糟糕,恐懼帶來了焦慮發作,讓我不斷告訴對方想去死,事實上,我的恐懼確實反映在了我的思緒裡頭,我不斷重現著跳進醉月湖裡,或是衝進公館車潮裡的場景,並不是只是嘴巴說著想死,心裡卻毫不在乎,只是為了操縱而操縱的。

我想這是一般人對於情緒勒索者最大的誤解與汙名。

無法改變環境,那至少要找到適合的環境

於是乎,在一段段的感情裡,我學到了,我不適合和高逃避特質的人談戀愛,因為我的情緒反應過於強烈,無法透過簡單的方式讓我的焦慮症與恐慌症緩和下來,而把自己丟進會讓自己頻繁發病的環境裡,無疑是自討苦吃。

在這樣的情況下,有著低逃避傾向的人,對我來說或許是較為適合的對象。

試著想想,當一個較為神經質的人,要和一個時常不願報備,不讓你知道行蹤的人交往容易一些,還是和一個出門、要離開手機前,都會告訴你一聲的人交往容易一些。

這是很簡單的道理。我們無法改變環境,但我們可以選擇環境,選擇合適的對象交往,讓自己走得平順一些。

延伸閱讀:論不同依附人格的吵架地雷:批評、藐視、防禦,你是哪一個?

但是這個轉念,往往是最困難的。

很多人遲遲沒有辦法轉移自己的戀愛對象,一直讓自己困在同樣類型的對象裡面,就是他們相信,自己的勒索總有一天會奏效。

這一個困住,背後的意義是什麼呢?是什麼困住了自己?心理治療常常在談的,便是「不斷重複的事情,背後的心理機制是什麼?」是什麼讓你放不下若即若離、時常消失的對象,而選擇跟他們談戀愛?也許有些時候,需要的是更深層的心理治療,才有辦法找到其中的意義。

不過,或許可以試著問自己下面這個問題:

如果有一天,你尋找的交往對象,本身就會時常跟自己報備行程,不需要自己花那麼多心力去找尋對方。那麼,困住你去做這個決定的,會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