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使用「香氛」作為正念練習,創造一條新的神經迴路,讓自己不再陷入杏仁核掌管的「戰鬥或逃跑」系統,而是面對困難的情緒處理時,也能用清晰的大腦好好回應。

在前一篇文章《原生家庭就是你「依附人格」的成因?無論是逃避還是焦慮,都是一種依附需求》當中,我提及了依附迴路被改變的可能性;接下來,在這一篇文章當中,我將整理《我值得一段好關係》這本書中,一些關於形塑依附改變可能性的述說。

事實上,在我們的大腦裡面,有兩條關於情緒的迴路,一條是所謂的上路系統,另一條則是所謂的下路系統。

上路系統的優點是,它會通過前額葉,所以可以對外在危險做出一個判斷,然後用比較理性的方式來衡量事情的正確性;但缺點則是,它的速度是比下路系統來得慢的。

當我們遇到危險的時候,我們的下路系統,也就是不需要經過前額葉新皮質的那條系統,會很快地開起反應,偵測環境中的危險,快速做出判斷,以確保我們能在演化中生存下來。

但這樣演化的過程中,也讓時常遭逢危險的焦慮依附與逃避依附者,他們的大腦常常被杏仁核給綁架了,使得他們沒有機會看到更多的可能性,陷入原始的惶恐之中,而開啟了最原始的「戰/逃/呆滯」的反應。

透過正念與放鬆練習,試著鬆綁大腦

當我們一旦陷入這樣的循環中,我們就會本能式地展開「追」或「逃」的模式。而我的心理師,為了帶領我擺脫這樣的模式,她開始運用了香氛和一些簡單的正念練習。

每次進到晤談室的時候,她總是會讓我閉上眼睛深呼吸,或是張開眼睛,好奇地打探四周看到些什麼。

接著,她會讓我聞一些香氛的味道,藉由這些香氛的味道,讓我去感受我喜不喜歡這個味道,以及我對這個味道的客觀描述。


圖片|Photo by Richárd Ecsedi on Unsplash

例如有一次,我聞到一個味道,覺得很刺鼻,它呈現的顏色很像嘔吐的墨綠色。心理師沒有讓我換一個味道,只有讓我把它放在舒適的地方,然後試著去端詳它、感受它,接著詢問我,哪一些是「客觀的描述」?哪一些是「主觀的評價」?

譬如,墨綠色或許就是客觀的描述,刺鼻的味道就是主觀的評價。我們時時刻刻都在評價著事物,而這是大腦的習性,是杏仁核為了生存需要,創造出來的下路系統。

我們在依附需求裡面也是一樣的。感受到對方有一絲不喜悅,就覺得是不是要吵起來了?於是就開始先入為主地逃避爭執,躲起來不願見到對方。又或是準備好滿滿的戰鬥能量,準備開始和對方翻舊帳,爭論到底是誰的錯。

這些都是過去累積而來的結果,要改變並不容易,我的心理師也沒有要求我「聞到香氛就要放鬆」,反而是我總是認為「國外的正念實驗都很有療效,所以我應該也要有療效才對」。

但當我越是這樣想的時候,我的壓力就會越大,杏仁核的作用就會越大,反而越難有療效。也許,放棄有療效的想法,反而是有療效的第一步。

你會喜歡:蠟燭開香|好的香味會抱住你,告訴你一切都會沒事的,有我在

在家裡也可以做的正念練習

有沒有什麼味道,是你特別喜歡的呢?不妨到氣味圖書館,或是香氛瓶、精油教室,挑選一款你喜歡的味道吧!

然後,找一個你覺得合適的時段,在手上滴一些香氛,仔細搓揉,然後放在鼻子旁邊深呼吸。

你不需要想,這樣的深呼吸,可以帶給你什麼,你只要盡量帶著好奇心,去嗅聞這個香氛瓶就可以了。

如果在嗅聞的過程中,感覺跑掉的話,那麼也沒關係,只要意識到,然後輕輕地把注意力移回到嗅覺上面,就可以了。


圖片|Photo by Anthony Tran on Unsplash

等到熟練了之後,也許就可以把這個香氛瓶帶在身上,等到下一次在與伴侶爭執,出現想要戰鬥或逃跑的直覺時,告訴伴侶,你需要冷靜一下,拿出香氛瓶,找個安靜、不會被打擾的角落。

透過呼吸,讓自己的下路系統可以暫時冷卻下來,讓上路系統,也就是通過前額葉的情緒系統,重新回到意識之中,讓自己有機會從古早童年的迴圈之中,漸漸地建造出一條,不一樣的神經迴路。

我知道這並不容易,尤其對於我這位有焦慮症和恐慌症的人來說,更是困難;但是,這是現階段腦科學研究中,最有效果的一種方式。慢慢來,讓我們一點一點地,調整我們的步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