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太魯閣出軌事件發生的第一時間,YouTuber 視網膜就在個人臉書頁面提醒大家:「建議大家避免過度接收災難新聞資訊,防止替代性創傷導致自身情緒受到嚴重影響。多出去走走,轉移注意力。」但究竟什麼是替代性創傷呢?

這篇文章,帶你了解重大社會創傷發生之後,我們如何安頓自己的心,一起好好走下去。

太魯閣號出軌事件,引起了許多人的悲傷與哀慟,許多人不停地關注事件發生後的後續新聞。

然而,當你持續不斷地關注消息時,是否出現了極度強烈的憂鬱感?且對於相對沒有投入心思專注的越聽者,則產生極為強烈的憤怒感?

你是否因為某些政治人物不當的發言感到不適?無法克制地搜尋事件的後續偵辦、調查結果?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你可能受到這起事件影響,而出現了所謂的替代性創傷(Vicarious Trauma)症狀。


圖片|AP Images

什麼是替代性創傷?替代性創傷是如何產生的?

所謂的替代性創傷,簡而言之就是「他人的創傷事件,好像就發生在自己身上一樣,進而使自己產生了許多負面及悲傷的情緒。」

有些人說,替代性創傷之所以會發生,乃是因為同理心過強所致,但我並不這麼認為。

根據我的研究,替代性創傷之所以會出現,同理心強只是其中的一個過程,而非主要結果;真正讓我們會產生「替代性創傷」的原因在於:當人對某件事極度地感同身受,將直接激發我們對於此事的無助感,或是促發了過去未解的創傷,進而間接導致人對於眼前事務感到無力與徬徨。

也就是說,如果當我們對某件事感同身受,但是卻有有能力去面對或是解決它時,較不容易出現替代性創傷的症狀,反之,無力感容易令我們感到受傷,因此綜合以上,真正讓我們出現替代性創傷的是,同理某件事情而引發的「失去控制感」。


圖片|Photo by Tsaiwen Hsu on Unsplash

延伸閱讀: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哀傷之途:也許永恆的心痛,才是深愛過的證明

如何辨別自己是否正在處於「替代性創傷」當中?

學者鍾思嘉(2000)曾翻修 Saakvitne 和 Pearlman(1995)所提出來的替代性創傷檢核控制單,而我將針對「太魯閣出軌事件」,將其改寫成以下的幾個問題,有助於正在閱讀本篇文章的你,了解自己是否正處於替代性創傷當中:

  • 對於太魯閣號出軌事件,讓我感受到自己或朋友的安全受到了威脅,讓我很沒有安全感。
  • 對於太魯閣號出軌事件,讓我難以信任政府或台鐵,我覺得搭乘火車可能會讓我的性命受到威脅。
  • 我害怕我的未來也會遭遇到如此的不幸,而我沒有辦法避免悲劇的發生。
  • 這次的事件讓我不停地做惡夢。
  • 我覺得自己或朋友、家人,有可能會突然遭遇不測。
  • 慘案的發生歷歷在目、揮之不去,讓我陷入無助或恐懼的情緒之中。

在上面的題目中,如果有越多的項目答案是 yes 的話,那麼你可能正深陷替代性創傷的影響。


圖片|AP Images

延伸閱讀:家人過世後,該如何整理他們留在這個家的東西?

如何減輕替代性創傷的影響?

鍾思嘉(2000)整理了 Saakvitne 和 Pearlman 關於替代性創傷的研究,提出了三個因應替代性創傷的方式,我將它以本事件為基礎進行改寫:

一、覺察(awareness)

坦承自己的情緒受到太魯閣出軌意外的影響,而變得異常地焦慮、不安、煩躁、憤怒等等。

二、平衡(balance)

讓自己的生活和關注事件達成一個平衡,而不再把重心全部放在關注災難後續的細節之上。譬如約朋友吃飯、和家人聊聊天、離開可以搜尋資料的手機、電腦、電視等等,把注意力試著放到其他地方。

若是真的很想關注事件,可以試著透過捐贈物資、金錢的方式來幫助他們,以實際行動來增加「可控制感」。

三、聯繫(connection)

和親友們取得聯係,向能夠聽你說、陪伴你的人傾吐你的不安,讓他們陪伴與同理你的擔憂、焦慮或憤怒。

若是上述的方式都嘗試過了,事件的畫面依舊會侵入你的腦海揮之不去,那麼或許你需要精神科醫師暫時性的藥物協助,以及一、兩次短暫的心理治療。

當然,也會有少數人在接受心理治療後,仍會出現「替代性創傷」的症狀,其主要原因,是因為該創傷事件勾起了你過去的某些疼痛記憶,如果這樣的症狀出現,心理師應亦會做出判斷,協助你進行更長期的療程,因為真正讓你失去控制感的並不是事件本身,而是你過去的未盡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