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創傷影響著我們的一生,小時候被否定的經驗,讓我們成長後變得冷漠、不願意與人分享——這不是你的錯,但只有你可以把這個錯誤改正。

有一些人,在感情裡面,很少和伴侶分享自己在做什麼。也許只是簡單地在家裡看看書、和朋友到公司附近喝個下午茶、或是一個人到貓咖啡嚕貓,但只要被伴侶問到「你現在在幹嘛啊?」就會有一股不耐煩的情緒湧上心頭。

不知道為什麼,讓對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似乎就是一件讓人厭煩的事情,那種說不出來的煩躁感,一直存在感情當中,要說是故意的倒也不是,可是就覺得兩個人在一起,好像沒必要時時刻刻讓對方知道自己在幹嘛吧?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情呢?我想最大的原因,還是和成長過程中的依附關係有關。

嚴密的監視器:飼育逃避依附的家庭

岡田尊司在《孤獨的冷漠》一書中,曾經提到過五種飼育逃避依附的家庭。所謂的逃避依附,簡單而言,就是指不喜歡和親密對象太過親密的人,他們總覺得和對方留點空間剛剛好,肉麻的話語讓人反胃、和對方分享行程讓人反感,交往之後,還是和交往之前一樣,各自過各自的生活,等到約好要碰面的時候再親密一些就好,似乎是比較讓他們滿意的交往模式。

在岡田尊司提到的五種家庭之中,其中一種家庭,就是過度掌控的家庭,這些家庭,對於兒女的一舉一動,都希望能嚴密掌握著,他們的本意可能是要保護孩子,但他們總是有一套「正確的」標準,只要孩子違背他們的心意,便會遭來他們的責罵。

在這樣的家庭中,孩子很難表達自己的需求,父母說會冷,要加一件外套,即便你覺得熱,你也非得穿上那件外套不可;父母說女生就應該喜歡粉紅色,擅自把你的房間漆成粉紅色,即便妳對此厭惡不已,卻也無從提出自己的意見。

從小時候被送去學鋼琴,到長大後大學選科系,都是父母決定好的,你的聲音從未被聽見,因為你的聲音並不重要,父母認為對的聲音,才是一切。


圖片|Photo by Graphs on PIXTA

思琪在家一面整理行李,一面用一種天真的口吻對媽媽說:「聽說學校有個同學跟老師在一起。」「誰?」「不認識。」「這麼小年紀就這麼騷。」思琪不說話了。她一瞬間決定從此一輩子不說話了。

——林奕含,《房思琪的初戀樂園》

就像思琪一樣,我也曾是一個什麼話都和媽媽分享的孩子,但媽媽總是用否定的口吻來反駁我說的話。記得小學的時候,有一次,有一個女同學要我去打另一個同學,於是我就照她說的去打了那個同學,媽媽知道之後,就只說了一句「那她叫你去吃屎,你是不是就要去吃?」將近 20 淵年過去了,媽媽的這句話,一直烙印在我的腦海裡,不曾消散。

而真正讓我和媽媽決裂的,或許是我國中的時候,和媽媽提到我喜歡一個女生好幾年,真的單戀的很痛苦,媽媽聽完之後,就只是回了一句「好好讀書,以後多的女生要找你。」就是那一刻起,我也不說話了,我一瞬間決定從此一輩子不說話了。

同場加映:從房思琪到應思聰:我們離精神疾病去污名還有多遠?

被家人否定,是一件很傷人的經驗

許許多多不願意和伴侶分享生命故事、不願意和伴侶報備行程的人,或許也都有著和我相同的過去。他們也曾天真地和家人分享一切,卻不斷地被潑冷水,當家人不斷地否定你的想法、你的感受、你的價值觀,讓你感受到你所說出來的話,一點兒也不重要,他們根本不在乎,那麼,誰還願意繼續說下去呢?

就這樣,一道心牆逐漸形成在自己和親密的他人之間,每當有心事,不是顧左右而言他,就是嘻皮笑臉裝沒事帶過,因為唯有讓自己沒事、讓自己的感受被封閉、被冷凍,讓他們變得一點也不重要,才是不再受傷的根本之道。

但是,難道封閉起來,就不會受傷了嗎?其實不是這個樣子的。只不過,我們的情感凍結住了、情緒不再流動了,我們成了失去感受的機器人,無法真正體驗內心的感受,明明經歷了一件旁人看來應該會很受傷的事情,卻一滴淚也流不出來,因為我們早已忘記,原來自己還有哭泣的能力。

面對凍僵的情緒,其實我們可以這麼做

然而,凍僵的情緒還是有可能可以再次流動的。

要怎麼做到呢?那就是我們要試著覺察到,世界上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否定自己的情緒、行為、感受、價值觀,當你的伴侶問你在做什麼的時候,他有可能只是想和你聊聊你在做些什麼而已,並不一定是要干涉、控制你的行動。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確實有些伴侶會有很強的控制欲,會試圖干涉你的行動,要避免這一點,最好的方法,就是在交往之前,就多多觀察他是不是一個控制欲很強的人?

他對於社會上大多數的價值觀,是抱持著開放的態度呢?還是狹隘的態度呢?他能不能允許自己的伴侶展露自己的情緒呢?還是也是一個「討厭自己的伴侶哭」的人呢?在交往之前,當你試圖分享你的生命故事給他聽時,他抱持的態度是開放傾聽呢?又或者是習慣擅自批判呢?我想,這些都是在決定是否要和一個人交往之前,可以試著去觀察的地方。

試著找一個可以允許自己情感流動的人吧!

同時也試著去反思自己,讓對方知道自己的行程,為何會如此的厭煩呢?如果對方和自己的家人是不同類型的人,他們只是單純地想和你分享彼此的生活,進而變得更加親密的話,是不是能夠一步一步地信任對方,讓對方感受到,原來,他對你的付出,是能夠獲得你的回報與信賴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