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腿》裡男女主角真摯的心意,卻被社會價值觀給束縛。男主角為了當一個「男子漢」,將他的人生越走越歪⋯⋯(本篇文章有劇透,請自行斟酌閱讀)

電影《腿》,看似是一部黑色喜劇,但在這荒唐的背後,卻傳遞著身為一名男性,在感情中背負的身為男性應有的使命,造成了最後的悲劇。

看過《腿》之後,我想會有許多人抱怨鈺盈根本就是瞎了眼,而子漢則是渣男的代表:沉迷賭場、婚後外遇,搞了一堆荒唐事,最後在荒唐之中白白送了性命。

然而,如果從男性在感情中所背負的性別刻板印象來看,子漢的荒唐,正是這個社會的荒唐,原本應該是鶼鰈情深的夫妻,卻在如此年輕的歲月裡天人永隔。

電影沒有說的事:子漢的內心獨白

母親早逝的子漢,由父親獨自撫養長大,不知道在這樣的歲月裡,作為一個男人應有的責任與抱負,有多麼深刻地烙印在他的腦海裡。

在出識鈺盈之後,兩個人很快地陷入了愛河,子漢也見了鈺盈的父母,但從吃飯時的一席對話,便可瞥見子漢並不是一個有錢人家的孩子。

在這樣的情況下,子漢和鈺盈瞞著鈺盈的父母登記結婚了,他們原本有機會透過比賽,爭取到英國去的機會,但子漢卻在約翰的攝影室裡,觸碰到了通往地獄的大門。

他沒有錢,但是要做為一個人的丈夫,應該要有足夠的錢,「男生要賺得比女生多、比女生有錢」的刻板印象,推動著子漢想要靠賭博翻身,卻沒有想到的是,鈺盈要的並不是這個,她願意瞞著父母與他結婚,其實就是不在意子漢家世背景最好的證明。

子漢在賭場大賺一筆後,卻又因為貪心而輸光了財產,負債累累之下無顏再見鈺盈,在逃離黑道追捕的過程中摔傷了腿,又被黑道狠狠地虐待一番。鈺盈沒有拋棄子漢,她落下了淚,帶著子漢回家一起跪求父母。

鈺盈的父母幫子漢還了債,又給了他們一間舞蹈教室,鈺盈愛著子漢,所以她願意因為自己的終身舞伴子漢傷了腿,而放下繼續跳舞的事業,轉而一起經營舞蹈教室。

然而,在這樣的情形之下,子漢是很沒面子的,內心的聲音一直告訴他,自己不該寄人籬下,要做個有擔當的人,於是在舞蹈教室稍有起色之後,便偷偷拿了盈餘去買了法拍屋,卻又遇上了黑道佔據屋子的事件,使得鈺盈不得不出面陪他解決。


圖片|電影《腿》劇照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子漢對鈺盈的虧欠是越來越深的,鈺盈一度透過黃色笑話挑逗子漢,但子漢自覺沒有資格漢鈺盈相好,反而瞞著鈺盈和舞蹈教室的助理搞上,因為性愛是一件讓兩人更親密的行為,子漢自知配不上鈺盈,反而將慾望轉到了外遇之上,再次狠狠傷了鈺盈的心,兩個人的關係似乎已是名存實亡。

到了生命的最後,子漢依然揹著男性刻板印象的十字架,他自覺唯一能留給鈺盈的,便是一筆保險金,進而鋌而走險的用了約翰的體檢報告去保了癌症險,沒想到在過世之後,鈺盈一毛錢都拿不到,因為保險金的需要,他未能去大醫院檢查,只要吃吃藥就能好的病,卻奪走了他的性命。

就猶如子漢在誤以為自己得了癌症時,跑去向約翰求助的那一刻,約翰才知道子漢過得好都是裝出來的。

風度翩翩、風度翩翩,為了這四個字、為了男人的尊嚴,子漢不但不能將自己的焦慮與擔憂向鈺盈展露,連自己的好友都未能向他吐露半個字。

悲傷的鈺盈完全不知道子漢的痛,不知道子漢為何要做出這麼多荒唐事,最後能為他做的,也就只有幫他找回象徵著跳舞的那隻腿,希望他在另一個世界能夠自由翱翔。

推薦閱讀:《腿》導演張耀升手記|不以懂事稱讚女性,桂綸鎂演活「老娘沒在管」的堅定

電影告訴我們的事:勇敢袒露,才有轉機

我想這一部電影,其實傳遞了許多男性在感情中的不安與無助:男性不能示弱、男性不能比女方還要窮。許多男性在職場上拚死拚活的賺錢,為的是希望給老婆過好日子,但偏偏有時反而本末倒置,失去了陪伴老婆的時間,只能靠著送禮物來償還。

但女生要的往往不是金錢上的補償,再多的禮物都比不過貼心的陪伴。只是這些做老婆的,往往也不知道老公之所以拚死拚活地在工作,其實是希望能有更多的錢來養家。這是走偏的愛情,原本的初衷反而成了感情的喪鐘。

電影是如此的寫實,許多男性外遇也不外乎是如此,覺得老婆已經成了自己的壓力,又要如何和她親密?失去了往日戀情的激情,只能找小三來解決自己的慾望,反而更加傷害妻子的心。

但好在,我們都還活著,我們都還有機會,若是作為一名深受傳統男性價值觀綑綁的男性,也許是時候把內心那些原先不能說的軟弱,說出來和女友、妻子分享;

若是作為一名不懂男友、老公為何會如此行事的女性,也可以更了解男生在社會上受到怎麼樣子的期許,以至於他們會用這樣難以理解、令人生氣的方式來對待自己,那是變了形的愛情,原本的初衷是希望兩人幸福的,那就需要看清阻擋在幸福之間的藩籬是什麼,才有機會邁向幸福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