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保險套應該是「男性付費」嗎?在單純的誰買、誰付問題之下,其實還潛藏著更大的社會問題:女性情慾自主如何被接納,被擺放在與男性情慾相同的維度上,無需被道德檢討?

在過去,我一直覺得保險套應該是由男生付錢的用品,畢竟是男生想要做愛的,應該由男生買單,直到後來我遇到了一件事情,才讓我重新思考「保險套男生付費」背後代表的意義。

在和某任女友交往的時候,有一天,她幫我買了宵夜來我家,我問她要給她多少錢,她說不用,因為先前買保險套是我出錢的。

我聽了之後覺得很虧欠,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怎麼會讓女生付保險套的錢呢?

畢竟性愛都是我提起才會發生的,我交往過的對象從來沒有主動提起要做愛,做愛好像是女性服務男性的一件事情,爽的是男生,使用者付費,應該由男生出錢比較合理。


圖片|Photo by Dainis Graveris on Unsplash

女性性慾被埋沒的思維

但是,這樣的思維背後卻隱藏著一個思維:「女性是被去性化的」,女生提起要做愛,好像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女生是不該有性需求的,或者說女性的性需求不該大過男性。

就一般社會價值觀而言,「男生和很多人上床過」與「女生和很多人上床過」相比,後者會引來的譴責是更大的。

女生如果和很多人上床過,就會被叫做「香爐」、「公車」,女性約炮也是一件被社會不認可的事情,甚至連女生的第一次,都要小心保護,男生如果拿走女生的第一次,就應該要為對方負責到底。

這些價值觀似乎是社會普遍可見的,連許多女生自己都會說:「女生就是應該要潔身自愛。」

在這樣的社會風氣之下,女性的性慾是被埋沒的、不能提起的。

根據調查,台灣男性會自慰的比例為 96.3%,女性則只有 65%,在自慰的頻率上,男性每個月自慰次數平均為 9.4 次,女性只有 4.3 次。

在我和某任女友交往時,聽到她會看 A 片、會自慰,讓我嚇了一跳,而且她還告訴我,有特別為女生拍攝的女性向 A 片,更衝擊了我原先的想像。

在 23 歲之前,我是一個保守的人,與其說保守,不如說未曾思考過對於性的信念,在 23 歲之前,我不曾有過性愛經驗,因為我覺得不能輕易拿走女生的第一次。

而我交往的對象又都沒有性經驗,因此當我在 23 歲時,和某個女友交往之後,發現她曾經約炮過,第一次性愛的對象和她也不算男女朋友,讓當時的我覺得非常不舒服,從那次的衝擊之後,我才開始思索性愛這件事情。

同場加映:《俗女養成記》第一次沒有留到結婚那天,難道就不會幸福?

情慾自主就是要瘋狂做愛?

當時的我,曾經被那位女友的朋友責罵:「身為女人迷作家,為什麼不能接受這樣的她?」

但無論如何,我內心就是一直有疙瘩在,腦中一直想到她和別人做愛的畫面,讓我最後還是和她分了手。

後來我仔細思考我內心的衝突,我支持情慾自主,但當自己的女友有著豐富的經驗,而我沒有性經驗的時候,我卻無法接受。

好在,我後來終於弄懂了所謂情慾自主的意義,真正的情慾自主,其實代表著你可以選擇開放,也可以選擇保守,你可以決定和性態度保守或開放的人交往,或討論雙方對性的態度,都可以是開放的選擇。

當交友軟體上出現了很常約炮的女生,許多男生都會想和她約炮,認為她就是很好上,憑什麼不給自己上,但是因為每個人擁有情慾自主的權利,所以她有權利決定自己要和誰發生性關係。

情慾自主並不是要你瘋狂的去做愛,而是有權決定自己對於性的開放或保守程度。

女人迷作家 貓心 龔佑霖

當然,在台灣現今的社會中,女性還是不被鼓勵主動的,「主動追男生的女生不會被珍惜」這句話時常在情場上流傳著,更何況要女生主動提起要做愛、自備保險套呢?

許多女性並沒有真正達到情慾自主的原因就在於,家庭與社會的風氣都限制了女性性慾的發生,女性自慰是一件不能說的秘密,在這樣的社會風氣之下,女性的情慾是被壓抑的,並沒有辦法達到真正的情慾自主。

真正的情慾自主來自於「妳有權決定開放或保守,而這樣的抉擇取決於妳的自由意志,而非他人的干涉」。

每個人都有權利決定自己要不要和他人發生性關係,以及什麼時候發生性關係,這樣才能達到真正的情慾自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