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各位看過《鬼滅之刃》這部作品,肯定知道猗窩座成為鬼之前,也曾有過想要守護的人。但經命運一次次無情摧毀,身為人的狛治忘卻了自己的初衷,成為一味追求武技最高境界的上弦之叁。然而,這樣的他是如何被塑造出來的,如此成長歷程與「台大生自殺案」又有什麼相關之處呢?

前一陣子台大三位學生自殺的案件,引起社會極大的恐慌,許多人不知道這些學生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他們會不斷地自殺?難道身為頂尖學校的一員,反而是一種壓力嗎?

這讓我聯想到最近爆紅的電影《鬼滅之刃:無限列車篇》裡面的猗窩座,猗窩座初次登場時,第一個想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弱者幹掉,相較於煉獄大哥要守護在場的所有人,可說是形成相當大的對比。

然而,在猗窩座成為鬼之前,他也曾經有想要守護的人,但命運一次又一次無情地襲來之後,原本身為人的狛治早已忘卻了自己的初衷,成為了只想追求武技最高境界的上弦之叁。


圖片|電影《鬼滅之刃:無限列車篇》劇照

(以下有漫畫劇情劇透,請斟酌閱讀)

身而為人,總有想要守護的人事物

當我們還小,對社會還懵懂無知的時候,總會有著許多單純卻真摯的想法:「我長大想要當醫生,這樣就可以治好媽媽的病了。」「我希望長大可以賺很多錢,這樣爸爸媽媽就不用這麼辛苦了。」經歷過苦難家庭的孩子,這些話語是他們幼時的共鳴。

原名狛治的猗窩座也是如此。他在少年時期,家中就只剩下長期臥病在床的父親了,他只能努力掙錢為父親負擔醫藥費,但年少的他哪能賺來那麼多錢呢?狛治只好成為慣竊,一再地忍受刑罰的痛苦,只希望能守護父親。

但父親不想成為狛治的負擔,同時也對狛治的行為大感失望,有一天便在家中上吊自殺了。無處可去的狛治也被趕出了江戶,流浪到外地,直到有一天遇見了一位武者慶藏,被他帶回了他的素流道場,也認識了慶藏的女兒戀雪。

體弱多病的戀雪,在狛治的照顧下,終於從大病中痊癒,狛治一心一意地照顧著她,卻不敢向她表達愛意,直到慶藏代為傳達之後,兩人才訂下了婚約。

即將結婚的狛治,有了守護的對象,他決定回鄉把這件事情告訴墳上的父親。

然而,當他回到道場之時,卻發現嫉妒素流道場的隔壁道場,下毒殺死了慶藏與戀雪。再次痛失一切的狛治,徒手殺死了隔壁道場的 67 人,沒有一個人的屍體是完整的。

這件事驚動了鬼王無慘,他親自到了現場去看,才發現是狛治這個少年幹的事情,便將失魂落魄的狛治收編為十二月鬼,成為了上弦之叁。

而成為了鬼的猗窩座,也忘卻了為人之時想要守護他人的願望,反而只想不斷變強,殺死所有弱者、不斷和強者交手,在煉獄大哥要守護整輛火車乘客的對比之下,顯得諷刺。

同場加映:榮格心理學解析《鬼滅之刃》當中的五個關鍵角色:燒毁面具才能成為自己

遺忘了要守護的事物,只想不斷地變強

對我而言,《鬼滅之刃》這部作品當中,所謂的「鬼化」,其實就像是社會將我們折磨殆盡,使我們失去理想,只想追求虛名,或是墮入行惡之途的一個過程。

在《小丑》這部電影中,其實小丑亞瑟也是一個「被鬼化」的人,原本只想好好在社會上活下去的他,卻因為童年受暴經驗的前驅因子,加上社會的無情帶來的後天壓力(無故被小屁孩搶走廣告看板並被痛毆、被老闆責罵、被同事硬塞了一把槍、因為槍枝被發現而被革職、社會局被裁撤等等),使得他墮入了殺人的深淵裡,這些都不是他該承受的痛苦,卻因為這些莫名的傷痕,使得他不斷地被「鬼化」,就像狛治一樣,失去了為人的記憶,只剩下空洞的靈魂,以及對社會報復的決心。


圖片|電影《小丑》劇照

延伸閱讀:為你挑片|《小丑》的瘋狂背後:無家、失愛、創傷,足以造就一個心碎的反派

那麼,這些和我一樣曾經就讀過台大的學生,又是如何呢?

當社會、家庭不斷地強調要有出息、要成為頂尖高手的時候,許多人包括我在內,就只是不斷地想著如何考到更好的成績。

還記得我踏進台大之後,在漫漫腳踏車淹沒的椰林大道上,我不知道我為什麼要在這裡,再也沒有一個固定的標準,如學測、指考一般,來衡量我們之間的高下之後,我不知道我在這裡的意義為何?

五月天有一句歌詞是這樣的:「幸運的孩子/爬上了殿堂/成果代價都要品嚐/單純的孩子/是否變了樣/跟著遊戲規則/學著成長」

於是,我們這些或許稍微幸運一些的人,就某種方面而言也被「鬼化」了,來到了台大,要嘛不知道自己到底為何要來這邊,生活變得空洞無比,要嘛用盡各種方式證明自己的強大,但也背負著不能輸的壓力。我們不知道努力的背後是要守護些什麼?只知道要努力地變強。

而用盡力氣卻敵不過他人的人,也許就選擇走上自殺一途了⋯⋯。

變強的動機是什麼,將會影響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

記得有一次在醫院裡,聽到一對母女的對話。媽媽問了女兒:「長大之後想不想要當醫生?」女兒說不想。結果媽媽居然很認真地說了一句話:「可是當醫生可以賺很多的錢耶!」讓在旁邊的我聽了不寒而慄。

麥可·桑德爾在《錢買不到的東西》一書中提到,當我們讓小孩子閱讀,並給予獎賞之時,在失去獎賞之後,原先自發會去閱讀的小孩,反而開始不愛閱讀了。

大人們的本意是希望小孩能讀更多書,但卻沒有想到,小孩子有自發探索這個世界的慾望,當我們給予了他們金錢誘惑之後,小孩子變會以為讀書就是為了賺錢,漸漸地,當他們拿不到回饋之後,就會喪失閱讀的慾望。

如果從這樣的脈絡來看,當小孩子被教育要變強的動機,如果是為了金錢、為了功名,那麼他們想要變強的動機,或許就只是想要炫耀與滿足大人的慾望而已。

反之,如果一個人想要變強的動機,是為了守護心中的某一塊東西,譬如理念、譬如理想,那麼這個人或許就能如同煉獄大哥一般,到死為止都遵從對母親的承諾,為了保護他人而站在最前線,絕對不讓他人傷害無辜之人。

我們到底為了什麼在前進著呢?對你而言,什麼是變強?你是否曾經停下來問自己這個問題?

煉獄大哥在死之前,託付炭治郎轉告他的弟弟千壽郎的那句話:「讓他隨心走自己覺得正確的路。」

也許也是對我們這些被加諸眾多社會價值觀、被強迫「變強」的人,一句暮鼓晨鐘的話語吧。


圖片|電影《鬼滅之刃:無限列車篇》劇照